华为云开始成为引领新一轮云市场发展的主要力量

何玺 原创 | 2021-06-18 16:4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华为云 

华为云是越来越好了!

华为云的向好表现可以从两个方面可以明显感知,一是市场份额持续增长,二是其模式正被行业模仿。

01

发展迅猛的华为云

2017年3月,华为云BU宣告成立。

2018年7月18日,任正非在华为GTS人工智能实践进展汇报会上将华为云定位为可供千万家公司 种“庄稼”的“黑土地”。

2018年之前的华为云虽然业务发展得不慢,但由于内部对华为云及“黑土地”定位认知及公有云、私有云的发展路线上存在不同理解,所以整体战斗力并没有得以协同发展。

2019年,华为云内部开始统一思想,并厘清了发展思路和发展方向。在厘清发展方向的同时,华为云方面也找到了自己的优势所在,那就是最底层的芯片和IT服务能力。此后,华为云开始依托其在在芯片、AI、大数据等方面的优势向城市、制造、医疗、汽车、园区、互联 网等行业提供解决方案。明确发展方向和发展战略的华为云在2019年发展迅猛,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年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华为云在中国公有云计算市场中获得了6.7%的市场份额,超越AWS,成为仅次于阿里云、腾讯云和中国电信的第四大云服务厂商。

2020年,华为云发展进一步加速。据媒体报道,到2020年底,华为云上线了220多个云服务、210多个解决方案,发展了超过19000家合作伙伴,汇聚了160万开发者,云市场上架应用超过4000个;有超过10个城市智能体、600多个中国政务云、30多个国家级部委、超过220家金融客户、300多家SAP上云客户、30多家TOP汽车制造企业、超过14家TOP基因公司选择华为云;计算领域,有12家合作伙伴推出了基于鲲鹏主板的计算产品。有2000多家合作伙伴的4500多个解决方案通过鲲鹏、昇腾计算平台的适配和认证;存储领域,华为存储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三、中国第一。

据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Market Share IT Services, Worldwide 2020》研究报告显示,华为云位列全球第五。Canalys数据显示,在2020年,华为以全国17.4%的份额占据全国第二位。

2020年,华为云是增速最快的主流云服务厂商。

02

华为云迅猛发展的背后

华为云的迅猛发展,离不开华为云BU的努力,更离不开华为管理层对云市场趋势的精准判断和前瞻布局。

2020年1月,华为对组织架构进行新一轮调整,将Cloud&AI升至华为第四大BG。

2020年12月30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任正非于11月4日在企业业务及云业务汇报会上的发言全文。任正非在发言中指出了华为云在2020年发展中的一些问题,并就云市场未来发展趋势,华为云该怎么做等问题进行了阐述。

任正非在企业业务及云业务汇报会上的发言中指出了华为云在2020年发展中存在的几个问题:一是一线有的代表处专业化分工过细,接口多了,干部多了,汇报多了,实际干活的人却少了。二是,资源投入增加了,作战效率却降低了。三是,内部沟通成本高。四是,等级森严的组织层级、部门墙,导致分工过细,“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客户却难受了,本应该团结一致为客户服务的力量存在内卷。

针对以上问题,任正非指出:这些问题既降低了内部运作效率,也直接影响了客户和伙伴的满意度。我们要在一线形成场景化的合成作战,“坦克”“飞机”“大炮”“机关枪”……都应统一指挥。建议按“作战综合化,能力专业化”的原则对代表处组织进行优化。

任正非还在发言中就云市场的未来发展发表了看法,他指出政府、企业上云已成为一种趋势,特别是中小企业应用、大企业的非敏感数据应用、政企的新型创新应用场景,会越来越多地承载在公有云上;另一方面,很多政府企业的核心数据、核心业务仍需承载在自建数据中心或专属云上。

任正非还在发言中就华为云的发展做了部署,他指出:华为耕耘企业业务多年,有一个庞大的企业销售服务队伍,有一定的基础,联合客户、行业领先的应用开发商和系统集成商等生态伙伴,开展联合创新,积累和沉淀行业的关键知识资产,这样好的经验不要丢掉,每年做好两、三个行业,几年后最终能达到几个、十几个行业,就是不得了!他指出,微软就是通过与客户的联合创新,持续构筑了竞争优势。他要求华为云要与关键客户建立联合创新实验室,把一些有前途、有大需求的颗粒抽出来,组成以全要素、全业务、全编成,拥有独立作战能力与权力的“军团”。任正非还指出,移动互联网应用、企业应用、政府应用、煤矿应用、机场应用、平安应用、GTS应用、公司内部IT应用,都是华为云生态发展的机会窗。

显然,华为云在2020年的迅猛发展,除了华为云BU的努力,离不开华为管理层对云市场的深刻洞察和推出的积极应对举措。

03

2021,华为云已进入发展新阶段

如今回头去看任正非在2020年对云市场做论断和对组织架构调整的指示,我们不得不佩服老人的智慧。如他对“政府、企业上云已成为一种趋势”的论断,以及他提出要“把一些有前途、有大需求的颗粒抽出来,组成以全要素、全业务、全编成,拥有独立作战能力与权力的‘军团’的指示。

当前,华为云内部为应对云市场而做的组织架构模式和一些工作方法正成为模仿的对象。华为很早就在全国建立了能够快速触达省级市场的30多个的代表处,这也是推动华为云在2020年迅猛发展的重要力量。2019-2020年,华为云进一步强化了这种组织机制,将代表处组织下沉到地级市,甚至县级市,并根据政府业务从上到下进行了更细致的划分,既有跑高层的,也有跑地市的。此外,华为还大量任命城市总经理,负责具体的区县。

凭借这种层级分明、责任到人的点对点的工作模式,华为云逐渐找到了政企云市场的门道,并在2020年开始收获。据了解,政企业务收入从几年前的90多亿涨到了2020年的170亿。

当前,华为的这套方法正在被行业所“借鉴”。以阿里云近期进行的组织升级为例,该轮组织升级的要点有两个,一是对行业进行了细分,二是强调本地化、区域化服务的重要性。具体来说,阿里云共细分了18个行业部门,由行业总经理负责做行业数字化创新。此外,阿里云还划分了16个区域,任命了16个分公司总经理,负责区域的本地化运营,包括与本地客户建立连接,建立本地化生态。阿里云外,腾讯云也进行了类似的组织架构调整。

进入20201年,华为管理层又多次对华为云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

1月,华为内部发文进行人事调整,宣布余承东兼任Cloud &AI BG总裁。

4月,华为再次对云业务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将原服务器、存储等业务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部门改为ICT产品解决方案,总裁由余承东改为张平安。同期,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华为云董事长,华为消费者BGCEO余承东被任命为华为云CEO,同时Cloud BU新增两个副主任,彭中阳和陶景文分别负责企业业务和流程IT。

5月18日,华为再次对云业务进行架构调整,免去余承东华为云CEO职位,张平安被任命为华为云CEO。

相比2020年的调整,华为云此轮调整力度要大得多,也更深入。

玺哥认为,华为云在2021年上半年进行的几次密集调整,已基本完成了对云业务团队组织结构的梳理和调整,为新帅张平安未来的工作做好了铺垫。这也意味着华为云开始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个人简介
艾瑞专栏专家,Techweb专栏作者,易观国际观察家,万瑞数据特邀专家,移动研究院特邀外部专家,拥有超过6年的网络公关实战经验。
每日关注 更多
何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