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金钱不再至上

访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侯若石

知识生产革命的基本条件是知识成为独立的生产要素,而传统经济学理论只认为土地、资本化劳动力是独立的生产要素。人类在知识生产的劳动过程中的活动是操纵符号,是纯粹的智力行为。通过人的思维成果共享和思维过程的外在化,形成外部符号储存系统。符号是知识的独立存在形式,知识从大脑彻底解放出来,知识才成为独立的生产要素。

  价值中国:侯老师,祝贺您的新作《当金钱不再至上--知识生产革命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出版。先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您这本书的思路是如何形成的?

  侯若石:
这本书主题的形成经历了三个思索过程。

  第一个过程是对美国经济模式的思索。

  美国模式过时,人类经济发展正面临重大转折。在第二次大战以后,特别是1973年石油危机以后,高能耗、高污染的传统规模经济模式已经难以为继,需要建立新的经济模式,也就是说经济发展方式需要转型。美国是规模经济模式的首创者,本该率先转型。在研究过程中,我发现,美国的技术创新能力虽然很强,但经济模式转型很困难。由于美国模式已经在世界普及,它难以转型,世界经济将长期处于结构性危机之中。2008年发生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典型例证。

  第二个过程是对现代企业制度的思索。

  规模经济模式下的企业实行垂直一体化体制,产品生产的所有工序都塞入一个企业之中。这就是以等级制为核心的现代企业制度。在劳动力成本上升,消费者需求多样化的背景下,美国的垂直一体化企业面临困境。为了克服规模经济模式的弊病,美国走了一条“讨巧”的路子:分解垂直一体化企业,把一个企业内的不同生产工序分解到不同企业和不同国家或地区,所以就出现了全球生产体系。美国企业只负责设计和营销等技术含量高的生产工序,加工和装配等工序转移到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凭借着廉价劳动力优势,承接了美国的制造业的转移,从事劳动密集型的加工装配工序。美国回避了产业升级和技术革新的困难。美国企业靠着品牌、设计、营销等知识服务业来获取利润,导致美国的产业空心化,失业率随之居高不下。

  既然全球生产体系代替了实行垂直一体化体制的现代企业制度,那么对现代企业制度的存在就产生了疑问。针对2004年前后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出现的问题和张维迎、厉以宁和 吴敬琏主张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方案,我写了一篇题为《质疑现代企业制度》的文章,当时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颇有影响。但是,该文只就事论事,没有做深入的理论分析。有鉴于此,从技术创新入手,我开始对全球生产体系和现代企业制度进行了理论研究。

  第三个过程是对数字化技术的思索。

  在研究全球生产体系时,我发现这个体系的技术基础是信息化技术,或称数字化技术。互联网把实行不同工序的众多企业联系在一起,信息畅通才能使生产工序分工得以实施。随着研究的深入,我认识到,数字化技术不但方便了全球生产体系的实践,对经济发展还有更深刻的影响。

  在人类历史上,原始人创造了两种技术:一种是说话,即创造自然语言;另一个就是钻木取火。有了钻木取火以后,人类开始吃熟食,大脑才越来越发达。据此,人类创造了两大技术体系:能量技术体系和符号技术体系。工业革命是能量技术体系推广的结果。数字化技术属于符号技术体系。从语言学的角度认识,符号是社会科学研究的对象,不属于技术范畴。只有数字化技术才使符号成为自然科学范畴的技术。由此,人类的技术创新经历了从能量技术体系到符号技术体系的转变,从而促进了知识生产革命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这两个问题就是本书的主要内容。

  价值中国:那么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为什么将书名定为“当金钱不在至上”?

  侯若石:
美国的规模经济模式建立在自由市场经济基础上。20世纪70年代,由于石油危机,这个模式遭遇困难,美英两国政客误以为是政府干预经济的错误导致的。20世纪80年代,里根和撒切尔重新强调自由市场经济体制,致使信奉“金钱至上”原则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在全球泛滥。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一些名声很响的经济学家鼓吹市场原教旨主义。他们认为只有金钱才能刺激劳动,只有私有产权才有效率。在《质疑现代企业制度》一文中,我批判了这种思想,但只限于道德层面,说服力较差。

  在研究数字化技术应用的过程中,我认识到,在互联网上,人们参与知识生产,并不非要实行“金钱至上”原则。第一,劳动不是为了金钱。例如,给《维基百科》写词条的人,他没有薪水,也没有稿费。第二,私人电脑为他人所用不收费。他用自己电脑写词条,电脑产权是他自己的,但用于免费写词条。《维基百科》说明,与物质生产不同,使用数字化技术,知识生产实行的是共同平等生产方式,而不是市场机制,不履行市场原教旨主义者鼓吹的“金钱至上”原则。 “金钱至上”不再是至高无上的经济行为准则。应当说,互联网功不可没。

  价值中国:互联网不仅仅是一种工具,它已经紧紧的嵌入社会经济结构之中。

  侯若石:
对,信息已经成为创造财富的媒介了。数字化技术之所以能改变社会经济结构,在于它有利于实现知识的公用性。按照目前通行的知识产权法律,知识是私人所有的,知识产权神圣不可侵犯,但是,知识在本质上具有公用性、共有性。人类的知识是众人合作创造的。这就是牛顿说的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功的,这不是牛顿谦虚,而是事实。

  在互联网进行的知识生产,资源投入、生产成果、生产空间、生产过程以及生产组织都围绕符号展开,是虚拟的。以数字化符号技术为媒介,把个人创造力组织在一起,从事知识生产,而不是物质生产。任何参与者可以不受歧视地使用资源,与他人合作并分享生产成果。资源不能被私人独占,劳动不需要任何人事先批准,不需要金钱刺激,也不接受任何人发号施令,不允许任何人独吞集体生产成果。如果有人破坏共有、共事和共享,要受到规制的限制。

  在互联网,共有资源是人造品,而不是未加工的自然资源。它们分属于符号技术体系基本结构的三个层次。在硬件层次,通过互联网,个人电脑成为共同资源;利用网格计算技术,共同分享带宽。在代码层次,通过自由软件,应用程序成为共同资源。在内容层次,知识本身也成为共同资源。人在互联网的行为不只是个人行为,而是事关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社会行为。互联网的基本结构增添了一个独立的层次--社会层次。在这个层次,“金钱至上”是行不通的。

  价值中国:作为研究知识生产革命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基础,您提出,人类经历了两种技术体系,工业革命使用的是能量技术体系,数字化技术最终成就了符号技术体系。那么,这个体系是如何形成的?

  侯若石:
人类技术开发史说明,对经济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单项技术,而是技术体系。它的形成从激进技术开端,经过累加技术的发展,造就了主导技术;由于普及,最终变为通用技术。能量技术从钻木取火开始,直到蒸汽机出现才形成能量技术体系。20世纪之后,在这个体系中,电力技术是主导技术,也是通用技术。

  符号技术体系始于计算机。从大型计算机发展到个人电脑,这是就硬件技术而言的。与能量技术体系不同,它的形成过程以软件为核心。

  首先是硬件与软件分离,软件技术独立于硬件之外,沿着其基本组成因素--符号的变化轨迹不断累加。按照传统的机械技术观念,计算机结构、半导体芯片等硬件技术应该是符号技术体系的主导技术。然而,知识生产靠的是人脑的思维,软件指挥电脑运行,使之发挥机器思维的功能。硬件与软件分离成为符号技术体系发展的主流。违背这一原则的技术为符号技术体系所不容,必然是短命的。例如,20世纪70年代,出于处理文本文件的需要,软件与硬件结合为一体的电子打字机曾经风行一时。它使用固定的、不可更换的软件。它不适应多种用途的需要,是一种封闭性技术。个人电脑把电子打字机挤出符号技术体系,是因为坚持了软件和硬件分离的技术原则。它使用通用软件,可以运行多种外围设备,其功能从文字处理转变为知识传播和生产控制。再如,苹果公司最早开始个人电脑的生产,但采用了封闭的技术框架,硬件与软件捆绑在一起。与开放的IBM标准的电脑相比,它一直难以普及。现在,苹果的ipad也是如此。尽管销量很多,从长远看,封闭体系没有生命力。

  其次是点对点原则(end-to-end argument)。没有这个原则,就不会有互联网。它突破了单个计算机功能的局限性,也改变了传统通讯方式的技术结构,互联网是分布式模块化结构。在互联网的初期设计中,信息共享是首选的技术设计原则。从表象上看,无论是个人电脑,还是大型计算机,或者是网络服务器,都是网络中的一个点。在实际使用时,把作为网络终端的电脑与网络之中的电脑区别开来。处于网络终端的电脑是用户进入网络的机器;处于网络之中的电脑是与其他电脑建立连接的机器。这个区别把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使用的网络服务器视为网络自身的表现形式,它只起到网络连接作用。因此,服务器的存在与点对点原则并不矛盾。

  符号技术体系的形成过程显现了技术的共用性特征和大众参与的必然性。

  价值中国:在大众电子消费品日益普及的条件下,娱乐化是符号技术体系演进的一个方向吗?

  侯若石:
娱乐让人快乐,是好事,但是过分娱乐化,并成为技术应用的主流,就不行了。在写字楼里办公、文件传输都通过局域网,如果每个人都手持一个平板电脑,目的是移动办公,走到哪儿都可以办公,但由于娱乐性太强,大家坐在办公室打游戏,对生产有害无益。

  无论是能量技术体系,还是符号技术体系,其应用的最终目的都是大众消费。汽车和电脑就是如此。但是,技术首先应用在生产中。生产流水线就是能量技术体系在生产中的应用。个人电脑出现之后,数字化技术在大众消费领域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发展到平板电脑,消费倾向更加明显,数字化技术出现娱乐化趋势,苹果的ipad就是如此。其实,突破传统经济发展方式的瓶颈,要靠符号技术体系在生产中的广泛应用。就平板电脑的应用而言,有人指出,单纯作为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场景设计和产品认知培养,苹果公司给消费者带来的是“离线”客户体验。客户甚至不太需要考虑太多在线的需求,就能够做出购买决定;更为刚性的需求是将其定位为企业终端,即现场作业或生产管理终端,这将是平板电脑的重要方向。企业用于生产与大众用于消费有很大的区别。最为关键的是云计算的应用、数据同步的机制和方便程度、数据安全性、内容和业务的合理规划管理、运营商对数据获取的网络支持等。显然,目前的苹果的ipad难以满足生产的需要。

  数字化技术的过度娱乐化,与对技术的作用的认识有关。一般理解,技术是手段。然而,数字化技术的作用更在于媒介。技术手段能够创造财富。人们往往怀疑技术媒介能否创造财富。炼钢炉能够练出钢,电脑不能直接生产物质财富,但它可以用于生产管理。管理同样是生产力。

  价值中国:人类从事两种生产:物质生产和知识生产。大家很熟悉物质生产革命。现在,知识生产的地位上升,但我们的认识依然模糊。我们需要一场什么样的知识生产革命?

  侯若石:
只是在使用数字化技术之后,人类才步入知识生产革命的时代。

  知识生产革命的基本条件是知识成为独立的生产要素,而传统经济学理论只认为土地、资本化劳动力是独立的生产要素。人类在知识生产的劳动过程中的活动是操纵符号,是纯粹的智力行为。通过人的思维成果共享和思维过程的外在化,形成外部符号储存系统。符号是知识的独立存在形式,知识从大脑彻底解放出来,知识才成为独立的生产要素。

  由于知识具有公用性特征,它不像土地和资本那样容易被私有化。人人都有头脑,都能够学习知识,掌握知识。然而,在私有产权制度下,知识也被私有化了。知识生产革命的要义是突破知识私有化,使知识生产由大众参与,而不是少数精英主宰和垄断。在人类发展历程中,知识生产经历了三次解放。第一次解放是科学从神学的束缚下独立出来,成为学者们的学术事业,诞生了现代科学理论。第二次解放是知识从学术殿堂走出来,生产企业致力于研究与开发,为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活动服务。第三次解放是知识生产从少数精英垄断的地盘变为大众参与的空间。知识生产不再只是专业工作,也成为的草根阶层的事业。一位美国学者提出“技术创新民主化”的命题,强调民众广泛参与技术创新是技术进步的历史趋势。

  知识生产革命的技术基础是符号技术体系,可以在由数字化技术组成的虚拟世界展开。由地质圈、生物圈和智力圈组成的世界可分为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真实世界是生产物质产品的世界,虚拟世界是生产知识的世界,它们是人类实施控制行为的不同空间。与两大技术体系相对应,能量技术范式在真实世界发挥作用;符号技术范式在虚拟世界发挥作用。技术范式转移表现为人的活动方式在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变化。人的行为从加工物质材料为主转向操作符号为主。

  知识生产革命创造了崭新的知识经济形态。它具有三个特征:第一,群体智力的平等性保障知识生产过程的思维成果共享。第二,由于符号技术体系的智能化,人与机器一起参与知识生产过程。第三,知识生产的劳动过程实现了人与技术之间关系的和谐,特别是人与符号之间关系的共生。

  人与机器的互动转化为人与符号共生,实现了人与技术之间关系的和谐。人作为行为主体和机器作为行为主体,不能单独发挥作用,而是由人和机器的行为组成了一个混合的分布式体系:不同的行为主体使用分布式计算和分布式认知技术,形成了分布式行为主体;松散的分布式关系形成不同行为主体相互交织的网络型社会。财富生产由以规模经济为基础的垂直一体化等级制转变为分布式生产和管理体制。它彻底改变了人的活动方式,将对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产生深刻影响。

  价值中国:我们在探索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总是有些困惑。您认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不能等同于循环经济或绿色经济,为什么?

  侯若石:
它有两个片面的地方:一是从生产力来理解经济发展方式,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经济发展方式应该是由生产力和生产方式两部分组成的。它还应该包括生产关系,即制度。只转变生产力是无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

  以知识生产革命为契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包括三个主要内容:第一,从物质经济形态转向知识经济形态,运用平等的群体智力、智能化的数字化网络,以及人与符号的共生,改变了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第二,从市场经济体制转向共同平等经济体制,从金钱刺激和财产私有转向无私奉献与资源共享,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第三,从人类主宰世界转向人类与世界共生,重新认识世界结构的进化方向,改变了人与世界的关系。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要同时转变上述三种关系,而不是仅仅转变其中一种关系。

  价值中国:但是,人们往往关注人与技术的关系,而没有注意到人与世界的关系。

  侯若石:
关于人与世界的关系,我们受到欧洲启蒙运动的深刻影响,过分强调人文主义,即人在世界的绝对主导地位。人文主义把人类从封建主义解放出来,具有进步意义。但是,过度信奉人文主义,以为人类至高无上,可以任意欺凌世界万物。于是,生态环境被破坏,自然资源被肆意浪费。人类高于一切的思想是错误的。我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理论基础还很薄弱。这是个博大精深的课题,需要长时间的艰苦研究。通过这本书,我只是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我们要摒弃人本主义当中的糟粕的部分,吸取其精华。否则,经济发展方式无法转变。

  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人类需要开展一场新的启蒙运动。新启蒙运动的主导思想应该是世界主义,它奠定了知识经济形态的思想基础。世界主义不局限于对国际关系的思考,而是对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新认识,是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人与世界之间的关系的全面审视。

  公平和正义既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根本目标,也是世界主义的核心思想。与地球的众多物种相比,人类属于少数派,却主宰了地球资源,大多数物种只能被动地任人类宰割。传统经济发展方式从反面说明,绝对不能因少数精英的私利而殃及他人,也不能因人类的狭隘而祸及地球。当金钱不再至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必然平等;当技术创新着眼于改变人的活动方式,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必然和谐;当人类放下架子,视地球为生命,人与地球之间的关系必然共生。人与人之间要平等,人与世界万物也要平等。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批判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重大意义。市场机制使财富生产更有效率。然而,它却是一个自我封闭的系统。第一,个人的生产动机局限于谋求物质利益。第二,市场活动只局限于买卖交易,与市场交易无直接关联的活动被推向市场外部。第三,市场教条把竞争奉为最高原则。市场原教旨主义宣扬“金钱至上”,过分强调个人利益。于是,人类社会不断发生激烈冲突,对地球资源的破坏有增无减。抛弃市场原教旨主义,走出人类的思维方式误区,才能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记者:王华北 赵艳秋」
   2011/10/28

 


人物介绍

曾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清华大学伟伦特聘教授,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教授;北京大学东南亚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特聘教授。历任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法律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北京大学泰国研究所理事。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21 版权所有 价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