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低碳转型路线图

访智信中国低碳投资网创始人 郭信麟

目前低碳的负面因素相信首先跟全球经济的大环境息息相关,经济放缓对于政府的补贴政策和其他鼓励性政策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而换届问题也是着实影响相关政策。其实对于中国的产业和经济来说,低碳其实是个经济转型和升级换代的问题,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转型,因此方向是明确无疑。

  价值中国:郭先生,您好,先请您介绍下您的大作《低碳投资》一书,我们注意到这本书是第一个专门论述中国境内低碳公司。那么,首先请您与我们分享您预备向读者传递的主要观点。

  郭信麟:
我们《低碳投资》这本书关注的是在境外和境内上市的相关的中国公司。

  我们撰写这本书遇到最大的困难有两个,第一,是有关低碳行业的划分,目前全球对于低碳相关行业的划分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或者说低碳的概念只是泛指,并不算作一个非常科学和严谨的定义。第二,是中文的资料有限,不得不订购大量外文书籍,也增加了大量的工作量。

  其实,如果低碳相关行业已经有不少的相关上市公司,证明这个行业并不只是个概念和远景的问题,其商业模式是靠谱的,即使波动也很大。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公司是能从业务上实现不错的利润,这个跟互联网时代的起步阶段是完全不一样的。另外,低碳不仅有新兴的公司,还有传统的公司的转型。我们要表达一个重要观点是,未来股市,无论是新兴公司(如风电太阳能)还是传统的公司都朝低碳化方向转型和发展。

  价值中国: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点是低碳产业,然而无论商界还是学界,对低碳产业并没有一个共识性的定义。基于您的投资实践与理解,您认为应该如何定义低碳产业?就目前而言,应该从哪些方面或视角才能对低碳投资予以系统的解读?

  郭信麟:正如前面所述,低碳的确是很难准确定义的,从字面看,是节能减排为主,但是水资源所涉及到的就不可能是个碳的问题,我认为既是保护环境,也是促进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问题,既有新兴的行业,也是一个传统行业的升级换代问题,既是一个经济层面问题,也是一种人类生活态度转变的问题。总之,我认为低碳就是如何促进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任何能做做到这点的,都应该属于低碳相关的行业。

  价值中国:通常,新兴产业的技术变革及行业环境变化相对频繁,把握难度较高。那么,对于看好低碳机会的投资者来说,怎样把握未来十年低碳投资的黄金机遇? 如何挖掘十年内最具潜力的公司?

  郭信麟:
低碳相关行业无疑是前景广阔的,但是挑选上市公司的难度很大。第一,低碳相关行业受经济循环影响巨大,总的来说,由于是新兴的事物,不确定性更大,波动更大。第二,新兴公司最大问题是扩张过快,而且公司管治能力不足,而且由于前景远大,令公司管理层的野心膨胀过快。第三,涉及到大量补贴政策问题,这个不确定因素随着全球债务危机和政府的紧缩政策或被放大。

  因此,挑选财务状况稳健的公司,手头现金比较充足的公司胜算更大一些,另外当然要注意的是组合投资的问题,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上。而不能人云亦云也是一个很重要原则,多研究而不是跟风是投资的不二法则。

  价值中国:旧的产业已经走过了十年的风光,比如纺织、地产。同样放在一个十年的时段之下,当前低碳产业存在着许多负面消息,那么,在当下我们需要用什么样的思维或心态才能够规避价值陷阱?

  郭信麟:
其实对于中国的产业和经济来说,低碳其实是个经济转型和升级换代的问题,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转型,因此方向是明确无疑。

  目前低碳的负面因素相信首先跟全球经济的大环境息息相关,经济放缓对于政府的补贴政策和其他鼓励性政策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而换届问题也是着实影响相关政策。另外,我们以上提到的本身的幼稚性问题,还有是过去的盲目扩张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太阳能为例,其实总的新装机容量即使在全球经济的不景气下也是有所增长的,问题出在产能扩张太快,中国企业的宿命就是一哄而上,企业自身是原因,地方政府的推波助澜也是原因之一,因此,行业本身是有需求和能增长的,只是过度扩张令到很多公司面临很大困难。另一方面,其实产能扩张过快未必完全是坏事,因为单位成本下降也快,令原来一直过于以来政府补贴的太阳能行业可能会在可见将来完全做到在没有政府补贴情况下的盈亏平衡,而同时,情况好的企业的购并机会很多。

  怎么看到这些行业?还是“剩者为王”。现在是比拼财务和减成本的能力的时候。另外,是要从一片的负面的看法当中看到问题的实质所在。

  价值中国:您作为中国境内最著名的港股与美股评论员之一,也请您对香港资本市场做些评判。我们注意到2012年上半年香港完成的IPO项目仅有32宗,总融资额为港币306亿元 ,而对比去年同期的融资额则为港币1,872亿元。您认为这是由哪些因素所致,为什么?您对投资下半年的香港股市持什么态度?

  郭信麟:
我其实不是很看空未来港股的表现,我认为只要内地股市摆脱目前的困境,港股可以展开新的一轮的升势。而我认为只要内地的换届顺利完成,经济刺激政策能落实,中国经济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毕竟相比欧美国家,我们手头上的牌还是很多。前两年的紧缩实际上是给政府的政策提供了比较大的空间,而另一方面,我觉得全球经济的困难被过度解读,特别是美国经济不会太差,其实大家应该留意近期的石油价格,我认为一个衰退的世界,石油价格不可能有如此表现。至于欧洲的影响,我认为已经完全反映在股市当中。

  今年的上半年的港股集资能力第一当然是大环境所致,另外,其实相关资本市场的角色在转变当中,它不可能再以集资中心而作为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而事实上,这几年在香港上市的企业,质量方面的确是大为下降,可以通俗的上,大型IPO项目已经越来越少,也是原因之一。未来应该更多关注香港在人民国际化过程当中担当的角色。

  我对下半年港股并不悲观,但是未来两三年不可能有什么牛市出现。

  价值中国:目前,中国境内企业在香港股市挂牌交易的已近700家,占上市公司总数的45.9%,占香港股市总市值的比重达58.7%。香港资本市场也逐渐转型为为境内经济发展与企业融资服务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您认为香港股市与境内股市的差异在什么地方?对于中国境内企业赴港上市,您认为他们需要考量哪些要素?

  郭信麟:
我认为关键问题还是整个社会的法制和商业文化问题,香港的监管其实是相当粗线条的,但是执法到位,注重诚信和自我披露为本是跟内地股市最大的差异,我常常说,两地股市的差异不是股市本身问题,是法治和商业文化传统的问题。

  另外,从市场的再融资能力来看,香港市场效率比内地高很多。

  内地企业赴港上市,必须明白到,香港的投资者对企业的实质要求更高更苛刻一些,不喜欢听故事,喜欢高派现是他们最大的特点,而更为重要,香港市场的市盈率的确比内地低很多,如果想多集资就不要去香港。

  价值中国: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您对资本市场的看法。您作为一位资本市场的参与者与观察者,您认为资本市场的最大魅力是什么?

  郭信麟:
其实资本市场最大的魅力是它总在犯错,市场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错的,它不是被高估了就是被低估了,因此它的魅力就在于你在高估时候套现,在低估时候买入。

  
   2012/8/24

 


人物介绍

郭信麟:在内地从事港股相关业务超过10年,是目前内地最著名的港股与美股评论员之一,香港证券专业协会会员。从2009年开始研究低碳股票相关投资,并创立智信中国低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建立第一个中文低碳股票投资网站——智信中国低碳投资网。目前国内唯一一个微博粉丝超过百万的独立港股股评人士。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21 版权所有 价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