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银行内幕

价值中国专访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张化桥

大体来说,中国的影子银行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银行,它们提供多样化的理财产品,包括(财报)表内和表外的产品。第二类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包括小额信贷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和租赁公司。第三类是民间借贷,它们主要为中小企业和弱势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

价值中国:中国的影子银行的主要成因是什么?这是中国经济转型期的一个短期现象,还是长期存在?

张化桥:影子银行全球都有。发达国家的银子银行主要是高利贷,垃圾债券和衍生工具。中国的影子银行主要是银行理财产品,大量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主要是信托公司,小贷公司,典当),P2P和民间借贷。

价值中国:了解到您曾担任瑞士银行中国区副总经理,为什么要离开瑞银?又怎么想到要跳进影子银行呢?

张化桥:投行是个赚钱的好地方。我跟大家一样喜欢赚钱。不过,我在投行工作了15年以上,也想换换地方。另外,我的满足感不够,天天只是想着自己的小算盘。上市公司里有很多好人和好公司,但是也有大量的丑恶嘴脸。坏人不少。特别是做假账的公司,政府官员的干预和寻租。

你坐在我的那个位置,也会感到恶心的。我写过一本书,叫大众提防"股市的地雷"。我建议每个股市中人都应该正视这个问题:地雷太普遍了。我是湖北农村人,对城乡割据和不公正一直感到愤慨。所以,当我看到广州市乡下(花都)有个做小额贷款的机会,就毫不犹豫放弃了投行。今天,我还可以重新回到投行,但是我没有那份热情了。

价值中国:在中国,哪些金融机构容易成为影子银行?

张化桥:信托公司,银行,小贷公司,典当,等等。

中国的影子银行基数较低、起步较晚,但增长速度很快,呈指数型增长。2008~2012年,影子银行规模扩大了3倍,总量高达20万亿元,相当于全国GDP的20%。这样的增长趋势,现在看起来无法阻挡。

大体来说,中国的影子银行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银行,它们提供多样化的理财产品,包括(财报)表内和表外的产品。第二类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包括小额信贷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和租赁公司。第三类是民间借贷,它们主要为中小企业和弱势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

价值中国:您如何应对金融行业的监管?大陆与香港的监管环境有什么大的区别?

张化桥:大陆的监管过头,但是有些监管只是害自己。中国的银行存款准备金20%左右,理论上,信贷总额应该缩水,但是,咱们的信贷每年用14%以上的可怕速度增长。为什么?银行业产能过剩太严重了:它们资本金太多,银行太多。银行不断增资扩股,为什么?这个泡沫太危险了,何时爆破? 香港的银行监管很严格。但是,它基本没有增长。竞争也很激烈。

做生意本身就已经够难的了。服务客户、开拓市场和融资,才是一个企业真正应当集中精力的。但是,我们常常日复一复地将时间和精力耗费一些注册、审批的程序上,这太可怕了。

和监管相关的还有一个准入门槛的问题。不少媒体将中国戏称为“牌照大国”和“批文大国”,甚至有人说,或许将来在大街上散个步都需要什么批文。真实的情况的确是牌照很多,而且每当发行一种牌照的时候,人们都会一拥而上,将它看种一种特权的象征,有的人甚至连某个牌照是什么都没搞清楚。

关于大陆的过度监管,我在书中用了整整一章来写,标题就叫《监管噩梦》。

价值中国:请您描述一下中国的影子银行所操作的次贷业务,是如何面对上一轮次贷危机的?

张化桥:次贷是什么意思?就是优秀贷款之外的所有贷款。可以说,所有影子银行的业务全部是次贷业务。次贷本身是个中性词,不是贬义。次贷也有程度和级别之分。作为一个银行,或者小贷公司,当你开始放款时,你总是挑选最好的客户,但是,当你把好客户都服务完了,还有很多剩余的钱。怎么办?继续放款。但是,把标准降低一点点。然后,还有很多资金,你再把标准降低一点点......

很快,你就会发现,你不断说服自己放款,降低标准,因为你需要追求贷款的增长,利率的增长,最后,你发放了很多次贷。美国就是这样一步步走到次贷危机的。有一点次贷,没关系,但是,如果次贷太多,你的问题就大了。一言以蔽之,次贷只是信贷快速增长的必然产物!

价值中国:您认为的中国现在由于负利率和信贷失控,造成了很大的信贷泡沫,如果不控制就会造成全球金融危机,应该怎样掌控?问题的关键在哪里?

张化桥:唯一的解决办法:提高利率,放慢信贷增长。

就是高利率对很多企业来说,都不是问题。PE基金、对冲基金和投行,一般要求项目的内部回报率(IRR)在25%以上。这么高的利率要求,它们还是找得到项目;一般银行对信用卡逾期收取的利率高达20%~40%,它们也都从不缺少客户。我在万穗公司工作时,万穗的客户大多数是被银行忽视的小企业。对小企业而言,我们通常是唯一的选择。因此,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利率高,而是能不能顺利地借到钱。这对经济的宏观调控来说,可能是个悖论。

价值中国:您书中提到的阿里金融,有无可能成为影子银行?操作路径怎样?

张化桥:阿里金融就是影子银行的一部分,他们做的全部是次贷。但是,这不是坏话,不是贬义。我对他们很崇拜。我在"影子银行"那本书中专门有一章歌颂他们。

价值中国:任何时期都有企业赚钱、都有企业亏钱,影子银行如何在市场的衰退期盈利?

张化桥:不容易。经济衰退时,影子银行首当其冲。

在很大程度上,影子银行的出行,就是为了填补传统银行的空白,服务于那些被传统银行忽视的中小企业和消费者,但是,影子银行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却也常常受到威胁。

价值中国:您认为影子银行将成为下个次贷危机的源头,这个问题有无解决方案?

张化桥:我的解决方案很简单:提高利率,放慢信贷膨胀。

 

图书连载:《影子银行内幕: 下一个次贷危机的源头?》

  
   2013/11/11

 


人物介绍

张化桥,1963年出生于湖北荆门。大学毕业后,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获硕士学位,并在总行计划司工作了3年,1989年被公派到澳洲国立大学学习,再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94年来到香港,先后在东方汇理、里昂、汇丰证券等任职。其后加入瑞银证券公司,担任中国研究部主管。2006年3月加入深圳控股(604 HK),任首席营运官。有17年的证券业从业经验。连续5年获《机构投资者》杂志选为排名第一的中国分析师。2008年9月离开深圳控股,任瑞银投资银行中国区副总经理。2011年,担任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于2012年7月,辞去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一职,创办慢牛投资公司。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21 版权所有 价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