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的“经济学”是伪劣产品

朱大碌 原创 | 2009-06-28 19:10 | 投票
标签: 经济学 

张五常的“经济学”是伪劣产品

朱大碌

被一些人捧为“经济学家”的张五常,反对新劳动法,反对最低工资,反对廉租房,反对8小时工作制,等等,凡是提高劳动者待遇的,他都反对。

他的道理很简单,就是说提高了劳动成本,企业就会失去竞争力,老板们或者要破产,或者要跑到外国去,于是工人们就连饭也吃不上。

劳动成本是消费力

但张五常却遗漏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所谓的“劳动成本”,同时还体现为劳动价值和消费力。劳动有没有价值?消费力高还是低?对经济发展都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何况人是靠劳动吃饭,并不一定要靠老板吃饭(倒是老板必定要靠工人吃饭)。

提高劳动报酬、提高劳动者待遇就是提高劳动价值,就是提高消费力;压低劳动者待遇就是贬低劳动价值,就是削减消费力。

东西要有人买,企业才有活路;买东西的人越多,买东西的钱越多,企业活得越好。

劳动没有价值,社会没有消费力,市场就会萎缩,企业就失去了衣食父母。

劳动者待遇作为生产成本低为好,作为劳动价值和消费力却是高为佳。如何处理这一对矛盾,让经济学家颇费思量。

凯恩斯学派主张需求拉动,认为消费是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消费力上去了,生产力就会跟着上,虽然同时成本、物价会提高,但消费力的增长足以抵消成本、物价的增长。

经济发展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国民消费力,提高国民生活水平。只有工资和消费力的增长才是真正的经济增长。

在凯恩斯理论的推动下,从上个世纪开始世界上出现了一批高工资高福利的国家,这就是今天人称“发达”的国家。

高工资高福利并不是自然发展的结果,而是凯恩斯理论和人权政策推动的结果,是政府有形之手造成的。此前漫长人类发展史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国家,此后没有凯恩斯理论的国家也不可能成为发达国家。

这些国家劳动价值高,劳动者工资高,大众消费力高。虽然生产成本也高,物价也不低,但国民生活水平、生产力发展水平却明显高于其它国家。企业像个企业,工人像个工人。一点不象张五常描绘的高成本逼得工厂倒闭民不聊生的恐怖景象。

张五常只看到劳动成本,不谈劳动价值,不谈消费力,当然不等于企业可以不要消费力。不光劳动者要吃饭,企业也要吃饭,企业的饭食全靠市场消费,毕竟消费力才是企业的衣食父母。

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张五常给出的办法是--出口。

这样中国有没有消费力都没关系,只要外国有消费力就行,中国可以只管压低“劳动成本”。

生产与消费的平衡以国为界

这里张五常又遗忘了一个经济学的基本原则,就是生产与消费的平衡是有国界的,每个国家生产力与消费力的平衡必须独立核算,就象家庭和企业的收支账必须独立核算一样。

到张五常这里变成了中国生产,外国消费,中国的账和外国扯到了一起。中国不需要考虑消费,外国也不用考虑生产,经济学上有这样奇怪的平衡组合吗?没有!

要知道外贸只是流通领域的交换,进口与出口对冲抵消,无关乎生产与消费的总体平衡。

实践无情说明,以国为界独立核算的生产与消费的平衡一旦打破,平衡就不复存在!

不但中国会失去平衡,害得外国也东倒西歪,这不美国的危机就来了?

张五常要中国大搞外向型经济,自告奋勇当世界工厂,把中国经济绑在外国消费的战车上,不但促成了美国危机,也使中国深陷其中。

美国是消费过度实业空心化,中国是生产过剩消费空虚化,二者都失去平衡,成了一对难兄难弟。

外向型经济是自残经济

中国搞外向型经济,靠的是五把快刀--汇率贬值、出口退税、廉价劳动、廉价资源、廉价环境。只是这五把快刀,刀刀都是在割自己的肉!

张五常要我们做世界工厂,却不说明还得带着两个兄弟--世界垃圾场和世界贫民窟。缺了这两位兄弟,世界工厂还办得成吗?

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本有一个13亿人的特大消费市场,这个市场超过所有发达国家人口的总和(10亿人),快速发展了几十年,竟然说自己没有消费力,要靠外国人赏饭吃,外国人不赏饭中国的企业就活不了,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如果不是自残,怎么可能出现这样局面?中国的消费力被“发展”到哪儿去了?

当美国危机袭来,中国的外向型经济挨了当头一棒,中国被迫推出数万亿人民币扩大内需的措施,这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这说明不靠外国人中国自己也能发展经济。

只是这一步30年前就应该迈出!

既知今日,何必当初?

日本不是外向型经济

有人说日本是外向型经济,这显然是一个无知谎言。

人们可以看到这样鲜明的对比:

日本外贸小小的(占GDP15%),中国外贸大大的(占GDP60%);

日本高价出低价进,以少换多。中国低价出高价进,以多换少;

日本有外资法第一条,“只准许有利于日本经济的自立和健全发展以及可改善国际收支的外国资本进行投资。”外资只占1%。中国则门户洞开,来者不拒,外资超过30%,国内28个产业有21个被外资控制;

日本有“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从不依赖外国消费,始终国民优先国货优先。中国则没有类似计划和政策,对外依存度高达70%,本国国民象是二等公民。

由此可见,二者毫无共同之处,完全是相反的。

这也说明所谓的“外向型经济”,理论上无依据(出口与进口对冲,扩大出口就是扩大进口),实践中无范例,乃是三无产品。

今天的任何国家,资源都是有限的,都不可能拿来为世界服务。

正宗的经济学,都是国民优先,国货优先,自家干好自家事。哪有荒自家地种人家田、胳膊肘朝外拐的经济学?

如果中国以日本的方式对待外资、外贸,象日本一样提高本国消费力和国民国货优先,我们倒是举双手赞成!

凯恩斯经济学是人类宝贵财富

张五常对经济学大师凯恩斯不屑一顾,好像凯恩斯就是计划经济的代表,只知道政府干预。

实际上凯恩斯的经济理论与计划经济完全是两回事。

凯恩斯主张的是两只手的市场经济,市场是主体,行政是补充,政府不与民争利。政府有形之手只做市场做不了做不好的事,起的是拾遗补阙的作用。这与行政包办的所谓计划经济是完全两码事。

凯恩斯的货币理论,解决了经济发展最大的瓶颈--钱的问题。货币发行不受金本位、银本位的限制,每个国家都可以为本国的经济发展提供充足的货币资金,根本不需要依靠洋钱。

凯恩斯的需求拉动理论,则说明每个国家只要保护好劳动者,提高劳动大众的消费力,扩大市场消费大盘,企业生产自然水涨船高,哪用得着依靠外需?

按照凯恩斯的“挖大坑”理论,每个国家都有足够的能力使所有国民从事有意义的劳动,为自己创造财富,自己的事干都干不完,哪用得着贱卖资源为外国打工就业?

按照凯恩斯“两只手”的市场经济理论,我们可以撇开公有制、私有制的争论,宜公则公,宜私则私,搞公私混合的有计划的市场经济。

凯恩斯要求企业要有社会责任,现代企业不但要为社会提供优质的商品,同时也要为社会提供优质的消费力,与马克思的劳动者共享遥相呼应。这是和谐社会的必要条件。

凯恩斯的经济学,见人所未见,知人所未知,是人类的宝贵财富!

而张五常的“经济学”,到处是俗手、恶手,徒有经济学名词,却没有经济学;特别适合家庭妇女类俗见,却偏偏不符合经济学基本常识!

其基本见识与800年前的土老财不相上下(中国800年前就已经私有化,农民都是自由人,土地可以自由流转),比100年前的老福特相差甚远(老福特还懂得提高工人工资可以双赢)。

如果不加一些比较难堪的前置词,如牛马经济学、殖民经济学、丛林经济学,大概只能以“山寨版”称之。

中国不能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老路

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应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中国走市场经济的道路绝不是为了回到解放前!

而张五常们为中国量身定制的经济理论,正是这样一条走向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老路。

全球化、私有化、自由化、世界工厂、外向型经济、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比较优势等,只是这条老路的新包装。

张五常竭力鼓吹自由贸易(公平交易、平等互利、进出口平衡、国民优先统统过时了?),甚至为了挽救美国通用汽车公司,要求中国政府取消进口关税(有点病急乱投医,露出了狐狸尾巴)。

难道美国人要自由,中国人就不要自由了吗?

我们当然可以自由地将美国豪华凯迪拉克轿车拒之门外。

我们同样可以自由地将张五常们违背科学常理的自由主义胡言乱语拒之门外。

中国要走一条富民强国的道路,必须吸取以凯恩斯为代表的正宗西方经济学理论(危机袭来,西方必定重拾凯恩斯主义,但危机过后,西方又会抛弃凯恩斯主义,重投自由主义怀抱,制造出新一轮危机,这是资本的牟利本性决定的),同时还要与时俱进加以创新,增加绿色可持续发展、共同富裕、以民为主的文明民主政治等社会主义新意。

我们只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不至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