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的达摩五指--国资委:做正确的事 之一

张晓峰 原创 | 2007-11-22 16:46 | 收藏 | 投票

德鲁克推崇管理者首先要“做正确的事”,否则,决策与管理都是无效的。分析国资委的自我定位,尚存在“越位”、“失位”或“错位”之处。央企的独有地位决定了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决不是无所作为,定位准确其实可以大有作为。本文将分六个专题

 

 

一、国资委的达摩五指

国资委的五项举措,恰似国资委伸出的“看得见的手”的五指,它能成为达摩五指发挥化腐朽为神奇的效力吗?

国资委“看得见的手”的五指

自去年以来,国资委对于央企的监管有五项动作值得关注:

一是改革绩效评价管理办法。2006年,国资委正式公布了《中央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并决定自200657日起施行。这是继200311月《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暂行办法》出台后,为全面评判企业盈利能力和资产运营质量,诊断企业经营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引导企业正确经营而制定的一套综合性绩效评价体系。令人欣慰的是,《暂行办法》有了一些变化。除了国资委负责人答记者问所提到的之外,《暂行办法》还具有以下特点:一是综合性,具有综合评判、分析诊断和行为引导三大功能;二是智力性,结合管理诊断,并出具专家咨询意见;三是中立性,聘请并外委部分中立机构和专家,保证评价的客观公正性;四是全球性,标准起点高,不但有国内行业标准,还引进国际行业标准,进行对标,促进标杆管理,引导培育企业的全球化竞争力。

绩效评价突出强化了央企EVA(经济增加值)指标。EVA是国际比较流行的衡量企业利润和资本成本的管理方法。国资委提出强化央企EVA指标考核的理由是:为了在央企业绩考核中体现全面风险管理,以全面协调业绩增长与风险控制之间的平衡关系,促使企业决策层与流通股股东目标更加一致。EVA考虑到包括净资产在内的所有资本的成本,显示了一个企业在每个报告期创造或损害的财富价值量。从EVA的观点,企业帐面“盈利”不一定就在创造价值,因为所得利润如果小于全部资本成本,实际上是在损害股东财富。EVA的两大原则(任何公司的财务指标必须是最大程度地增加股东财富;一个公司的价值取决于投资者对利润是超出还是低于资本成本的预期程度)促使管理者关注EVA的可持续性增长,由此带来公司市场价值的增值。

二是加大预决算控制力度。根据国资委本月20日发布《关于印发2007年度中央企业财务决算报表的通知》,自2007年起,国资委选择部分重点企业以及管理级次较长、主要经营实体在三级以下等企业进行全级次上报试点。此举意味着国资委将首次对中央企业的三级以下子公司实施直接监管。据称新措施意在遏制某些央企三级以下子公司通过增加投资以降低利润和减少“分红”的势头。国资监管信息化将实现与央企、各地方国资委、地方国企的联网,完成统一的国资监管管理系统、统一的国资监管数据中心、统一的国资监管网络系统。

三是试行国企上缴红利。结束13年不向国家上缴利润的历史,国企从今年开始试行上缴红利。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试点即将开闸。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3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工作,会议决定从今年开始在中央本级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地方试行的时间、范围和步骤由各地政府决定。这也表明国企只上缴税收不上缴红利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

四是加大重组整合。针对中央企业行业分布过宽,部分企业主业过多、主业方向不明,资源配置不合理,资产运营效率不高等问题,先后分七批核定并公布了153家中央企业的主业,积极推动中央企业的联合重组和主辅分离辅业改制、分离办社会职能,促进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四年来,已有77家中央企业参与了41次重组。一批中央企业精干主业、剥离辅业、压缩管理链条、强化财务管理,优化了资源配置,增强了核心竞争力。按照冶金、汽车、重大装备、商贸等21个业务板块,制订了《中央企业布局和结构调整的指导意见》,中央企业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的思路逐步清晰。在此基础上,制定了《关于推进国有资本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的指导意见》。同时在以资产经营公司为平台推进企业调整重组、处置不良资产。

五是治理结构规范与高级管理者市场化选拔。制定《国有独资董事会试点》办法,实行外部董事制度;制定了《加强和改进国有企业监事会工作的若干意见》,实行外派监事会制度;公开招聘央企高级经营管理者,从2003年开始,国资委连续四年组织了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中央企业高级管理者的工作,先后组织78()企业面向社会公开招聘81名高级经营管理者。海内外共有4000多人报名,最后直接录用了71人。

这五项举措,恰似国资委伸出的“看得见的手”的五指。可是,它能成为达摩五指发挥化腐朽为神奇的效力吗?

质疑五指的能量

仅就国资委上述五大动作而论,有其现实意义与指导价值。然而,我们还有理由提出以下疑问:

改革央企经营业绩考核办法,更为综合,并引入EVA考核,这对于过去的单纯的面向所谓“做大做强”、“保值增值”的业绩指标考核算得上是一个进步。但我们更期待国资委在涉及知识产权、人才成长、成长势能等智力资本方面给予更多的关注和努力,并纳入评价的视野;更期待央企能真正“还原”为一个个企业组织进行思考与作为,并建立企业化、持续化的运作机制。为什么他们好大喜功,盲目扩张,存在难以抑制的投资冲动和强烈的做大冲动?为什么他们“唯上”、“唯资产规模”而不“唯价值”、“唯成长”?为什么许多央企的成才环境进一步恶化?为什么投资者和股东的长远价值被恶意稀释?

上述举措从操作层面看,其可执行性的确也有待观察,其所制定的行业标杆指标也未必真有指导意义。投资、分红是一对矛盾,但是投资与EVA也存在矛盾。央企存在多大的泡沫?股价在多大程度上被操作?虚妄的市值在多大程度上被管理者“套现”?“婆婆”在多大程度上被挟持?“老板”的分红权在多大程度上被落实?分红的资金如何有效地运作?民众能否分享到公共资源被垄断占用的经营成果?

南方周末发表叶檀的文章称,央企既然享有了廉价的社会资源以垄断经营的方式发展起来,还利于民是大大的应该,争论的只是上缴比例的问题。人们指责以央企目前17000亿左右的利润上缴区区170亿,实在过于小气。在欧美发达国家国企都是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在经济中所占权重低,且不以赢利为目的,很少把触角深入到医药、房地产、能源等竞争性领域,因此处于市场体系之外,在国会的严格监督下特殊处理。反观中国国企,数量虽然越来越少,拥有的资源和利润却越来越多,在竞争性市场上处处出击。对于占据利润半壁江山的企业在分配体制上实行行政化的特殊处理,毫无疑问预示着占据中国经济主要资源的企业并未实行市场化,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局面,说明中国的国企改革经过二十多年之后,又回到了原点。

权贵企业,与民争利。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深化中央企业改革”课题组近日发布报告总结评析中国国企改革。“不论是国有资本要保持‘绝对控制力’的七大行业,还是要保持‘较强控制力’九大行业,大都是第二产业中的主要行业,遍布非竞争性领域和竞争性领域,中央企业分布面仍然过宽。” 报告认为,这种行业分布,导致国企在竞争性领域“与民争利”,利用政府背景瓜分市场份额,破坏市场竞争的公平性,并培养出特殊利益集团,降低国民经济运行效率和全民福利。另外,央企垄断集中度逐步增强,造成国民经济对其的依存度提高,亦加大了经济运行风险。

国资委的“手”究竟“看得见”到什么程度?监管到二级还是三级子公司合理?作为大股东多大程度上介入于企业的运营?“正确的事”对国资委而言究竟是什么?

请看专题之二《国资委的“越位”、“失位”与“错位”》。

 (作者介绍:张晓峰,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高级职业经理,商之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擅长于人力资本、智力资本、企业战略、企业价值网整合、知识产权管理。致力于提供个性化智力资本管理解决方案。 z6888@vip.sina.com, www.cnbizwiz.com

 

专题之一:国资委的达摩五指           专题之二:国资委的越位、失位与错位

专题之三:央企的人力资本成长      专题之四:促进国有企业的持续成长

专题之五:国资委的定位                     专题之六:把正确的事做好


 


个人简介
管理学博士。互联网+百人会发起人。《互联网+: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 主编 腾讯腾云智库专家;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人工智能学会智慧能源专委会常务委员;清华、人大、上海交大创业导师 资深咨询、培训、顾问…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