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效力与效能

张晓峰 原创 | 2007-11-23 21:39 | 收藏 | 投票
  查尔斯·汉迪的《效率与效力》对效率的三分法(斯密型、凯恩斯型和熊彼特型)很有价值,对效率与效力的兼顾更值得每一名各类从业者特别是经济管理、企业管理者思考。

  单纯对效率的追求,造就了中国的环境污染、贫富分化,也是前一阶段失业猛增、当下就业不足乃至人为压低劳动力价格,使大量中国企业安心价值链低端的根本原因。国资委进行捆绑,盲目做大做强,增强了央企的效率,但是牺牲了效力与未来价值。对熊比特效率的追求不足,已经使得大量企业丧失智力资本势能,缺乏持续成长驱动力的罪魁,也进一步影响到国际竞争优势。

  似乎应该再纳入“效能”一并考量。从企业的角度,荷兰的奥瑞克等将“效率”视为“削减成本的能力”,将“效力”视为“影响大量受众的能力”,而认为效能与经营范围、反应速度、核心能力、市场影响力和市场细分等因素密切相关。笔者重点研究的智力资本和控制力也是与效能直接相关。

  《效率与效力》的确是好文章。建议价值中国网对此组织进行专题讨论,这是很有价值的事。
个人简介
管理学博士。互联网+百人会发起人。《互联网+: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 主编 腾讯腾云智库专家;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人工智能学会智慧能源专委会常务委员;清华、人大、上海交大创业导师 资深咨询、培训、顾问…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