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税负高五倍”与公平和效率无关

刘海民 原创 | 2010-08-06 15:3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注:上表数据来自《中国统计摘要2010》或据以计算,其中财务指标为1-11月累计数。
 
    国务院国资委公布的《2009年回顾》中引用所谓“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院研究成果”,宣称自2003年后的6年间国企平均“税负”27.3%,民企是5.13%,国企税负比民企高五倍。报告没有说明其“税负”是个什么概念:纳税总额与营业收入之比?纳税总额与总资产或者净资产之比?还是仅指所得税与税前利润之比?按27.3%这个数字,不大可能是纳税与营业收入之比,因为根据该报告中的数据计算这几年国企的营业收入平均税负约为10%上下(参见上表,2009年为8.41%);如说它是企业所得税的实际负担率,国企的27.3%略为靠谱(但有点偏低了),而在企业所得税法定税率33%(现在降到25%)的情况下说民企的企业所得税实际负担率才5.31%,绝无可能,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也不可能认这个账。那么,27.3%比5.13%“相差五倍”这个结论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实没有必要深究下去,因为被引用者已矢口否认这个结论出自他们。
    值得观察和研究的,是上表中国企的纳税比例确实比民企高。按主营收入负担率衡量,国企是民企的2.64倍(8.41%/3.19%);按从业人数人均纳税衡量,国企是民企的4倍(63662/16048)。如果考虑它们上述纳税额中未包括的个人所得税(整体上国企人均工资水平高于民企),估计国企比民企高出的更多。这是不是说明我国税法对国企不公平,致使其负担过重?要么就是说明国企效率高,效益好,竞争力比民企强?还是说明国企职工比民企对国家贡献大?
    这几点结论都站不住脚。第一,国家税法是统一的,并不区分国有和民营。第二,从表中看国有和民营的主营收入利润率差别不大,考虑到国有企业占有的资源优势(包括优惠贷款等),这点差别不足以说明谁的效率高低。而从长期趋势看,改革开放以来国有经济成分是逐渐下降的。在工业领域,1978年国有占77.55(按产值计算),集体占22.5%,私营为零;从上表可以看出2009年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的营业份额已经下降到27.73%,而私营企业从零提高到28.51%;其实表中还省略掉了非国有控股的股份制、外资等企业,它们大部分属于私人资本性质。这说明,在竞争性领域,国有经济竞争不过民营经济是不容否认的事实。至于国企人均纳税是民企职工的4倍,上表提供的数字显示,单位资产(以及净资产)提供的税金国企民企基本一样,而国企民企人均占有总资产恰好也是四比一的关系。国企职工人均多纳的税是他们多占用的资产带来的,还是由于他们劳动创造的价值高带来的,这个古老的政治经济学命题在马克思那里早有答案了。
    那么,国企税负高于民企是怎么回事?
    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来自计算方面,换句话说是技术性的:国企规模大,占有大多数国内自然资源,产业链较长,在我国的增值税制度下,计算出的税负本应比产业链短的企业高。假定一家大型国有石油企业自己采油、炼油、批发、运输,直到成品油零售,年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按17%的增值税率实现进项税170亿元;整个过程中它并不需要采购“原料”,只消耗一些电力和零备件等,假定电力、配件等的采购额为100亿元/年,实现进项税额17亿元;当年实际应缴增值税170-17=153亿元,销售收入负担率15.3%。而一家靠从批发商手中采购汽油的私人加油站,其批零差价假定为10%,当年实际应缴的增值税最多为销售收入的1×17%×10%=1.7%,即垄断国企的增值税负担率是私营加油站的15.3%/1.7%=9倍。两家“税负”虽然相差悬殊,但他们都照章纳税,丝毫没有不公平之处。除此之外,开采自然资源的企业须交纳资源税,也是国企税负看起来较高的原因之一。这里讲的虽然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国企规模大,产业链长于私营企业是普遍现象,不仅限于石油行业。
    至于其他方面的差别,我并不认为它们必然地导致国企税负高于私企,或者只能说是次要原因或者很难分辨清楚的原因。比如说国企垄断,2009年既有销售利润率比社会平均数高一倍以上的中石油(接近14%),也有与平均数差不多的中石化(不到6%),还有远远低于平均数的国家电网(2008年不到1%,2009年可能稍好一些)。当然,垄断地位带来的低效率是另外一回事。在国企民企不公平竞争方面,也是一笔扯不清的账:民企为得不到国企享受的各式各样的“优惠政策”,很难获得国有自然资源使用权,无法像国企那样使用全民所有的资本而无须向股东分配股利,很难从国有银行获得平价贷款等等而忿忿不平;而国企,则常把自己在竞争中败给民企归因于不能像民企那样按市场原则使用人力资源,承担了太多的社会负担,更不能像有些民企那样偷税漏税,污染环境等等。
    总而言之,计算出来的税负差别既不说明税法偏袒民企(偷税漏税是另外一回事),也不说明国企效率高于民企,而主要是反映了产业链长短的差别。如何使国企民企享有公平竞争的市场和政策环境,才正经是我国改革的方向。
个人简介
经济学博士(会计理论,财政部财科所);长期从事钢铁产业发展、钢铁市场和钢铁企业成本、财务、税务研究。关注时政,关切民生。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工作。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海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