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与君子

姚中秋 原创 | 2014-06-30 01:5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科斯今年已一百多岁。3年前,天则经济研究所举办过一个隆重的活动,纪念科斯百岁荣诞,大牌经济学家云集。最近,天则所将要庆祝20周年所庆,科斯也发来贺信。

 

要说国外经济学家对国内主流经济学影响最大的,正是科斯。晚年科斯最为关心的研究议题也是中国的经济现象,在其中国助手协助下,他刚出版了一本著作:《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以制度经济学解释中国过去30多年的变化。百岁而仍思考、写作,这种好学不倦的精神真是孔子所说的“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市场中为什么会出现企业?科斯在《企业的性质》一文中提出,企业的建立,其实质是用组织替代价格机制。科斯假设了一个没有企业的市场。市场是借助价格机制运行的,价格促成交易。但是,价格机制的运行是有成本的,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发现相对价格的搜寻成本和谈判签约成本。人要比较价格,要讨价还价。这些都要花费时间、金钱,构成成本。如果没有企业,一个人要生产一件东西就很麻烦。

 

企业家出现了。企业家组合多种相互关联的资源,成立一家企业。企业家与员工签订长期合约,一年甚至更长。这就用不着每干一件事情,都签订一次合同。员工之间、每道工序之间也不用签订合同。科斯的看法是,建立企业,就是用长期契约取代短期契约,用较少的契约取代较多的契约,从而节约了成本,提高了资源利用效率。

 

科斯从理论上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企业,而在现实中,市场活动的主体就是企业。人类的经济活动只要一开始,很快就会进入以企业为主体的阶段,比如,农村中从事经济活动的家庭,也是一个企业。从历史上看,完全可以说,没有企业,就没有市场秩序。

 

而从人性的角度看,组织企业乃是人的本能。合群,也即,有组织地生活,是人的本能。人天然地会组织各种组织,以便更有效率地追求自己的目标。人天然地生活在组织之中。文明,就其本质而言,就是人的组织化。当我们说一个地方比较文明,一定意味着,在这个地方,人的组织化程度比较高。人们建立各种各样的组织,安顿自己的心灵,追求自己多样的目标。

 

19世纪上半期,年轻的托克维尔到美国考察,立刻被美国人无所不在的结社活动给震住了。托克维尔对此赞叹不已。在《论美国的民主》下卷第二部分第五章《关于美国人在市民生活中对结社的运用》中这样说:

 

“我认为,最值得我们重视的,莫过于美国的智力活动和道德方面的结社。美国人的政治结社和实业结社,最容易被我们注意;而其他的结社,则常被我们放过。”

 

所谓的政治结社,就是政党;所谓的实业结社,就是企业。美国经济之所以发达,是因为美国的企业制度比较发达。

 

托克维尔还说:“在民主国家,结社的科学是科学之母。其余一切科学的进展,都取于这门科学的进展。在支配人类社会的一切法则中,有一条似乎是最正确和最明晰的:人若打算保持在文明状态,或变得文明,那就要使结社的技艺(art of associating)随着人的状况的平等之扩大,而正比地发展和完善。”如果你羡慕美国文明,那就应当好好学习美国人“结社的技艺”,也就是组织的技艺。当下中国存在的各种问题,归根到底,是人的组织化程度太低。其直接的后果是,人没有能力自治,没有能力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而只能依靠政府。当然,这个逻辑也可以反过来说:因为政府的手伸得太长,所以,人们无法自发地、自由地组织起来。

 

为什么当下的中国,人的组织化程度较低?为什么在美国,人的组织化程度比较高?原因在于“君子”之少与多。

 

君子是中国人的人格典范。《诗经》中大量出现君子一词,三千多年来,中国最为卓越的人都被称为君子。今天,人们也仍用君子、小人这样的词汇评价人。

 

然而,君子是什么意思?对这个问题,人们太容易从道德角度来理解。君子当然具有德行,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君子的社会功能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古人那样重视君子?对此,现代人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地思考过,而大大低估了君子的重要意义。

 

其实,对于君子的社会功能,古人有非常清醒而完整的认识。《白虎通义》中有一个比较简短的解释:“或称君子何?道德之称也。君之为言,群也;子者,丈夫之通称也。”子是尊称,孔子的弟子称呼老师为孔子。至于君的意思,就是群。正体“群”字,就是君上羊下。“群”就是合群,把分散的人组织起来。因此,君子就是具有卓越合群能力的人,也就是一群人中能把大家组织起来、并有效管理这个组织的人。

 

这样的君子可以出现在社会各个领域:思想领域,宗教领域,学术领域,文化领域,政治领域,慈善公益领域,以及经济领域。企业家就是经济领域中具有卓越合群能力的人。

 

对比一下科斯对企业的讨论和古人关于君子的定义,就会发现,两者在本质上是一回事。企业是一个组织,企业家就是这个组织的核心:企业家发起、创建这个组织。企业家从变动不已的市场中组合一群特定的人、一笔特定的资金、一堆特定的设备,创造出一个活的生命体。企业家靠的就是合群能力,没有合群能力,不可能创建企业。

 

在创建了企业这个组织之后,企业家又维持这个组织在复杂而多变的市场中高效运转。为此,企业家须与人打交道,与自己组织内的人打交道,与企业之外市场中的各色人等打交道,还与市场之外政府、社会等领域中的各色人等打交道。目标都是合群。以企业内部而言,企业家要做的最为重要的工作是让最有能力的人留在本企业,并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能力,尤其是让具有不同能力的人以最低成本合作。

 

总之,企业家能否成功建立企业,能否维持企业高效运转,就看他有没有卓越的合群能力。企业家所做的工作纷繁复杂,但归根到一点,就是合群。而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君子的社会功能。君子是具有卓越合群能力的人,企业家是经济事务上具有卓越合群能力的人。所以,成功的企业家必然是君子。成为成功的企业家,其实就是把自己养成为君子。不成功的企业家之所以不成功,必然是因为他不具有君子的品质,没有成为君子。

 

这样说来,一个人要成为成功的企业家,就不能无视儒学。因为,儒学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君子养成之学。从孔子开始,儒学讨论的核心问题之一始终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如何通过学,把自己养成为君子。孔子提出、历代儒家发展的君子养成之学,在经济领域中的具体运用,就是企业家养成之学。

 

姚中秋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席、独立学者。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