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为“夜壶论”将房地产发展与实体经济发展对立调控,而应另辟蹊径。

胡伟新 原创 | 2018-12-29 07:57 | 收藏 | 投票

 编者按:在当前的中央对房地产被迫调控打压和实体经济去杠杆的两项重磅政策打压下,再加上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封锁,GDP处于下行阶段,我们有必要反思,西方的调控思维是否存在根本性的思维盲点?我们能否提出一个悬赏题目:难道就没有更好的调控方式,能够既让巨量的库存房屋适当满足到老百姓的购房需求,而且房地产企业不会倒闭,又引导全社会理性资本掉头向实体经济领域迈进,从而达到GDP不降,就业不减,皆大欢喜双赢或者多赢呢?答案是肯定的。笔者在本文中以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为指导,本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思路,提出一种新的既不伤害房地产又不伤害实体经济,同时引导经济向实体转变调控创新模式,希望达到抛砖引玉和另辟蹊径解决问题的目的。

关于房地产调控,目前存在三种理论或者叫学说:

1、一种就是夜壶说:主要以任志强为代表的一大批房地产本行业的从业者和商家。他们认为,目前政府和银行已经被房地产绑架,骑虎难下,唯一不让GDP下降的方法就是放开房价,加大对房地产企业的信贷投放力度,不要调控,所以得出的结论就是房地产还要进行下一轮狂涨,任大佬说了:你现在买不起房,将来应该30年后仍然买不起,房地产就是政府的夜壶,不用也得用。难道政府就只能低能到用夜壶解决撒尿问题吗?显然不是,全面身体调理时代已经到来,显然,这种夜壶观点,已经被广大的无房或者只有一套房占80%的老百姓消费者诟病,也被一大批实业家所诟病,也被实践所否定,因为这样做的结果,就只会导致下一轮的房价疯涨,全民全国企业再次加入炒房大军,结果就是实业全面萎缩,GDP缺乏实际增长要素,房价再次奇货可居有价无市,贫富悬殊进一步拉大,老百姓怨声载道,最后难以为继。最后甚至民心思变,帝国主义国家拍手称快,会出大乱子。所以夜壶做法不能再行,任志强老先生只看到房地产的本行业需求而不顾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极端论也无需再鼓吹了。

2、还有一种就是狠压论:这也是目前正在进行的一种调控思路:其思路就是既然放开不行,那么为了让实体经济回归,就来个全面打击房地产,停止对房地产企业和购房的一切信贷支持放贷,有点竭泽而渔,兔死狗烹的味道,这种做法,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也造成了房价的点滴稍许下行,但是,缺房的老百姓仍然缺房,房地产商家却欲哭无泪(笔者亲自跟需要融资的房地产商家做过接触,数亿的房地产物业无法取得贷款,无法变成现金流只能空置),而实体经济就并非万能和马上就能复苏,更不是实体经济就一定是正确经济,因为实体经济也有不是适销对路的产品。这样做的结果,仍然不能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也不能解决曾经为中国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的广大房地产商家生存问题和转型问题,同时也仅仅依靠向实体经济投放适量不高的贷款,也未必能真正推动健康有效的实体经济的发展。本人认为所以目前的这种简单非此即彼调控思维是否合适,是否有点过左,总之本人不敢不可过于乐观。

3:房地产近远期结合发行慈善调控货币论:那么,究竟有什么方法能够不仅解决房地产商向实体经济的转型资金需要,又解决无房老百姓的住房需求(不仅仅是靠廉租房、保障房)呢?同时保证房价不会再次疯涨又不会对实体经济造成损害?

答案是有的,那就是究竟如何操作呢?

既要抑制市场经济的副作用,又要发扬市场经济的激励作用。

具体操作方法就是

1、用其他产业GDP增量值占170%加上房地产GDP业绩打3折计算占30%综合加权发展指数,指标来衡量政绩。

2、用其他产业的发展和产能得到充分的发挥为政绩考核标准。

 

  

这样做有什么直接好处呢?

 

 

 

1、企业对于滞销房地产产品乐意去库存:因为滞销房地产产品交给国家获得了慈善货币使暂时无钱消费的老百姓获得产品:除去少部分产品作为废品回收,至少有95%以上的产品给了需要但无钱购买的消费者,使企业假性产能过剩完成去库存。因为95%的滞销的产品几乎以免费形式交给了政府或公信力极强的有案可查慈善机构以远期收益的方式赊销或免费派发(具体方式根据产品滞销程度决定币值),获得这些免费产品的老百姓就相当于承担远期慈善货币救助(5--10年后消费老百姓可以用生产或者购买新的产品抵消这个救助也能获得下一期(10--15年之后慈善货币),改变社会财富没有因为金钱周转无门浪费,(因为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限制阻碍实际需要人使用,最后变成假性产能过剩,造成社会资源巨大浪费的弊端)。将产品过剩矛盾通过时间杠杆平抑掉。

 

 

 

2、富人阶层投资渠道增加:因为购买滞销房地产产品(在不需要支付房产税的前提下,如果多套房产的富人自动会放弃购买和炒作)可以取得房地产慈善货币,极大增加了暂时没有消费需求但是又需要投资远期购买需要产品的未来购买力,符合社会财富总量总是不断增加的规律,满足了生产过程中因急迫需要消费的一方没有货币而无法满足,促进社会资源的及时大循环产生新的价值链。最大限度的整合了社会的生产和消费资源,减少了国有和民营企业的倒闭,促进社会再就业。将购买力过剩矛盾通过时间杠杆平抑掉。

 

3、推动人们向善举方向的投资实现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破除拜金主义。改变了以前纯粹做善事没有社会回报和任何社会记录的以前局面,因为那样只会造成雷锋无法生存,好人没有好报甚至破产的局面。

目前全球间歇性的产能过剩已经形成,但是仅仅是对人类简单物质需求(生存需求)文明产品而言,可以肯定,当一个常见物质产品(刚需)产量达到一个台阶的时候,必定会出现假性过剩相对总量(某些地区实际上还没有达到最低需求量满足但因为信息渠道不畅通导致的变现无法变成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对应的货币)和真性生产绝对总量过剩(全国和全球性的最高需求量饱和)。那么,随着人类生和产能力的增加,必定会有大量的产品成为真性过剩(比如大米、豆油、钢铁衣食住行类产品、某些可以批量生产的,少数向品牌高端转化消费)。那么,如何去用货币还是超越货币这个工具来调控继续最低生产或者转换生产呢?这是现在未来社会面临的问题之一,显然,用现有的工具--货币,已经很难满足这种调控需要,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的激励生产自私性调控方式,已经顶高到了天花板,无所作为了。必须进行社会全球性的变革。

不应当将房地产发展与实体经济发展对立起来,那样就会犯左倾机会主义错误,历史证明无论是左倾还是右倾都不利于我们党的事业的发展和壮大。

个人简介
价值中国网资深媒体评论员,建立社会主义产能过剩慈善货币体系扭转解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差错化生产导致的产能过剩去库存方略,为社会主义生产消费内循环良性发展探索第一人,(新资本论》解决市场经济中抑制资本家任意榨…
每日关注 更多
胡伟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