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初学者(10):规范分析与实证分析

赵峰 原创 | 2019-10-13 17:37 | 收藏 | 投票

 写给初学者(10):规范分析与实证分析

2019-9-29

在研究方法上,对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它,以什么样的角度判断它,这是规范分析与实证分析要处理的问题。对规范分析或实证分析的取舍,是经济学或政治经济学研究中面临的最有分歧的问题,是经济学或者政治经济学面临的最具挑战性的方法论问题。最初,不同方法的取舍可能是研究者的偏好或者研究课题的需要,后来却成为科学与否和合法与否的问题,成为科学性与合法性的问题。有时候争论之激烈,矛盾之深刻甚至会将情绪引入。

规范分析的核心就是规范。研究者从一定的价值判断出发——也就是依据其价值观,主观偏好,个人好恶——对研究对象做出主观的判断,为经济运行或经济行为提出某种标准,以规范个体行为并为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提供理论指导。研究过程从确定研究对象开始。规范分析中,对研究对象观察、分析的基础是研究者的主观判断;特定的事物或者现象,是好还是坏,是正义还是邪恶,是应该支持还是应该反对;以这种主观判断为基础,分析其可能带来的利益或危害,确定对其应该采取的态度和措施,进一步为行动提供参考。这种分析中,研究者的主观偏好是关键,其价值判断是研究的前提;确定价值判断之后,进入对对象的具体考察;考察的标尺也不在事物本身,而在事物与研究者的判断标准之间;最后,以研究者的判断为标尺,度量对象或者事物的偏离情况,进一步提出校正的对策。

规范分析的显著标志——其设问或回答的方式是“应该是什么”。如果我们意欲研究的问题是通货膨胀,问题就是通货膨胀应否存在?或者对其存在应持何种态度?如果是好事,如何促成和促进?如果是坏事,如何抑制和治理?如果我们意欲研究的国有企业,问题可以是国有企业应该存在于那些领域?国有企业的规模应该扩大还是压缩?国有企业应该不应该进入竞争性行业?如果我们研究的是垄断,问题可以是垄断对社会福利的影响有哪些?对技术进步的影响如何?应该鼓励还是应该约束市场垄断?

规范分析的重要特点是,基于个体价值观的差异,对同样的问题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比如,对于通货膨胀,有的人支持,因为通货膨胀会增加其收入,增强其购买力;有的人反对,因为通货膨胀会减少其收入,降低其购买力。不同的人,基于不同的利益考虑,会有不同的分析和判断,得出不同的结论。对于国有企业也是这样的。支持者看到其优越性,反对者看到其弊端;对于产业布局,规模水平就会有不同的判断,不同的态度。对于垄断也是这样,支持者看到其对技术进步的推动作用,反对者看到其对社会福利的负面影响。因此,对于这些具有规范性质的问题,不同价值观的研究者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谁也说服不了谁。经济学的历史上,很多问题都具有规范的性质,比如公平和效率的关系问题,民主与经济增长的关系问题,等等。这样的问题,不同的研究者有不同的价值观,会得出不同的认识,不同的结论。由于这些认识和结论具有主观性,不可检验,于是人们就认为基于规范的分析缺乏科学性。或者说规范分析不是科学的分析方法。

规范分析基于研究者对研究对象主观的价值判断,实证分析基于研究者对研究对象的事实判断。实证分析关注的不是研究对象“应该是什么”,而是“是什么”;它关注的不是研究对象是否吻合研究者的预期,而是研究对象究竟是个什么状态。实证分析是研究者排除主观的价值判断,客观分析经济现象和经济事物之间的联系和规律,并应用这些规律对经济活动进行解释和预测。在实证分析中,研究者以经济现象和经济事物为对象,观察其表象,发现其本质,揭示其规律。其目的不在于制定规范,以作为政策的参考;而是在揭示经济运行规律的基础,用以解释现实,并对事物发展变化进行预测。

基于事实判断的实证分析,其设问和回答的方式是——“是什么”。它所要研究的不是应该不应该有通货膨胀的问题,通货膨胀是好是坏的问题,而是通货膨胀的形成机制问题,财政赤字引致通货膨胀的内在机制问题。它所要研究的不是国有企业是好是坏的问题,国有企业应该扩张还是应该压缩的的问题,而是委托代理与国有企业绩效关系的问题。它所要研究的不是垄断是好是坏的问题,应该支持还是应该反对的问题,而是市场集中度对效率影响的问题,是垄断对企业技术进步影响的问题。实证分析的前提是对研究对象的事实判断,事实就是那样的事实,如果研究的材料是充分的,研究的逻辑是顺畅的,不同的研究者也可以得出可以比较的结论。所以,实证分析的结论是可以比较,可以验证的。在这个意义上,人们通常认为实证分析是科学的。

应该说明的是,我们这里所说的实证分析,是一种以事实为对象,以事实为依据的分析,这是一种客观的真实的科学的方法。现代经济学流行的“实证分析”,与此大相径庭。我们现在所谓的“实证分析”,通常的路径是这样的:依据观察或猜想提出假说——有的是有待验证的假说,有的是已经被验证无数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假说”——然后是寻找理论,建立模型,寻找数据,数据分析,相关性检验,得出结论。“实证”的关键就是借助模型和数据进行分析。模型是可以选择的,是可以借以得出想要的结论的;数据是可以处理的,是可以让它说话的。所得出的结论其实不是来自现实,而是来自研究者的头脑。真正的实证分析是让事实告诉研究者一个结论,而现代经济学的“实证分析”是研究者将自己的结论强加给数据和模型,它不是来自实践而是来自想象。

不过,因为规范分析是结论是无法检验的,而实证分析的结论是可以检验的,于是规范分析被认为是非科学的,而实证分析则被认为是科学的。在现代西方经济学看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有着很强的规范意味,因而总体上是非科学的;而西方经济学则是全然实证的,因而是科学的。这种说法颇成问题。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确实是有规范意味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最显著特点之一就是其革命性和斗争性。马克思公开宣称自己的经济学是有阶级性的,承认自己的经济学是为无产阶级利益辩护的。当然,由于无产阶级是先进的,进步的阶级,为无产阶级辩护也就是为历史的进步辩护,因而具有充分的合法性。不过,具有阶级性,有立场,就意味着有偏好,有价值观,意味着规范性。事实上,马克思的经济学既是规范性的,更是实证性的。马克思的整部《资本论》,都是建立在历史和现实的真实性基础上的,不是简单的利益诉求,不是单纯的逻辑分析,所有理论和政策主张的提出,都是以充分的事实为前提和基础的。从资本主义经济的现实运行中发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发展-灭亡的规律,这是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应用的结果,也是实证分析的结果。

反之,现代西方经济学号称自己的经济学是纯粹的实证经济学,其实也是谎言。新古典以来的经济学有着显著的意识形态色彩,有着明确的价值观偏好,比如,作为其研究出发点的“经济人”,其实是理想的资产阶级的人格化,体现资产阶级的价值观。就现代西方经济学的研究内容而言,对自由市场的偏好,也充分体现着资产阶级的利益。很显然,2007年之前对金融市场自由化的吹嘘,最终是服务于为金融资产阶级控制金融市场,扫荡社会财富服务的。金融资产阶级的目的也得到了实现,那就是次贷危机的爆发,以及政府劫贫济富的拯救措施。所以,即使现代西方经济学的主体是实证分析——姑且不论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实证分析——规范分析还是在其中有所体现。

其实,规范分析和实证分析并非截然对立,不可调和。还是应用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来理解会更好一些。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事物之间总是相互冲突又相互联系的,是既有对立又有联系的。我们以一个具体的研究进程来讨论,可以发现规范分析和实证分析实际上是存在于研究进程的不同阶段,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假如我们确定的研究课题是“财政赤字对通货膨胀的影响”。确定选题的过程是有规范的意味的,它体现我们的某种偏好,某种价值观。我们对选题意义的理解,是我们价值观的体现。进入正式的研究过程,发挥作用的就是实证分析了。我们要找资料,查数据,探究财政赤字的形成机制,财政赤字引致通货膨胀的机制。研究的主体过程,只能是实证分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价值观应该放假,这样才可能获得科学的有价值的结论。最后进入结论评价及政策选择阶段,价值观又出现了。政策评价和选择是少不了价值观的参与的。所以,规范分析与实证分析并非截然对立,它们既是矛盾的,又是统一的。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