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罗宾逊:一个伟大经济学家的成长(温兴玥)

赵峰 原创 | 2021-06-10 08:59 | 收藏 | 投票

 琼·罗宾逊:一个伟大经济学家的成长

温兴玥

    2021-06-10

琼·罗宾逊(1903-1983),是20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她是凯恩斯的得意门生,也是新剑桥学派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和实际领袖。同时,她也是被西方经济学家公认为应该获得而未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少数几个经济学家之一。她以《不完全竞争经济学》一举成名,在这本著作中她将完全竞争市场作为不完全竞争的一种特殊情况来处理,开创了微观经济学对市场垄断行为研究之先河。

要了解琼·罗宾逊对她理论发展所付出的热情,就有必要了解她的生活背景及教育状况。1903年,琼出生于萨里的坎伯利,是家中的第三个孩子。琼·罗宾逊的祖辈都是政治上激进的异见分子,她的父亲英军少将莫里斯爵士是颇具有叛逆精神的一个人,虽然在军中功绩卓著,却因其“异端”言论而结束军旅生涯。罗宾逊坚持真理、敢于挑战传统的个性,显然是受到其父系家族的影响。琼的母亲出身于书香门第,她的外祖父是剑桥大学的外科教授,琼在才智方面的优势应该是受到了其母系家族的影响。因为出身名门,琼从小享有良好的教育机会。她于1922年入读剑桥格顿学院历史系,后为了理解清楚贫困和失业的种种原因,她选读经济学荣誉学位,并在1924年和1925年分别进行的两次荣誉学位考试中,都取得了第二名的优异成绩。但是她还是不能获得正式学位,因为在1948年之前女性在剑桥是没有这项权利的。

琼于1926年与奥斯丁·罗宾逊结婚,因为奥斯丁得到了在印度为瓜廖尔大公做私人教师的职务,他们婚后两个月就前往印度。在印度时,她看到了当时印度穷人的悲惨生活,并写下:“我抱着某种模糊的希望,希望它会有助于我理解什么是贫穷以及如何去改变它。”可以见得她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两年后,她返回伦敦,并于1929年因奥斯丁在剑桥大学得到讲师职务而移居剑桥,而琼却在1934年才获得第一个教职,是担任助教职位。在剑桥中,她和她的同事关系密切,结识了剑桥的大人物凯恩斯和他的得意门生理查德·卡恩,还有政治经济学教授庇古等等。这里特别提到,庇古称她为“荣誉男人”,因为庇古讨厌女性,但是他对琼·罗宾逊抱有赞赏态度。与她相熟的还有“竞技场”的成员们,“竞技场”是斯拉法在1930年米迦勒学期为了研究凯恩斯的《货币论》而建立的学者小组,成员包括新剑桥学派的斯拉法等,也有非新剑桥学派的人物詹姆斯·米德等。在这个学者小组中,他们热烈讨论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他们之间发生的激烈讨论对凯恩斯经济学体系的构建起到了重要的助推作用。其中,琼·罗宾逊著书立说,阐述和发扬凯恩斯尚在发展的新思想,也为凯恩斯主义理论的发展奉献了新颖的观点。

琼·罗宾逊在20世纪30年代初开始发表论文,并于1933年出版了她被认为最具有影响力的著作《不完全竞争经济学》。她一生可以说是著作等身,除此著作之外,她还发表了融合马歇尔、凯恩斯、马克思、卡莱斯基的《资本积累论》,这标志一种新学说的诞生。

最初,因为在她学生时期,剑桥大学是马歇尔经济学理论的大本营,所以受学术氛围的影响,她曾是一名严格的马歇尔主义者,包括她的著作《不完全竞争经济学》也利用了新古典经济学的方法分析问题,此时她的研究领域还是主要在微观上。但是在大萧条的环境下,自由放任经济学碰壁了,马歇尔的经济理论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随着1930年《货币论》出版和凯恩斯逐渐走向主流,以及在“竞技场”的作用下,罗宾逊很快成为凯恩斯主义的先锋,将重心转向宏观经济学,阐释和发扬凯恩斯尚在发展的新思想。琼于1940年开始阅读马克思的著作,1942年发表了《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她曾说,“我开始阅读《资本论》……想看看里面有什么;结果我发现了许多东西,它的追随者和反对者都未曾料到我会发现它们。”琼·罗宾逊赞美、同情马克思主义,并以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挑战传统经济学风车的长矛。尽管她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贯穿她在20世纪40年代后40多年的学术活动与社会实践,同时这也使她受到主流经济学的攻击和冷落。

琼·罗宾逊致力于寻找或建立一个比她成长和生活于其中的环境更加公正平等的社会,这使得她关注不发达国家的发展路径,以及它们在不断深化的全球化浪潮中面临的种种困难,比如前苏联的发展、中国的探索以及印度计划经济的进程;基于同样的信念,她还持续批评现代资本主义的过剩、浪费与不公。

与西方对中国普遍持批评态度不同的是,琼·罗宾逊天生的反叛精神使她希望去了解中国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从1953年开始,她先后来过中国七次,并于1969年和1972年推出《中国文化大革命》和《中国经济管理》这两本书。她赞赏中国的农业合作社、中国政府的能力和中国的就业政策。不过由于当时消息封锁和采访受限的缘故,她不能完全充分了解情况。但是应当肯定的是,她没有像西方人一样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而是如实介绍了中国发生的一些可喜变化。

如果要了解琼·罗宾逊的主要理论,首先需要明确,琼·罗宾逊主张采用历史分析方法作为研究方法,认为凯恩斯革命的本质是以“历史概念”代替“均衡概念”,并认为制度因素的作用是重要的。这是她与新古典综合派的重要分歧之一。

不完全竞争经济理论无疑是琼·罗宾逊贡献卓著的一个部分。萨缪尔森说,琼的不完全竞争理论就像氧气一样重要。因为之前的新古典经济学沿袭“斯密传统”,一直强调市场的完全竞争性质,整个理论体系就建立在自由竞争的假设基础之上。但在20世纪时,资本主义进入了垄断阶段,不完全竞争是广泛地存在着的。

以英国行业联合会为例,罗宾逊指出垄断对技术变革会起抑制作用,并且会使工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岗位默认较低的工资,从而会影响消费与投资的总水平。同时,她也论证了自由竞争也同样会导致工资的下降,而且可能导致资源被投放到错误的地方。所以,她赞赏一种在某种程度上规范的市场,在这种市场上有竞争力的企业可以自由运转,而缺乏竞争力的企业可以得到妥善管理,从而可能存在持续的非充分就业静止状态。

不完全竞争经济理论的主要贡献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建立了分析完全竞争市场和不完全竞争市场的统一理论框架。她提出并系统阐述了不完全竞争理论,批判了建立在完全竞争基础上的价值理论、价格理论,运用大篇幅对垄断进行考察,而把完全竞争看成不完全竞争的特例。第二,广泛使用边际收入等于边际成本决定厂商均衡的分析方法。在《不完全竞争理论》中,她指出,“如果他这样来调节产量,即由出售一个加添的单位产品而获得的总收入增加额(边际收入)恰好等于由生产该单位产品而引起的成本增加额(边际成本),那么他就可以实现利润最大化。”第三,价格歧视是不完全竞争的一个特征。第四,分析了买方垄断,她认为一个从事生产的垄断者必然是其所使用的生产要素的买方垄断者。

虽然摒弃了完全竞争的前提假设,但是琼·罗宾逊本人对这本早期著作很不满意,认为它不过是对马歇尔、庇古的价格均衡理论的前提作了修正,未能跳出传统的静态均衡理论的框框。同年美国的张伯伦出版了《垄断竞争理论》,也提出了与罗宾逊相似的理论,两人也因“谁先谁后”这一问题争论许久。

经济增长与分配理论也是琼·罗宾逊经济理论的一个重要部分,她指出利润率等于经济增长率与资本家储蓄倾向之比,并且当经济增长率一定时,利润率与资本家储蓄倾向成反比,资本家消费越多,储蓄倾向越低,利润率越高。当资本家储蓄倾向一定时,经济增长率越高时,利润率越高,从而利润占国民收入比重越高,工资的比重就越小。工人消费他所得到的,资本家得到他所消费的。

在价值与价格理论中,琼批判了新古典的边际生产率理论,即生产要素的报酬取决于生产过程中的技术条件。琼认为价值是一种社会现象,不能脱离组织生产的社会形态独立地决定价格。财富的创造归根到底还是来源于劳动,受斯拉法观点的影响,她认为作为商品的资本应该把它还原为按劳动量来计算其价值。

琼·罗宾逊是位著作等身的学者,诸如上面提到的《不完全竞争经济学》、《资本积累论》等,还有《经济哲学》、《就业理论引论》、《现代经济学导论》等具有影响力的著作。尽管她硕果累累,但诺贝尔经济学奖最终还是错过了琼·罗宾逊。琼·罗宾逊未能获得诺奖的原因一般认为有三个方面:第一,性别歧视。第二,理论观点,从罗宾逊提出的不完全竞争理论对经济学的贡献来讲,她确实有充分的资格获奖,但是归根到底,诺贝尔经济学奖只是主流经济学的奖项,从罗宾逊的理论动机来看,她不是主流经济学的建设者反而是颠覆者。第三,政治倾向,经济学通过政治介入现实,直观地看,罗宾逊的亲马克思主义倾向才是她与诺贝尔奖的最大障碍,此外,她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实践的关注和支持、她的强烈的“反美”情绪也是她获得认同的障碍。综合以上,我们可以看出这一切的根本的原因在于,琼·罗宾逊夫人揭穿了主流经济学的老底,让主流经济学学科的自私性质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资本世界中,既有“黄金时代”,又有大萧条。大萧条凸显出了主流经济学的理论困境,说明主流经济学只能暂时性地应对问题,却没有根治问题的能力。1971年在美国的一次讲演中,罗宾逊就明确指出了主流经济学的理论危机在于缺少一个合适的理论框架来处理现实中的严重问题:贫困、种族主义等,而到了50年后的今天,她曾经抨击过的这些“经济理论的危机”依然充斥着世界。哈考特指出,罗宾逊确立的政治经济学体系“直接运用于为现代世界问题开出政策处方”。而且,通过她所提供的“凯恩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框架”,也可以有效阐释资本主义经济增长等现实问题。

2009年,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发表了《萧条经济学的回归与2008年金融危机》,倡导新世纪的凯恩斯回归。然而克鲁格曼没有对资本主义制度缺陷的理论批判进行回归。所以说,克鲁格曼式的经济学反思距离罗宾逊的经济学回归还相距甚远。

罗宾逊一直认为“经济学缺少爱”,声明其理论不仅反映现实问题还要为社会送去爱,所以她终其一生关注弱势群体利益,而反对主流经济学站在既得利益者的立场上,只追求所谓自由竞争和最优效率的冷冰冰的技术分析。琼·罗宾逊的经济哲学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其学生阿玛蒂亚森和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特别是阿玛蒂亚·森,他具有深切的人文关怀,对公平、正义、贫穷、人的发展等都有研究,主要贡献在福利经济学、社会选择理论、饥荒的经济理论、发展经济学、人民幸福的量度等领域,并于1998年获得了诺贝尔奖。

琼·罗宾逊曾说,在这瞬息万变的时代,历史不断产生新的问题,旧的结论接着又成了疑问。尽管如此,我们希望,通过重新解释经济学说所能获得的论证方法和观察世界的方法,对于我们理解今天生活在其中的世界,仍然是有帮助的,而且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借鉴罗宾逊等新剑桥学者调整收入分配结构以实现均等化经济增长的经济理念,对于如今日趋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和经济学理论急需变革的当代中国依然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要真正实现民主、公正和平等的社会”,任重道远,我辈仍需努力。

 

PS:为了讲习“新剑桥学派”,温兴玥同学下了很大功夫,作了很多努力。她理解了琼·罗宾逊的主要思想,也对琼走位一位具有叛逆精神和创造能力的经济学家深为赞赏和崇敬。我请温兴玥同学将她讲习的部分内容整理成文章在此发布,与同学们分享。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