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屐杂谈

张演生 原创 | 2011-11-18 19:15 | 收藏 | 投票

  木屐杂谈

  木屐,北方人叫“嘎拉板”。而在我国的东汉时期,木屐被唤作“屧”。

  关于木屐的得名,《庄子》谓:“以跂蹻为服,跂者屐也,蹻者屩也,木曰屐,麻曰屐(草鞋)。”但也有的人认为,屐,除了木制的以外,也有草制或帛制的。刘熙的《释名·释衣服》就曾写:“帛屐,以帛作之如屩者,不帛曰屐者,屩不可践泥也,故谓之屐也。”至于木屐的来源,据《古今事物考》记载:“异苑曰:介子推抱木烧死,晋文公伐以制屐。”在《梁武小说》里是这样介绍的:介子推为春秋时晋国人,曾从晋文公流亡国外十九年。后晋文公回国执政,介子推便和母亲隐居在现今山西省介休县东南的绵山上。晋文公追寻至此,意欲延请介子推出来相助,却始终找不到他。后来,文公用火烧山,想逼他出来。介子推执意不出,直至抱树而死。文公得知,抚木哀叹,下令伐木制屐。此后,每当文公怀念介子推时,往往俯视其屐,悲呼:“悲乎,足下!”这就是有关木屐来源的较早传说。

  在我国古代,穿木屐的风俗曾经盛行一时。即使是时髦青年,也经常穿着外出,故有“裙屐少年”之语。甚至连封建士大夫者流,也十分喜欢穿用。伟大的教育家孔子,也是位“木屐爱好者”,据说,孔子的木屐与众不同,长度竟达一尺四寸!在蔡地的时候,一个小偷还专门把他穿的木屐偷走。春秋时越国美女西施从小也爱穿着木屐浣纱。越王勾践把西施献给吴王夫差后,吴王为娱悦西施,就让她和宫女穿着木屐,在空长廊上走动,发出铮铮响声,被后人称为“响屐廊”。后来木屐便成了一些道士隐士云游的鞋着用品了。

  据《晋历》记载,在晋朝初期,木屐分男女两式,妇人圆头,男子方头,以别尊卑,界限相当分明。到晋武帝太康年间,因为嫉妒成性的贾后出面干涉,才改为男女皆着方头屐。屈大均《广东新语》也记载说:“晋延嘉中,京师长者皆著木屐。妇女始嫁,作漆画屐,五色采为系。”由于民间崇尚穿着木屐,不少人专操制屐生涯,籍此谋生。如《南齐书·江泌传》云:“泌少贫,昼日斫屧,夜读书随月光。”可证。

  到了宋代,京师长者都普遍喜爱穿屐。明末清初,女人及小孩多爱穿红皮屐,而男人则爱穿黑皮屐。当时出售木屐,都由杂货店兼营,直到民国初年,才有专营木屐的商店出现。到了本世纪50年代,穿着木屐仍然十分盛行,但自塑胶拖鞋出现,木屐便逐渐被淘汰,而将成为历史陈迹。

  木屐在我们广东的历史也值得一提。从留存下来的史料笔记看,较早记载古粤地区着屐习尚的有屈大均的《广东新语》。到了清朝和民国年间,广东木屐更是盛行一时,仅仅在《广东新语》里罗列的木屐品种,就有“散屐”、“抱木屐”、“黄桑屐”、“苦楝屐”、“朱漆屐”、“花绣屐”等等:“今粤中婢媵,多著红皮木屐。士大夫亦皆尚屐,沐浴乘凉时,散足著之,名之曰散屐。散屐以潮州所制拖皮为雅,或以抱木为之。抱木附水松根而生,香而柔韧,可作履,曰抱香履。潮人刳以为屣,轻薄而软,是曰潮屐。或以黄桑、苦楝亦良。香山土地卑湿,尤宜屐。其良贱至异其制以别之,新会尚朱漆屐,东莞尚花绣屐,以轻为贵。”

  在这段文字里出现的“抱木屐”,诚如《广东新语》所言,是用抱木根部做的,抱木未干时,“刻削易如割瓜”,干燥后却又柔韧经穿,轻若通草,而且会透出阵阵香气。据《岭表录异记》载,明朝时到广州及邻近几个州郡做官的人,都爱穿这种被誉作是“抱香屐”的抱木屐。粤东客家人,则有一种棕屐相当有特色。此屐屐板一般是用鸭脚木制作,屐面阔大而平,很适合足宽脚大的劳动者穿着,以致后来民间居然出现了专门为磨损了的棕屐接驳屐跟的工匠,穿村过寨,承揽生意。新嫁娘以漆画屐作嫁妆的古老习俗,也一直被保留了下来。这种漆画屐,拖皮是红色的,屐板亦漆以红色,屐面四周则圈上花边,中间画上花鸟虫鱼,煞是好看。另有一种用红色染料染成粉红色的脱孝屐,专门分给脱孝之日的女性来客,以图吉利。在木屐的穿着上,一些涉世未深的年青人,常喜欢用鼓钉一类的铁器钉屐底,走起路来“踢跶踢跶”震天响;性格内向的中老年人,则喜欢在屐底钉上胶皮,以掩其声响。前些年,广东省歌舞团排演的《雨打芭蕉》节目,还特别让几个青年女性穿上木屐翩翩起舞,那清亮激越的木屐声,与音乐、舞台布景结合,使这个节目充满田园诗式的诗情画意,且又极富生活气息。

  木屐之所以能在中国社会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盛行,主要是因了木屐具备了各种优点。广东的《潮州志》曾给它作过一番总结评价,说穿木屐有5个好处:“南方地卑,屐高远湿,一也;炎徼虐暑,赤脚纳凉,二也;所费无几,贫子省履,三也;澡身濡足,顷刻遂燥,四也;夜行有声,不便为奸,五也。”

  除了以上优点外,木屐尚有其它一些用场。据《史记》记载,大禹治水时,经常要跨越高山险阻,感到不好办。遂用木头制成一种木屐,在它的底部锯出木齿,前齿长、后齿短,这样,用它来爬山就省事多了。《宋书·谢灵运传》亦写道:“灵运常著木屐,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则去后齿。”这是一种底部有活动锯齿的木屐,走起路来既省事又不怕跌跤,世称“谢公屐”。它跟大禹制作的木屐大同小异,都是为了上下山为保持平衡而设计的。在战场上,军事家们也让木屐派上了用场。《晋书·宣帝记》载:“关中多蒺藜,帝使军士二千人著软材平底木屐前行,蒺藜悉著屐。”蒺藜原本是一种带刺的植物,文中所指,却是一种作战用铁制成蒺藜状的东西,用来梗塞道路,名之曰“铁蒺藜”。此东西十分了得,连骑兵都怕它三分。这一段史料说的是,公元234年,诸葛亮出师北伐,不幸病逝于五丈原后,蜀军在组织撤退时,沿路布下铁蒺藜使魏军受阻。后来司马懿(逝后追溢宣帝)灵机一动,想出一个“木屐破蒺藜”的奇计,命士兵穿上平底木屐,在前头开路。这样一来,铁蒺藜被刺进屐底带走了,后面的骑兵才得以顺利通过。小小的木屐在战场上发挥了大作用。

  由于受中国古代文化的影响,在日本和南洋一带,也有穿着木屐的习惯。尤其是南洋一带的华侨,人们习惯每天沐浴两三次,都穿着木屐淋水;而劳动阶级服装也简单,线衫牍鼻裤,再趿对木屐,便上茶楼酒肆了。所以,在50年代,广东一带的木屐竟成为出口货品之一,行销海外。日本木屐多以两条斜十字栏的形式出现。近年来,木屐虽然也逐渐在日本人的生活中消失,但却出现在日本运动员的训练活动中,他们把木屐制作得相当重,常穿着木屐练跑,用以锻炼脚力和脚趾力。据说这种训练方法的效果相当明显。

  最后,让我们再来领略独具特色的荷兰木屐的风采。荷兰人把木屐叫做“克劳格斯”,它是用整块的木材用手工挖成的,男的鞋头圆,女的鞋头尖,一般都雕刻着细致的花纹,有的还画上美丽的图案。今天在荷兰,尚保留着这么一种习俗,青年男女一到成年,必须自制一双木屐,男的制女屐,女的制男屐,屐面上必留下一小片空白,留着最后刻上心爱的人的名字,订婚时送给对方作定情之物。在荷兰,木屐似乎是每个荷兰人都会制造的,而且是每个荷兰人所必备的,因为荷兰地面低洼,多潮湿,今日虽有许多塑胶制品,他们仍保留了穿木屐的习惯,也因此,木屐和风车常常被认为是荷兰的象征。

个人简介
20多年的新闻职业生涯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演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