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主义的市场经济是中国道德危机的根源

王世保 原创 | 2011-11-29 17:02 | 收藏 | 投票

个人主义的市场经济是中国道德危机的根源

作者:王世保

 

面对愈演愈烈的以权谋私、拜金主义、低俗崇拜、色情泛滥、人情冷漠化、制售毒食品、环境污染……我们不难看出中国社会已经全面脱离孔子所建构的以“礼义廉耻”为核心的人本主义文化教化,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道德危机和生存危机。是什么因素导致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再次进入野蛮无耻的本能时代?无疑,个人主义的市场经济是中国这场道德危机的根源。

道德是维系社会正常存在的行为规范,具有自律与利他的特征。道德的本质是社会性的,它总是将每个人行为的终极目标引向社会以及他人,进而促进社会个体之间以及全社会的和谐。人类区别于其他低级动物之处恰在人类所具有的道德意识,人类的道德意识是人性的具体体现,也是人类自我意识觉醒后自我反省和实践的结果。道德缺失的社会个体往往缺乏自我反省与自控的能力,处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为所欲为的无意识状态,并造成对他人和社会的危害。

比如中国古典文化中的“礼、义、廉、耻”,都是道德在不同的社会维度上的表现形态。“礼”就是个体意识到自己在家庭和社会结构中所处的不同位置而应自觉遵守的行为规范,一旦僭越或者失守就是非礼的不道德状态;“义”是个体意识到自己在家庭和社会中所担负的责任而应自觉做出的相应行为,一旦丧失就是对家庭和社会的背叛;“廉”是公共机关中的个体意识到把握权力所应有的社会责任而自觉做出的相应行为,一旦丧失就会以权谋私、戕害百姓;“耻”则是个体对所有正当的社会行为所应遵守的责任而具有的反省能力,一旦丧失就会对自己的行为无所顾忌,进而危害他人和社会。

反观中国现代社会,我们不难发现“礼、义、廉、耻”已经荡然无存。从卑微百姓直至庙堂高官,绝多数中国人都处在无意识的放纵状态,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的反省和纠错能力。那么是什么因素把广大中国人沦为这种无意识的畜生状态?无疑,就是我们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推行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针对一些有识之士对市场经济危害中国社会道德的批评,那些笃信市场经济的自由主义文士们不断地为市场经济进行辩解,他们居然荒唐地认为市场经济越是完全的地区就越道德,果真如此吗?

我们知道市场经济的特征是完全的交换(即每一个社会个体只有在交换中才能维持自己的存在),而交换的目的是实现资本的增值。资本增殖的本质则是原欲的放纵,原欲的放纵指向的终极目标则是个体的自我满足。因此,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个人主义。个人主义在社会层面的价值形态就是以人权、自由、民主和平等为核心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与人性相对的则是人权,人权的本质就是原欲,也就是人类的动物性。西方近代思想家将人类的动物本能状态,也就是自然人,抽象化为人类所应追求的终极存在状态,并提出这种状态下的几种理性伪饰,即自由、民主与平等等。这种个人主义的价值观只能把社会中的每个人塑造成以自我为中心的无意识的畜生,使其始终处在原欲的极度放纵状态中,没有任何对家庭和社会责任的反思。资本增殖加固市场经济逐利的本性,市场经济逐利的本性则将人类异化成为生产与消费的工具,进而泯灭人类的社会性。因此,市场经济是反社会的,也是反道德的。市场经济推动了人类的畜化。

西方的人权主义文化推动了西方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市场经济很快将西方社会沦为世俗的个人主义本能社会。对于西方人而言,庆幸的是他们还有着已经禁锢其精神达千年之久的基督教文化,正是基督教的教义不断地对抗市场经济对社会道德的瓦解,才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西方社会的道德和存在危机。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而言,却出现了远比西方现代社会更加严重的道德生存危机。笃信马克思主义的中国政府抛弃了中国社会几千年来所赖以存在的儒家伦理,空洞的共产主义说教对提升广大中国人的道德没有丝毫的作用;改革开放又导致中国政府盲目地追求经济增长,也就是我们所说的GDP主义,GDP主义的本质还是资本增殖,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固有特征,也是市场经济社会固有的特征。没有儒家伦理和西方基督教伦理对市场经济腐化中国社会道德的制约,不断深化的市场经济把中国人推向了畜化的深渊。

个人主义的市场经济本质是反社会反道德的,那些自由主义文士为市场经济的辩解是毫无理论根据,也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中国社会有着辉煌的悠久的人本主义文化,儒家伦理是我们社会赖以存在的基础,古代如此、现代如此,将来还是如此。只有复兴儒家文化,中国人才能不断地完善自己的人性,让社会更加和谐。

 

 

个人简介
思想家,诗人。1975年2月生于河南省商城县,1998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复兴和西方文化的批判。已出版《中医是什么》《中医是科学吗》《当代天空飘过一缕古风》。 邮箱:zhjingxiuyuan@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