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阅尽洛阳花

张演生 原创 | 2011-08-25 18:2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牡丹是洛阳的骄傲 

  一日阅尽洛阳花

  ——中原履痕之二

  

  采访洛阳牡丹花会,接触最多的是人们对牡丹争评国花的议论。记得有段时间,评选国花活动在神州大地沸沸扬扬:主张一国一花为牡丹者有之;主张一国四花每季一花者有之;主张一国十二花每月一花者亦有之。此次在洛阳,专程前来参加第13届牡丹花会的《中国花卉报》总编辑告诉记者,尽管目前还存在一些争议,但牡丹的国花地位在全国人民心中是确定无疑的。一国一花为牡丹的方案得到大多数省市区的赞同。

  这位老总是国花评选领导小组成员之一,她的话理当应有所本。

  牡丹为国花一旦确定下来,洛阳自然便成了国花诞生地。故此,这一届牡丹花会的举办隆而重之,是不难理解的。

  不过,虽然洛阳以牡丹而名,就连牡丹的别名也叫“洛阳花”。但对洛阳这座“牡丹城”不以为然者亦大有人在。

  4月24日东华某家影响甚大的晚报就发表了一篇“为牡丹正本清源,以便让世人了解其真实历史”的文章,认为牡丹的真正源头不在洛阳,而是起于隋唐之际的长安。作者引用史料指出,“隋朝在长安建都时,辟地二百里为西苑,诏天下进花卉,易州进牡丹20箱,从此长安皇家园林里有了牡丹”。

  请注意这里的“长安皇家园林”几字,其实,“西苑”建造在洛阳,属正宗地道的洛阳园林,而并非长安皇家园林。日前我们在《信息时报》“华采”专版发表的《魏紫姚黄满洛城》一文就提及此事,当年隋炀帝建造的“西苑”故址,在当今洛阳市涧西区南昌路和长江路交汇处的西苑公园尚有遗迹可寻。查范文澜著《中国通史》及洛阳史志,均可读到西苑在洛阳的记载。

  今天我们谈论洛阳牡丹,的确不妨追溯洛阳园林,并且不能不提及历史上著名的浪子皇帝隋炀帝。

  那是在公元605年,刚继位便决定迁都洛阳的隋炀帝诏令著名巧匠宇文恺营建东京(洛阳),每月被迫服役的劳动力多达200万人。周二百里,在洛阳西面建造的西苑,就是在当时完工的。西苑内有“海”,周十余里。海中造有三座神山,高出水面百余尺。海的北面辟有龙鳞渠,沿渠建造了十六院,每院住一位四品夫人主院事。秋冬万木萧疏,为了营造春天气息,讨好炀帝,十六院竟不惜叫人剪彩绫做成花叶,缀挂在干枯的树上,稍一变旧便予以更新。想尽各种享乐的方法,十六院招引隋炀帝到来,他喜欢在月夜里带着骑马的宫女数千人,在马上演奏着《清夜游曲》到西苑游玩。同时,炀帝诏令天下为西苑进贡花卉,易州进贡的20箱牡丹,就是这么样引进洛阳的。

  在炀帝的影响下,皇帝国戚和官宦人家,也纷纷营造园林,使栽种培育牡丹之风在洛阳盛行,并渐渐传入民间。后来还时兴相约到某家赏牡丹集会,称其为“赴花会”,这便是洛阳牡丹花会的雏形,这种风气促进了洛阳种花业的发展,使栽培牡丹能收层出不穷,连外地花农也云集洛阳,使洛阳牡丹一时大盛。

  到了唐代,洛阳牡丹遍及民间,很多地方都设有花市。那些达官贵人为了炫耀,到处寻购各种异品牡丹,使牡丹的价值不断提高,以致使洛阳牡丹落得个“百两金”的别名。据说,当时洛阳曾有一株紫牡丹,高达盈丈,花发千朵;又有一株多色牡丹,花开多达1200多朵;还有花面直径达一尺多的奇品;甚至竟有一枝两头,早上颜色深红,中午变作深碧色,傍晚和入夜又变作深黄色和粉白色,被人们称作“花妖”的异种牡丹。

  北宋盛时的洛阳名园,有数十处,园林中无不遍植牡丹。有一个叫做“天王院花园子”的园林,有牡丹数十万株,至牡丹花开时,“张幕幄,列市肆,管弦其中。城中士女,绝烟火游之。”当时洛阳培植的牡丹品种,已达到200多种。一些善于种牡丹花的洛阳人,纷纷以其高超的花艺名世。如一位名叫宋单父的,能使牡丹“变易千种、红白斗色”,被人们尊称为花师,就连唐明皇也慕其大名,请他当花王。还有一个著名花工叫门院子的,专门嫁接牡丹,不但嫁接一棵活一棵,而且可以随便在任何砖木上嫁接,嫁接不开花不收钱。

  以洛阳牡丹为代表的牡丹花被誉作“盛甲天下”、“天下第一”、“国色天香”、“花中之王”,并被视作“富贵”的象征,始于唐宋年代。

  时至今日,洛阳牡丹已载誉于世界。单单是初步一次性通过由中国花卉协会和有关园艺专家组成的牡丹新品种鉴定组成的鉴定和命名的新品种,便达43个。特别是以洛阳牡丹品种为主与日本的一些品种杂交形成的“红绫艳”、“洛神”、“赤阳”等,花色艳丽明亮,花开时间有早午晚之分,有红紫黑蓝等十多种色彩,尤为人们喜爱。由科技工作者培育出来的四季牡丹,则一改牡丹一年一开花的习性,一年中可多次花开,弥补了外地游客若非在花季来洛,便无法一睹牡丹芳姿的遗憾。

  

个人简介
20多年的新闻职业生涯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演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