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尽劫灰春色在

张演生 原创 | 2011-08-25 18:2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凭吊花园口 

  除尽劫灰春色在

  ——中原履痕之三

  

  花园口位于郑州市北部十几公里处,如果不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队在这里上演了一出炸开黄河大堤,试图水淹日军的闹剧,这个平凡的地方,也许不会有今天这种扣人心弦的魅力。

  我们是怀着凭吊花园口的悲壮心情来到这里的。或许正是由于这种心理因素造成的极大反差使然,跃入我们眼帘的今日花园口,给我们留下了极其鲜明的印象:一条四车道的宽阔公路,沿着巍巍黄河大堤蜿蜒东去。路树依依,绿意盎然。柳絮飞舞,麦苗嬉春。正对着花园口决堤处的一片开阔田野,欣欣然开满金黄色的油菜花,仿佛为花园口铺上了一块硕大无朋的金色云锦。紧挨着油菜花地栽种着两排树冠成圆锥形的翠柏,酷似一枝枝巨笔,插在黄河岸边,正在描绘一幅饱蘸春意的花园口彩墨画。

  千百年来桀骜不驯的黄河水,滔滔向东流去,显得静谧安详,给人们一种祥和大度的英姿,而将它的神秘隐去。

  然而,在今日的春日里、春花中被人视为甘泉的滔滔不息黄河水,在70多年前的花园口,却曾由历史酿成了一场悲剧——

  且看记载着当年花园口炸开黄河大堤的历程及其背景的一篇报道:

  “1938年6月9日,上午9时许,国军新八师蒋在珍部在花园口炸开黄河大堤。

  日军攻占徐州后,集合南北两路兵力,准备夺取中原。本月1日,蒋介石在武汉召开最高军事会议,秘密决定炸开黄河大堤,阻止日军西进。4日,国军奉命在中牟县境赵口掘堤,原定当天午夜放水,不料掘了三天三夜仍水流不畅,而日军已于5日攻占开封,逼近郑州。7日,新八师改在郑州以北的花园口掘堤。

  黄河决堤后,守军怕决口太小,又用两门平射炮轰射,将决口扩至370米,导致黄河改道,河水淹没了郑县、中牟等17个县,水头冲越陇西线并泛滥到安徽境内,沿贾鲁河夺淮而下。数十万人成水中浮尸,140万灾民无家可归。日军损失约2个师团。

  11日,蒋介石命令新八师伪造一个日机轰炸使黄河决口的现场,并在外国记者面前用高粱秸等物抢堵缺口。6月16日,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电告蒋介石,黄河决口后,日军仍继续推进。”

  可以想象,在花园口被炸开的黄河大堤缺口之间,有如无数巨龙扭在一起奔腾咆哮而下的黄河水,当它逞着汹涌澎湃的泼劲奔驰到平原上的时候,一泻千里,会发出多大的脾气,会给老百姓带来多少灾难。事实上我们在花园口现场纪念碑上读到的中国百姓受损失情况与上文记载大相径庭:水淹面积2900平方公里,波及河南、安徽、江苏40余县,灾民达600余万!河水泛滥形成黄泛区,直至1947年3月将决口堵复,河水方才复回故道。

  你看,落后便要挨打。为避免挨打而置万千生灵于不顾,这是多么短视、多么荒唐、多么可怕的决策!不是亲自到花园口,亲眼从今日景物的残痕中,沉吟视听,感慨唏嘘,的确很难领会那“悲剧“二字的深邃的历史内涵。

  触物兴怀,取作历史鉴戒,是有深刻意义的。

  今天在花园口,最引人注目的景物,是两尊寓意“太平有象”的巨象石雕造像。象,力大魁武,性灵柔顺,又谐“祥”之音,因此在我国传统习俗中象代表了吉祥,象征天下太平,同时又寓意和平、美好和幸福。登临送目,解放后在花园口修建的引黄灌溉渠,长达638公里,正在为当年的黄泛区源源送出甘泉。远处为白烟银雾所笼罩的全国最长的黄河公路桥,车水马龙,一派繁忙,展现着今日花园口的勃勃生机。

个人简介
20多年的新闻职业生涯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演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