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襄桥感事

张演生 原创 | 2011-08-31 17:25 | 收藏 | 投票

  济襄桥感事

  

  故乡揭西县城河婆镇里的济襄桥,最近拟举行重建竣工落成仪式,邀请我出席,遗憾的是最近手头功夫很忙,而且全都是“急件”,实在挤不出时间回去,只能向乡亲们说声对不起。重建理事会给我发来一份《传承大爱,盛德流芳——揭西县河婆济襄桥重建竣工》的新闻稿,嘱我在媒体上发发。这是义不容辞的事,我答应了。

  记得此前理事会要我写首诗词,写写济襄桥,我也答应了,由于感触良多且感情很深,基本上是一气呵成,诗词题名叫《济襄桥感事》,诗云:“济襄桥跨市街过,江月高低叹蹉跎。如此声闻千里境,惟其名盛万人和。岸花长伴乡贤忆,狼烟徙倚奈若何?但见滢滢河邑水,年年不改旧时波。”

  对于济襄桥,委实寄托了我太多太多的感情。还记得小的时候,走在这座两旁建有高高围栏的桥上,总是喜欢透过一个个格子,观看桥下的风景,桥下一江清凌凌的河水,缓缓向东流,那种含情脉脉,温柔舒缓的情调,最是可爱、浪漫,令人生发不尽的遐想。

  济襄桥多少年来一直就是我们河婆人的骄傲,特别是溪角人的骄傲。这座横跨横江河上的桥梁,是在1928年开始建造,足足花费了四年功夫才建成的。其时济襄桥下的横江河新埠潭,水深流急,不时有游泳者溺毙事件发生。新埠潭原架有一木板桥,但水涨时仍须撑渡来往。就是枯水期间,那木板桥也是不好过的,当时住在河婆镇的美国传教士姚牧师的夫人,每次过桥都是爬着过的,要不就是雇人背着颤巍巍过河。1927年夏季暴雨,山洪暴发,渡船打翻,淹死了六人。

  1927年底,为彻底解决河婆镇两岸百姓渡河之苦,让数万人安渡横江河,溪角村济襄公裔孙下决心出钱出力,建造一座水泥桥,横架新埠潭面上,此桥设计由土工程师张粒民负责,此君可谓绝项聪明,没有读过工程桥梁学,却能设计桥梁,堪称奇才。设计方案出来后,广泛征求意见,最终还专门呈请上海、广州大学的专家背书认可。

  1 9 2 8年春,济襄桥工程正式开工,这真是广东建桥史上艰苦卓绝的施工,桥墩采用的是沉井法,由于当时无抽水机,也无电,全靠人工潜水掏沙。建造方遂雇用习水性的当地名叫水鬼、汤蛏、牛形、文富,传彦、黄裳、森条、痢痢通、李应春等渔民,给他们高工钱潜水挖泥。先是每人每天白银1元,后来,挖深了,水压大,潜入太深流鼻血,有几人不胜任,遂改为计件工资,挖起每桶泥沙给1元.最终仍能坚持工作至最后的仅李应春一人。建桥用的水泥是进口的“红毛灰”(今之“水泥”,“红毛”是对洋人的蔑称),用橄榄形的大木桶装,每桶3 0 0磅,从汕头水运到河婆,四个人才能从船中扛起—桶。混凝土用的砾石由溪角村民到河滩去拾取,用铁锤敲细,老少村民仅1200余口的溪角村,每天上河滩锤砾石者有几百人。

  后来,建桥的经费有困难,便把祖尝田卖去一部分筹资。就这样,溪角全村群策群力,艰苦奋斗四年终而建成此桥。建成后的济襄桥,是座钢筋水泥下承式平桥,长9 0米,宽4.6米,高11米(至栏杆顶为l 3.8米),二墩三孔,孔径22.5至2 3米不等,桥墩是双筒式大圆柱,双筒的下段稍大,中段较小,直径近2米,上段两柱连接成椭圆形整体,柱筒厚2 0厘米,布以1 2厘米钢筋网,柱基深插河底8.4米,直至砾石层。柱底打入松木桩,柱筒中饱填以混凝土和大块石头.东西两端的桥台柱同样深入河底硬土层,并加筑混凝土护岸,两岸的护岸建筑总长150米,岸脚也打入成排的松木桩。

  值得强调的是,这些基础工程建成后,让它经受一年几次洪水冲击的考验,结果发现桥墩有些微的倾斜,乃潜挖使正,为了挡住激流,还在东柱下侧加护脚.次年枯水期才建两列直大梁,桥下潭水深4-5米,建梁搭支架用了大量的木料。主梁布钢筋采用最大号的竹节形四方钢条,除长筒笼式钢筋外.另加两列连环钢筋,以气焊铆固。主梁坚固后,先建粗大的栏杆,栏杆高2.8米,用粗大的钢筋混凝土栏杆斜交成网络状,下栏密,上栏疏,栏杆上面和中部有粗大的水平目贡,与栏下的主梁构成三横贡的网格栏杆框架,这样,主梁的厚度实际扩大到栏杆上面,厚达3.5米。栏杆建成后,才在下面两列主梁间建薄板形的横梁。每跨2 0道,最后才在横、直梁上建10厘米厚的桥面,内布6毫米的钢筋。此桥就靠两侧高大的栏杆承担负荷,桥台栏杆略作八字形岔开。桥栏外的桥墩上塑有狮象浮雕。这种精工细作和考虑的周至,令当今的豆腐渣工程无地自容。

  济襄桥的“义建”赢得各界广泛关注,更赢得民国闻人声声嘉许,国民政府监察院长、著名书法家于右任为此桥题写桥名;东西桥头各一对联,东边“群伦资利济,终古镇怀襄”乃当时暨南大学校长郑洪年所撰;西边“济人登彼岸,襄事福榕江”为原广东佛教协会会长、近代名僧铁禅和尚所作。

  1 9 3 2年农历二月二十一日,举行济襄桥落成庆功大典,演戏二天三夜,热闹非凡。在当时,济襄桥规模之大,在粤东居首(梅县梅江桥还在后建)。广州报纸亦作新闻刊登,揭阳县县长谢鹤年特颁“乐善可嘉”匾额予以表彰。之所以把此桥命名作“济襄桥”,是为了纪念溪角名人张济襄。此公生平为人正直,宅心仁厚,乐善好施,生前留下部分田产、店铺,其租金收入主要用于公益,并将此项经费称作“济襄公偿”,此次建桥的资金18000元大洋,便是从“济襄公偿”中支付。  

  济襄桥建成后,交通量常占河婆镇来往人流的一半。济襄桥自建成至今,已经受几百次洪水的冲击,其中三次特大洪水,狂涛横扫桥面.而桥安然无恙,稳如泰山。只是轿上雅饰,狮象、桥名、对联等,在文化革命中被毁。

  试图整个儿摧毁济襄桥的是日本鬼子。抗日战争期间,济襄桥曾遭侵华日寇飞机轰炸,中段桥面被炸约1米直径的窟窿,大桥岿然屹立,同时也留下了日本鬼子残暴无良的印迹。

  80多年来,济襄桥不仅是一座惠及民众的大桥,更是一座连通乡亲心灵的桥梁。它是揭西县城代表性建筑之一,为河婆镇从一个山区小镇发展成为近二十万人的美丽县城作了见证。

  2008年7月8日,原济襄桥终因建造年代久远,河床下切等原因,在特大山洪暴发冲击下,倾斜下陷,变为危桥。为修复此桥,中共揭西县委、县人民政府高度重视,2009年9月成立“河婆济襄桥重建筹备组”,济襄公裔孙筹集数百万元建桥资金,于2010年9月28日动工重建。

  新济襄桥基本保持原桥风貌,为适应时代发展,桥面宽度扩至7.65米。经济襄桥重建筹备组全体同仁与承建工程单位团结合作,坚持质量第一、保证安全、控制成本的原则,共筑精品工程。为彰显善行,激励后人,在东桥头特建一座“济襄亭”,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特为济襄亭题名。另外,由28个姓氏的群众捐款重修的桥西路亦已通行。当地政府领导高度赞扬溪角村海内外乡亲及企业家秉承先辈“乐善好施、热心公益”的优良传统,为家乡的经济建设和文化强县所作的贡献,并希望这朵传承大爱、盛德流芳的文明之花开遍全县每一片热土。

  今日之济襄桥,以其特异的建筑,成为古镇鲜明的标志;同时也以其动人的英姿和丰富的历史内蕴,吸引着千百游人。时人有《襄桥夜月》赞曰:“虹桥飞渡横江河,桥下流水闪金波。月夜凭栏情似海,济人襄善乐如何。”

  济襄桥是故乡的骄傲。

个人简介
20多年的新闻职业生涯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演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