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压榨下劳务工的凄惨命运

王贵成 原创 | 2012-08-08 07:4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国企 命运 劳务工 
工人阶级是我们社会主义中国的领导阶级,这点尽人皆知。可是,工人阶级里却有不少底层人物过着被压迫的生活,恐怕一般人就未必知道了。且不说上世纪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不管是否必需一刀切式的下岗风潮,曾造成千百万失业工人陷入凄惨屈辱的生活困境;单说新世纪的今天,在各大国有企业如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以及国有银行里,竟然数十年如一日地存在着正式工和劳务派遣工(简称劳务工)的差别,劳务工被困在同工不同酬的阴森大网里,过的是暗无天日不见光明的辛酸生活,在大力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这令人发指的事情还在发生着,究竟是为什么啊?
在这儿,我仅以联通为例,说一下劳务工的凄惨命运。
由于劳动合同法第六十六条有这样一个规定,“劳务派遣一般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不少人据此以为劳务工们不过是一些低素质、没文化之人的集合,其实这些人犯了想当然的错误。在各地联通公司,很多劳务工已经成为公司的业务骨干,有些在技术性岗位上工作的劳务工,“手底下管着四五百万元的设备”。一次,中国联通总经理到河北省分公司视察,负责汇报相关工作的,居然是一名劳务工。
事实上,正式工与劳务工从素质上根本分不出高低,这从二者的来源上就可看出来。按国家相关用工体制规定,县市分公司正式工的产生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邮电学校毕业分配;二是子女接班;三是军人退伍转业安置;四是通过关系进入。以河北某县联通为例,现在实际在岗的37名正式工中,有5人为大中专学校毕业,有11人为父母退休后子女接班,此部分人第一学历最高为高中,部分为初中未毕业,尚未成年更改年龄接班;8人为军人转业安置;其余人员大部分为父母担任过领导职务,因个人关系安置。在所有正式工中,有18人的父母曾在本企业任职(不包括以上的其余人员)。
再看劳务工,这个县联通除正式工以外还有104个劳务工,全部为企业通过考试招聘的人员(也不乏个别通过关系进入的),其中,第一学历为正规大中专院校毕业的有29人(第一学历为本科毕业有2人,第一学历为专科的有11人,中专为16人),其余为高中或初中毕业(一线维护人员学历较低)。更奇怪的是,自2002200910月,这个县联通(以前为网通)只进了四个正式工,其中一个是军人转业安置,一个是邮电中专毕业,以上两人都是通过关系成为正式工,另有两个为外县调入。
我终于明白了,垄断企业所谓的正式工,不过是一窝关系户而已,背后是看不见的腐败巨手在作祟。如果你有权有钱有腐败的关系网,你就能成为人上人的正式工,否则,只能成为劳务工,受苦受累还得受人歧视。
有比较才有鉴别,有正义感的人们还是先看看劳务工与正式工存在的那些触目惊心的差别吧。
一、工资奖金方面相差悬殊。在岗位相同、业绩相同的情况下,与正式工相比,劳务工的工资待遇差别最少是一半,多则三四倍。如一个担任支局长的劳务工,在年龄、业绩基本相同的情况下,与一个正式工支局长相比,其月工资数仅为正式工支局长的29%(劳务派遣发放1500左右,正式工发放4800左右)。正式工还有金额不低的年终奖、季度奖等等,而劳务工是一分钱也得不上的。这种差别还将直接影响到退休以后的收入。
二、福利待遇方面也有惊人的差别。
1、劳动保险。正式工劳动保险为三险一金(养老、失业、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而且还有补充医疗保险,每年可根据年龄报销300-500元左右的门诊医疗费用。而劳务工呢,即便参加工作十几二十年,也一直未享受任何劳动保险,只是自2003年网通成立后因企业用工制度改革,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划分到劳动服务公司,才开始交纳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20098月左右开始交纳医疗保险,但没有住房公积金,不享受补充医疗。
2、经济补偿。正式工死亡后,享受安葬费、抚恤金等,而劳务工辞职、死亡或被辞退,没有任何补偿。山西翼城县联通公司的员工秦伟就是一例,秦伟在翼城县联通公司工作十七年了, 2008517(星期天)下午430分左右,他在翼城县绛源路农贸市场修理电话时从2楼顶掉下来,最后抢救无效而死亡。这是典型的因公死亡,所以山西安业(劳务派遣公司)、翼城联通与秦伟的家属签了一次性赔付协议:一次性赔付死者家属28万元,之后网通公司再给一定的补偿(具体数额未谈)并安置家属到联通公司上班,且先支付了6万元让家属安葬人。可是等到埋葬了死者,赔付协议却被单方无情地撕毁了,一年多来,劳务公司和联通就踢起了皮球(翼城联通说秦伟没有养老保险,是山西安业的人,山西安业说人是死在联通公司的工作现场),都不再管赔偿的事了。(节自liujunxia1977417秦伟妻子的博客
3、其他福利。如体检及取暖费,正式工每年享受公司组织的职工体检,每年发放两千元以上(县分公司为2400元,省市可能更多)取暖费,多年来,劳务工没有享受过一次职工体检,没有发放过一次取暖费。另外,正式工还有“烤火费”、“防暑降温费”、饭补、车补等多项补贴,就连话费补贴也远高出劳务工两倍多。春节前公司发放购物卡,正式工2000元,劳务工只有300元。最可气的是“三八妇女节”,女正式工有购物卡,而女劳务工什么都没有。
  三、没有被选举权,连工会也不能加入。因为不是与联通公司签定劳动合同,联通公司不承认原本在本企业工作多年的劳务工属于自己公司的员工,劳务工不能加入工会,不能被选项为职工代表。
四、职业前景暗淡,岗位空间上升有限。劳务工最高可担任部门负责人,但绝不可能进入领导班子。这是在县级分公司,因正式工中人才缺乏,部分能力突出的劳务工才进入中层岗位,即可以担任支局长和部门负责人,但在省市级分公司,劳务工进入中层的几乎完全没有。在一些内部招聘中,也明确规定只有合同制用工(正式工)才可以参加竞聘。
这就是作为大型国企的中国联通里存在的同工不同酬的事实,这和教育行业大量存在的代课教师有什么两样吗?
当然,这种不合理、不公平的劳动用工和分配制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里是找不到的,这部大法的第六十三条明确规定:被派遣劳动者享有与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同工同酬的权利。用工单位无同类岗位劳动者的,参照用工单位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岗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确定。劳动法从理论上看是完美的,但这种完美根本敌不过垄断国企领导的聪明对策。尽管劳务工是垄断国企通过向社会发布招聘信息,自己组织考试、面试招聘来的,并非从劳动服务公司招聘的,但为了规避劳动风险,或者上市企业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就人为地把非固定用工外包到劳动服务公司,采用隐瞒和欺压的方式,让这部分职工与劳动服务公司签定合同,不承认职工与原本工作多年的企业存在劳动关系,这样,职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被派遣到企业工作的劳务派遣用工。就是知道了,又能怎么办呢?面对赤裸裸的“被派遣”,迫于就业形势的压力,作为弱势群体的劳务工也不敢反抗。既然你们劳务工的工作关系不在我垄断国企,那么就不用给你们和正式工一样的待遇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更绝的是,劳动法明明规定,劳动者在该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的,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可垄断国企就是有办法不让你干够十年成为正式工,也就是说在第九年内他们就会把劳务工退还到劳务派遣公司。就这样,劳务工永远是临时工,永远与作为用工单位的垄断国企没有劳动合同关系,劳务工被欺凌被侮辱的命运从此难以改变。垄断国企的老板们就可以利用压榨劳务工得来的巨额利润为所欲为,而不用承担一丝良心上的谴责。
由于存在这种明显带有剥削压迫性质的用工体制,目前在我国大型垄断国企中,劳务工已占到相当大的比重。这个比例从上到下逐渐加大,在省或集团级公司中,因工作性质的不同,正式工的比例和学历可能较高,但在市或县一级公司中,劳务工占据主体。以河北联通为例,劳务工占全省职工的比例大约是50.9%2009年河北联通共有在岗员工39606人,其中合同制员工(正式工)19428人,劳务用工20178人。但在一个县市级分公司,劳务用工即劳务派遣大约占到75%左右,劳务工已分布在各个岗位,成为企业发展的主体力量,甚至有的因个人能力突出已晋升至中层领导的位置。
  难道这种情况国企领导们不知道吗?领导们当然知道了,部分企业领导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2009年河北联通开展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在征求意见的稿件里最后提出:劳动用工和收入分配需要进一步规范和完善。多种用工制度和分配制度并存,同工不同酬现象严重,薪酬的激励约束作用还没有完全到位。这些都使队伍的稳定性和员工的积极性受到一定影响。
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各级领导,尤其是市级以上的企业领导层,顶多在文件和讲话中作一个美丽的承诺,什么“要向一线倾斜”啦,“县级分公司要同工同酬”啦,可惜,“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颗月亮”,任何缓解矛盾的丁点措施,都未见采取过。
尽管劳务工对这种惨无人道的用工制度极为反感,但为了能养家糊口,大多数劳务工选择了忍受和沉默,选择了缺乏尊严的生活。因为如果不满,除了辞职以外别无他法,除了部分优秀的劳务工通过考公务员或者跳槽离开外,大多数人留了下来,留下来在年复一年中继续忍受屈辱和压迫。当然了,人们可以通过网络发泄自己的愤怒和不满,河北联通的一个内部网站有个“交流园地”栏目,大部分帖子是劳务工谴责同工不同酬和遭受的歧视,其中有一个员工以一首367行的长诗,控诉这种无情和不公,但从未有公司领导正面给予解释和答复。领导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们一生气,后果就严重了, 20099月,索性就把这个可以匿名发帖的“交流园地”关闭了。这下,领导们的耳根就清净多了。
同样作为社会主义中国的劳动者,同样作为企业职工,劳务工付出了比正式工还多的劳动和心血,却只能成为垄断国企廉价的工作机器,被最大限度的榨取剩余价值,个人权益遭到极其野蛮的侵害,个人感情受到无端的侮辱伤害。在举国上下大举和谐之旗的今日,这种公然破坏和谐的罪恶为什么还能大行其道呢?
在依法治国日渐深入人心的时下中国,这个事关千万普通劳动者同工同酬的问题却长期解决不了,没有部门过问,没有部门监管,真不知道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还要被侵害到何时才是一个尽头!而作为一个国家大法的《劳动法》规定的再详尽再合理,除了成为聋子的耳朵——摆设,起点点缀作用外,到底还能给劳动者提供什么保护带来什么福音啊?!
 
注:参考资料来源:
①《法制网》石家庄2009331日电
②《天涯杂谈》2009331日《关于联通公司同工不同酬问题的调查》,作者gezheyan
个人简介
喜欢研究历史,谈论教育,评点天下小事,多写杂文、随笔,主要发表在《杂文报》、《书屋》、《文史天地》、《山西文学》、《搜狐》等十几家报刊网站。曾获2007年搜狐教育博客群年度人物,2008年搜狐教育十大名博等荣誉。现为…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