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作家阿来谈文化产品的问题

田庆林 原创 | 2013-03-12 22:0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问题 文化 阿来 

 

    “我们现在去了解古代经济社会状况、人们的生活状态靠什么,除了古人编撰的历史外,更多靠的是传承下来的文学、艺术作品。试想一下,几百年后,我们能为后人的博物馆里放些什么?难道只有情战、官战、商战的小说吗?”

    作为一位著名作家,阿来赋予作品一层异域魔幻色彩。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在谈起现代的文学状态时,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阿来说,近年来,文化体制改革分了两个路径,就是把文化事业和产业分开。改革后,文化产业方面的确收到了很好的经济效果。但是不少企业片面追求经济利益,放弃了许多文化产品应坚持的东西。

    “这个过程中我是得利的,但不能凭个人的小利益来判断大的文化环境的好坏。”他说。

    在阿来看来,判断文化产品的好坏,不能只有商业判断,更应该有审美的标准、道德的标准。“文化产品应该对公众有引领作用,而不是完全被市场 需求牵着走,否则,这样的产品对塑造中国人的品格,对中国人内心世界的建设能有什么意义?”说这话时,阿来的语调仍然温和平静,但却掩饰不住心里的忧虑。

    作为一名藏族作家,54岁的阿来出版过《尘埃落定》等令人耳熟能详的作品。人们对他文学作品的评价,多是“有丰厚的藏族文化意蕴”,语言“轻巧而富有魅力”、“充满灵动的诗意”。

    2000年,阿来凭借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荣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在文学造诣上登上一座高峰的同时,阿来在文学的商业运作上也取得成功。

    “你现在去书店里看看,最畅销的书是什么?无非是描写情战、官战、商战的书,讲的都是如何勾心斗角,宣扬的是人性中最黑暗的一面。为了赚钱,一味迎合而不是引导社会趣味。”谈到此,阿来不无忧虑。

    其实,阿来的反思也是现在很多学者所担心的,因为文化本身不仅是文化问题,还关系到社会道德问题。

    “文化其实是全民的事情。国际上有一种说法——一个国家除了经济、军事安全,还有一个文化安全。虽然历经几千年风雨,中国之所以还是中国,存在的根基就是文化。”

    作为全民中的一员,阿来也在反思自己。“我们文化人,也要经常提醒自己,自己就是文化的生产者提供者,要有自律。”他觉得,国家应该有一种文化大战略,把好文化品质的关,艺术品质的关,也要把好对历史、对现实负责的关。

    江泽民同志指出在1994年1月24日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 ,文化体制的改革和发展务必要紧紧围绕这些方面,不能饮鸩止渴。

个人简介
关注农业,聚焦经济,关注民生,聚焦发展。 稿件交流: tianqinglin18@sohu.com; tianqinglin@126.com; tianqinglin518@163.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