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终结,“帝二代”的末日之一

李文武 原创 | 2021-04-04 13:1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历史 

 

秦始皇兼并天下后,认为自己德兼三皇,功过五帝。三皇一般是指燧人、伏羲、神农这三位中华民族祖先。五帝是中国原始部落的领袖,指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这五帝。秦始皇统一了中国,自认为很了不起,于是更改自己的称号为“皇帝”,他发布的命令,命称为“制”,令称为“诏”,自己称自己为“联”。他讲:“我为始皇帝,我的子孙后代,称二世,三世,乃至于万世,传之无穷尽。”可惜的是,这位雄心勃勃的第一个皇帝,皇朝传到二世就灭亡了,根本就没有万世,可见命运跟秦始皇开了一个大大玩笑。秦始皇有个毛病,不允许有人非议他,讥笑讽刺他。他比较信任的侯生、卢生两位学者在背后讥讽他、非议他。这两位学者怕秦始皇报复他们,于是开始了逃亡之路。他们俩讲秦始皇坏话后,旁边有人听到后,向秦始皇告密。秦始皇听说了,大怒,并且说:“卢生等人,我尊重他们,还赏赐丰厚,给予他们的待遇也优厚。想不到他们忘恩负义,竟敢侮辱诽谤我!这些学者在咸阳的,我派人调查审讯他们,治他们妖言惑众罪行。”于是派御史官员查办此案。一些读书人受不了苦刑,又怕连累家人,都检举揭发他人。这样做,使更多的读书人受到了牵连。秦始皇把其中讲他坏话的四百六十多人,都在咸阳城外坑杀,使天下知道这个事情,以惩前毖后。其他的受牵连的人都发配边疆做苦役,或者做守军。所以,李斯焚书,始皇坑儒,历史上“焚书坑儒”的故事,就这样产生的。

 

秦始皇有20多个儿子。长子扶苏向秦始皇进谏言说:“这些读书人都是孔子的弟子门生,是儒家学派的后继者,皇上对他们都用重刑罪之,我怕天下不安,会动摇秦国的统治。”秦始皇比较重法家,而轻儒家。现在儒家学派这些读书人,竟敢藐视他的权威,说他的坏话,因此,他非常痛恨这些人。对于长子扶苏为儒家说话,感到非常愤怒,于是让扶苏作为监军在上郡监督蒙恬的军队,故意向外委派扶苏,借以疏远这个儿子,以示惩罚。秦始皇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巡游。这年冬天10月,秦始皇按照常例巡游。左丞相李斯陪同他一起出巡,右丞相冯去疾留守咸阳,处理国家事务。秦始皇最喜欢小儿子胡亥,胡亥为了讨父亲喜欢,再者待在咸阳皇城比较闷,就跟秦始皇说,想要跟着父亲一起巡游,解闷散散心。秦始皇同意了小儿子胡亥这一请求。

 

秦始皇这一行于11月,到达云梦这个地方。在九疑山遥祭“五帝”之一的舜帝。然后,又乘船,他们的巡游路线是从藉柯到丹阳,到钱塘,临浙江。然后向西走420里,从一个峽谷中渡过。到了会稽,祭祀大禹,观望南海,立石歌颂自己的德行,又还。经过吴地,又乘船,到了海上,经过琅邪、之罘这两个地方。秦始皇的船队在海中航行时碰到巨鱼,命令士兵射杀它。海上的巨鱼,一般情况是鲸鱼、海豚、海牛、鲨鱼、鳄鱼。秦始皇要属下射杀的,很有可能是其中的鱼之一。然后,巡游到海西,到达平原津这个地方,秦始皇是乐极生悲,染上了疾病。他贵为至尊,想要永生,并且永久地享受现在的一切。不然,他也不会到处求仙问药。但生老病死,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平等的。秦始皇非常害怕听到“死”这个字。群臣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不敢提半个“死”字。由于那时的医学技术水平比较低下,一没有高水平的医生,二没有很有功效的药品,秦始皇的病情渐渐严重了。他自我感觉命不长了,命令中车府令兼行符玺令事的太监官员赵高写诏书给长子扶苏:“与丧,会咸阳而葬。”召扶苏在咸阳主持他的丧葬。当时的社会,皇位继承权是“嫡长子继承制”。嫡是指皇后所生子。长子是指年纪大的儿子。“嫡长子继承制”可理解为由皇后所生的第一个儿子继承皇帝位。如果皇后所生长子过世,那么就是由皇后所生其他儿子继承。如果皇后没有子嗣,那么就是其他嫔妃所生子中挑选年纪最长的,做为皇位继承人。虽然,这道诏书,没有明说是由长子扶苏继承皇帝位。但是,主持皇帝的丧葬是皇位继承人所做的事情。一般的皇子,是不够资格主持皇帝的丧葬的。秦始皇在位时没立太子,但是现在诏书安排由长子扶苏来主持他的丧葬,也是暗示由长子扶苏来继承他的皇位。虽说秦始皇比较宠爱小儿子胡亥,而大儿子扶苏跟自己政见经常不同,但是扶苏有品德与能力,为了秦国的万世江山,秦始皇深思熟虑,只有传位给长子扶苏,才能稳固秦国江山。秦始皇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信任的太监赵高,却使他的辛辛苦苦统一天下的秦国,没有传到万世,传到二世就灭亡了。如果秦始皇,把诏书搞好后,直接交给左丞相李斯,或者其他亲信大臣,或者把诏书早点传递到长子扶苏那里,秦国也不会如此短命。当时,诏书由赵高按秦始皇的意思写好,盖上皇帝的玺印,并且封好了,在赵高处,没有交付使者执行。从他们去年10月离开咸阳宫出行,到今年7月,已经在地方巡游了9个多月。秦始皇在这个秋天里驾崩。一般人死亡叫去世、仙逝,皇帝去世叫驾崩。皇帝死亡地点是沙丘平台,这个地点是现在的河北省邢台市广宗县大平台村这个地方。秦始皇死的这个地方,离秦国首都咸阳有800多公里距离。左丞相李斯考虑到秦始皇在外面驾崩,害怕诸皇子与皇亲贵戚争继承权而使秦国大乱,害怕天下有人听到这个消息,反叛秦国,于是李斯命令秘不发丧,封锁秦始皇驾崩的消息,棺载輼凉车中,由秦始皇宠信的太监们陪乘。为了把这场“皇帝还活着的”的戏演下去,不但呈上食物,百官奏事跟以前一样。有太监演员总是从车中同意官员向秦始皇奏事。在总导演李斯的安排下,秦始皇似乎活得好好的。如果在现代社会,李斯等人可以获得奥斯卡导演奖,那几个太监们可以获奥斯卡最佳演员奖。对于秦始皇的死讯,知道真相的只有左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皇子胡亥,及秦始皇宠信的太监五六个人知道。

 

刚开始,秦始皇很尊重与宠爱蒙氏家族成员,非常信任。蒙恬在外为将军,统帅着30万大军,防御着匈奴侵犯。蒙恬的军职是将军,官职是内史。内史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委书记兼市长。他的弟弟蒙毅官职是上卿。蒙氏两兄弟深得秦始皇喜爱与信赖。蒙恬担任外事,蒙毅常为内谋。当时号称这两兄弟是“忠信”,其他诸将都不敢与蒙氏兄弟争宠。中车府令赵高,本是秦国宗室远亲,天生生殖器官萎缩,不能勃起。秦始皇听说赵高有强力,并且精通刑狱之法,委任他为中车府令,管理皇家车辆。还要赵高教皇子胡亥学习如何判决狱讼。也就是秦始皇精心安排,想让长子扶苏当皇帝,让小儿子胡亥成为秦朝管理司法大权的官员。胡亥很喜欢老师赵高。赵高犯罪,秦始皇安排蒙毅治其的罪。蒙毅按照法律判决,应判赵高死刑。秦始皇干扰司法公正,觉得赵高很会处理事情,还有用,不忍心处死赵高,就赦免了赵高的罪行,并且恢复了赵高的原官职。秦始皇有法不依,留下了赵高这个祸患。而赵高因蒙毅要治自己的死罪,而怀恨在心。如果长子扶苏跟蒙恬关系不好,那么赵高也不会从中作梗。但是长子扶苏跟蒙恬是铁哥们的关系。扶苏继承皇帝位,那么蒙氏兄弟会因跟扶苏的良好人际关系,大受宠信,而青云直上,有可能蒙毅还会借机除掉赵高。赵高怨恨蒙氏兄弟,再加上他跟皇子胡亥关系好,是胡亥的法律课老师,因此,他决定帮胡亥坐上龙椅。

 

赵高暗中扣押着给扶苏的诏书不发,独自对皇子胡亥说:“现在皇帝驾崩了,又没有遗诏指示让其他皇子继承皇位,而独赐长子扶苏诏书。扶苏只要到咸阳,根据这份诏书,就可以立他为皇帝,而你没有尺寸之地,你怎么办?”赵高在挑拨离间两兄弟的关系。胡亥回答说:“本来就是这样的,我听说,英明的君主了解臣子,英明的父亲了解儿子。父亲去世,不封这些皇子们,有什么可说的!”赵高反驳说:“不是这样的,现在天下大权,还有生死存亡在你与我,还有丞相手中,希望你思考清楚。且当别人的臣子与别人当你的臣子,控制别人与被别人控制,岂能相提并论!”胡亥这时良心还未泯灭,反辩道:“废掉兄长,而立弟弟为皇帝,是不义的行为;不奉父亲的诏书命令,而贪生怕死,是不孝的行为;才能浅薄,强因人之功,是不可能的。这三种行为,都是没有道德的行为,天下不会心甘情愿服气的,不但使自己有性命危险,而且国家还会灭亡。”胡亥意识到这样做是谋朝篡位的罪行,还会令国家灭亡。现实的发展,跟胡亥的这段话,不谋而合。证明胡亥认识到事情的危害性与严重性。赵高极力说服胡亥说:“我听说以前商成汤杀掉夏桀王、周武王杀掉商纣王,这两位都是诸侯杀死国王的例子,天下都称赞商成汤与周武王的义举,并不是不忠;卫出公蒯辄杀了其父蒯聩,而卫国载其德,孔子为其著书,并不是不孝。做大事的人不拘小节,盛德不辞让,人的见识不同,百官的功劳也不同,现在你顾忌小节而忘了大事,以后必有灾祸;优柔寡断,犹豫不决,以后必有悔恨;果断而敢作敢为,鬼神都要避你三分,希望你按我说的去做。”胡亥叹声道:“现在皇帝去世没有发丧,丧礼没有结束,这样怎么去求丞相呢?”赵高的言论说服力已经对胡亥起了作用。赵高说道:“现在时间太短了,什么都来不及谋划,我最怕是错失良机。”两个人通过商量谋划,决定把左丞相李斯拉入这趟浑水中。因为李斯在秦朝是比较有谋略、有权势、有影响力的人。如果不拉李斯加入他们这个团伙的话,李斯完全可以按照当时的约定俗成的“嫡长子继承制”,让扶苏名正言顺地成为秦国皇帝。还可以利用蒙恬的军队来镇压赵高等人的叛乱。所以,利用李斯是谋朝篡位成功的关键。

 

赵高对胡亥说:“如果不跟丞相李斯谋划此事,恐怕让你接皇帝位的事情难以成功。我为你去找丞相商量此事。”赵高跟左丞相李斯说:“现在皇帝驾崩了,而且还赐长子扶苏诏书,并以继承人的身份在咸阳主持始皇帝的丧葬,这份诏书未发出去,皇帝去世的消息,除了我们这几个人外,也没有其他人知道。皇帝的遗诏与符玺都在胡亥身上,确定谁成为皇位继承人,在我与你口中。该如何做呢!”李斯回答道:“怎么说这样亡国的言论,这不是做臣子所议论的事情。”赵高感觉李斯不为所动,于是挑拨离间李斯与蒙恬的关系,以利害说服李斯。赵高继续说:“你自己认为才能比得上蒙恬?功勋高得过蒙恬?深谋远虑比得过蒙恬?没有结怨天下百姓比得过蒙恬?与扶苏的关系比得过蒙恬?”赵高这样很反问句很有杀伤力。李斯回答说:“这五个方面我都比不上蒙恬,你又何必这样苛求我呢?”李斯虽说有些心动,但还未被赵高完全说服,还在犹豫不决。赵高继续游说李斯:“我本是内官里的一个打杂跑腿的太监,幸运的是以管理文书的才能而进入秦宫,工作二十多年,从来未见过秦国罢免的丞相与功臣有封赏涉及他们后代的,几乎都被诛杀。皇帝有20多个儿子,你是知道的。长子扶苏刚毅而有武勇,能得下面的拥戴,还很会用人。他即皇帝位,必定会用蒙恬为丞相,你最终不能怀通侯的爵印而返家养老。我受皇帝的命令教习胡亥,授他法律课有几年了。通过观察,他未尝有过失。而且慈仁笃厚、轻财重士,虽说口不是很会说话,但是有内才,尽礼敬士,皇帝其他儿子都没有他这样的品行,可以为皇位继承人。请你设计谋确定此事。”李斯反驳道:“你这是反叛的言论,我奉皇帝的诏书,听天由命,为什么要思虑确定新的皇位继承人?”赵高持续说服他:“安全可以转为危险,危险也可以转为安全。你在安危面前,不早做出决定,如何算得上是圣明的人呢?”李斯说道:“我本是上蔡县里的一个普通老百姓。皇帝把我提拔为丞相,封我为通侯,子孙皆高官厚禄,因此皇帝以个人与国家存亡安危属我,岂能辜负他的恩德?忠臣不因怕死而苟且从事,孝子不因过分操劳而损害健康。做臣子要各守其职、尽忠职守,你不要再多说了,免得让我和你一同犯罪。”李斯油盐不进,赵高当然不会闭嘴的,奸宦不到黄河不死心。赵高说:“我听说圣人懂得识时务为俊杰,看到苗头能预知根本,看到动向能预测到归宿。这世界万事万物都是变化的,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现今天下权力和命运都掌握在胡亥手里。我知道他的志向,也能实现我的志向。更何况从外部制服内部叫逆乱,从下面制服上面叫反叛。秋霜一降花草凋落,冰消雪化万物重生。这是自然规律,你怎么没去思考这些呢?”赵高对李斯步步紧逼,暗示李斯要识时务,跟他们一起搞政变。李斯说道:“我听说,晋献公破坏‘嫡长子继承制度’,晋国三代都不得安宁,陷于混乱;齐桓公两兄弟争夺君主位子,哥哥䅬子纠被杀死;商朝纣王杀死比干,又不听从箕子、微奐的劝谏,致使都城变成废墟,还危及到江山。这三件事情邽是逆天而行,所以落得宗庙没有子孙祭祀。我怎么能参与你们的阴谋呢?”赵高看到威逼不行,改为利诱。赵高说:“上齐心则事业可以长久;内外配合,就不会有差错。你能听进我的意见,就能长保封侯。且能使李氏子孙代代继承爵位。你必定会有王子䱔、赤松子那样的高寿,孔子与墨子那样的智慧。如果你不加入我们,不听我的意见,一定会祸及子孙。你想想该怎么办吧!”李斯贪图富贵,他的哲学是“老鼠哲学”。有环境差住在厕所的老鼠,有环境好住在粮仓的老鼠。李斯这一生只愿意做一只居住在粮仓的老鼠,享受荣华富贵。为了能住在“粮仓”里,保住个人与子孙的富贵,李斯只好与赵高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李最重的是名利富贵,这也是赵高能说服他加盟的地方。秦始皇写给扶苏的遗诏,对胡亥非常不利。但诏书是秦始皇要赵高写的,然后盖上皇帝玺印的,所以,重新伪造皇帝遗诏很容易的。李斯与赵高谋划,由赵高写一份伪诏,内容是立皇子胡亥为太子,反正皇帝玺印由赵高管理着,伪诏盖上玺印就可以以假乱真了。同时,又另写一份伪诏给长子扶苏。伪诏内容批评扶苏不能辟地立功,士兵损失较多,还多次上书诽谤皇帝,日夜怨望不能回咸阳为太子;批评将军蒙恬不能矫正扶苏的过失,并且还与扶苏同谋。伪诏命令扶苏与蒙恬两人赐死,他们所管军队,转由副将王离管理。扶苏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是赵高一手策划的一个惊天大阴谋。愚忠父亲的扶苏接过使者的诏书后,欲自杀。为什么扶苏接到诏书后,急着想要自杀呢?因为扶苏认为自己进谏言得罪了老爸,老爸不喜欢他,所以就误以为父亲要赐死他是真实与可信的,没有起怀疑之心。扶苏并没有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秦始皇虽说对扶苏不跟自己一条心,但是他却想要这个儿子成为秦国的最高统治者。因此,秦始皇安排他去监督蒙恬的30万边防军队。一来可以在边关立军功.增加在国家人民心目中的威信,还可以巩固自己的地位。二来可以与权势熏天的蒙氏兄弟建立良好的君臣关系,对稳固秦国江山是大有裨益的。当他要自杀的时候,蒙恬连忙阻止说:“皇帝在外巡视,并未立太子,使我率领30万大军守卫边关,以防御匈奴。还安排你为监军,这是国家很重大的责任,是皇帝信任我们才让我挑此重担的。现在一个使者来到这里,你能非常肯定这里面没有欺诈?不如,向皇帝求一下情后再死,也不晚。”蒙恬比扶苏精明些,第一他感觉这件事情很蹊跷,不符合常理;第二只要扶苏不死,自己又有30万大军,拥戴扶苏为皇帝,用扶苏的名字举兵,完全可以有机会扳本;第三皇帝信赖他与弟弟蒙毅,没有缘由就这么快翻脸要他的命。赵高派来的使者多次督促要扶苏与蒙恬自杀。扶苏这时已心灰意冷,对蒙恬说:“父赐子死,有什么好求情的!”便立即自杀。蒙恬不肯按伪诏的内容自杀。使者只好安排人把蒙恬逮捕,关押在阳周县监狱。把李斯安排的一名舍人担任护军之职,与王离一起管理军队。使者一行人把处置扶苏与蒙恬的情况向胡亥等人作了汇报。胡亥说他的竞争对手中了计谋自杀,觉得心腹大患已除,还想起用蒙恬,准备命令释放他。蒙毅按照秦始皇的安排为皇帝在山���祷告祈福,乞求神仙为皇帝消灾除病。完成工作任务后,蒙毅又回到秦始皇车队,向皇帝报告情况,但他还不知皇帝已死,也是个被蒙在鼓里的人,更不知道赵高对他一直怀恨在心,侍机报复。胡亥想放蒙恬一马,而赵高却想要蒙毅的命。赵高向胡亥进谗言说:先帝要让你当太子的想法有很长时间了,而蒙毅向皇帝进谏反对此事,不如杀了他。”于是把蒙毅关押在代县监狱。

 

载着秦始皇尸体的车队从井陉县抵达九原。正值夏天炎热,輼凉车上的尸体腐烂发出的尸臭难闻得让人作呕。为了怕其他人发现这个秘密,赵高一行人,假借秦始皇的诏令,命令陪同的官吏载一车鲍鱼,用鲍鱼的腥臭味来掩盖尸臭味。然后,皇家车队从直道一直走到咸阳城,随后公开为秦始皇发丧。有伪诏书,再加上李斯的帮助,胡亥顺理成章地成为秦国皇帝。史称“秦二世”。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作家。研究:历史、经济、管理。

个人简介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顶尖学者。《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的作家。研究领域:历史、经济、管理。
每日关注 更多
李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