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年货

赵峰 原创 | 2021-05-31 08:5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昆明 年货 

 备年货

2021-02-09

今年回老家过年,要准备点年货。其实老家什么都不缺,买点东西只是个意思。另外,还要准备买点特产,返回武汉的时候顺路送给湖南的亲戚。

先去盘龙江边的小村农贸市场买菜籽油。我们前几天来过,有一家卖罗平菜籽油的,品质不错。也是迷信,罗平油菜花全国有名,罗平菜子油就果然好吃吗?只是听起来顺耳而已。老板娘在指导儿子写作业,老板不在。一桶四点五公斤,九十五元,不讲价。我要了六桶,准备到湖南送出去五桶,我自己留一桶。

有人来谈生意,大批量要。老板娘说榨好的不多了,他男人不在家,她又不会榨。买油的汉子坚持,要她叫他男人回来,她说她男人办事去了,回不来;买油人说他明天再来,要她男人把油榨好,老板娘说明天他们就回老家过年去了。

老板娘给我装油的时候,我去逛一家卖散酒的。看铺子的女子说她是广西人,她老公是湖南人,在这边做生意很多年了。她说今年不回家过年了,担心回家要被隔离,从老家回来又被隔离,耽误时间,耽误做生意。她请我尝了尝他们家的酒,有些冲,不是我喜欢的味道。

又去官渡古镇,买官渡粑粑。我不知道给姐姐买点什么东西,只知道她从小就喜欢吃官渡粑粑。古镇大多店铺关门了,冷冷清清的。金刚塔孤零零矗立在广场中央,不像平日那样大群人围着拍照。那家卖官渡粑粑的还在营业,还有人在排队。店铺里五六位男人女人在努力工作着,揉面,成型,上炉烤制。这家店子原来叫做“眼镜粑粑”,因为央视“舌尖上的中国”的报道而成为网红。现在的招牌换成了“眼睛粑粑”,估计是换了老板,原来的眼镜老板退出江湖了。

又去土主庙看看。

进入大门,一株柿子树枝头上挂满鸡蛋大小的柿子,黄澄澄的。叶子全落光,黄色的柿子像花朵一样。边上的一株紫薇树也是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一位着灰色僧袍的师傅在大殿前的高台上挥舞着大扫帚打扫卫生。那动作豪放雄浑,像在表演武术。这个高台,有时候就是武僧们练舞的场地。河南嵩山少林寺收购了位于土主庙一侧的官渡妙湛寺,更名为官渡少林寺。土主庙可能也被租赁,作为官渡少林寺练武的场地。

我留意看了看主殿屋檐下的斗拱。斗拱有四层,层层相摞;两柱之间布满斗拱,密密麻麻,异常精美,又异常繁复。斗拱本来是用来支撑的,将屋顶外挑,以免雨水打湿墙脚。唐代之前,房屋建筑基本上还是用土墙,用斗拱将屋檐外挑主要是为了保护墙基。

斗拱除了有结构功能之外,因为它本身很漂亮,同时也就有美化和装饰的功能。宋朝之后,斗拱的结构功能削弱了,装饰功能增强了。到了清朝,斗拱的装饰功能登峰造极,结构功能则大大下降。官渡土主庙主殿在中国建筑史上可以留下一笔。这座清朝光绪年间重修的建筑,其斗拱的繁复天下无双。可以说,官渡土主庙是中国斗拱结构的一个恶例,它显示了斗拱装饰功能的极限。斗拱本来的功能是承重和平衡。过多的斗拱,因为其本身有重量,就可能对其结构性功能产生负面影响。这就是前些日子网上讨论的“内卷化”。

离开官渡古镇,又去了我家附近的五里多农贸市场。我之前在这里打过两次“陆良老酒”,味道不错,得到我小弟的认同,我准备给他再打十公斤回去。老板不在。给他打电话,说正在外边送酒。他要他家铺子边上卖石林乳饼的小伙子招呼一下。我上次打的五年老包谷酒,标牌价是128元一公斤,实际买价是100元一公斤。卖乳饼的小伙子跟酒老板请示之后,一千块卖了五公斤装的两大桶。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