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定古城(2):从隆兴寺到镇远门

赵峰 原创 | 2021-06-05 19:3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旅游 隆兴寺 正定古城 

 正定古城(2):从隆兴寺到镇远门

2021-05-23

我这次去正定,为的是看隆兴寺的古建筑,主要是摩尼殿。

早上五点醒来,没再睡着,补记昨日日记。想到今天一天奔波可能会很累,想到退房,然后预定隆兴寺附近的酒店,上午参观完隆兴寺,中午到酒店休息,下午再接着游览。又觉得有些麻烦,还是看看他们家的早点好不好再定吧。

七点半下楼吃早点。品种不够多,不过还算有我可以吃的,环境还算卫生。在餐厅忙碌的大姐有条不紊地忙着,对每位来客都表现出客气礼貌的态度。总的来说这家酒店还算不错吧。干净,整洁,服务不错,关键是很安静。于是放弃了退房的想法,中午要是实在太累,就坐DD回来休息吧。

 

八点半到隆兴寺门口。

隆兴寺始建于隋朝(586年),原名龙藏寺;唐朝时更名为龙兴寺,清朝时更名为隆兴寺。隆兴寺保留着全国最完整及艺术成就最高的宋代木构建筑,是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昨天晚上在网上预订了门票,四十四元,比现场购票便宜六元。

从最前面的照壁开始吧。隔着马路,有一面长二十多米的照壁,南北都是素面,中间有琉璃砖拼贴的双龙戏珠图案。这照壁重建于乾隆年间(1780年)。照壁与天王殿之间隔着一条大马路,这是奇怪的设计。估计这马路是后来兴修的,不愿意转弯,就直接分割了寺院。过马路,到天王殿前。隆兴寺很奇怪的一个特点是没有山门,所以被称为“无门寺”。天王殿前面,靠近马路,有三座石桥,桥下无水。正定有“三山不见,九桥不流”的说法。“三山不见”说的是,正定古时候又叫常山,恒山,中山,实际上一座山都见不到;“九桥不流”指的是隆兴寺天王殿前,以及府文庙,县文庙,都有三座石桥,桥下并没有水流。石桥栏杆上有石狮,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过石桥,有石块方形石墩,应该是用来插旗杆的。天王殿前左右两侧,还分别有一尊威武的大石狮,昂着头,咧着嘴,威风凛凛的样子。

天王殿是单檐歇山顶的造型,檐下正面有七朵大斗拱,其中转角斗拱两朵,柱头斗拱五朵。转角斗拱之间及柱头斗拱之间,还分别有三朵补间铺作(清代叫平身科斗拱)。斗拱上的彩绘是清代的风格,蓝色灰色相间,纤细的笔触,细致的描绘。天王殿整体是宋元时期的建筑,顶部毁坏之后,在清朝有过重修,换成了清代的风格。梁思成到隆兴寺考察,三次表达了对天王殿檐下斗拱的不满。第一次说,“一瞥之间,我只见山门(梁思成所说的山门就是天王殿)檐下斗拱结构非常不顺眼。”第二次说,“山门宋式斗拱之间,还夹有清式平身科(补间铺作),想为清代匠人重修时蛇足的增加,可谓极端愚蠢的表现。”第三次又说,“最令人注目的是檐下斗拱,纤弱的清式平身科夹在雄大的宋式柱头铺作之间,滑稽得令人发噱。”我看的时候,注意到清式斗拱的繁复做作,没有注意到转角斗拱和柱头斗拱的雄伟,我还以为整体都是清朝的风格。因为那些大斗拱也与小斗拱是一样蓝灰色的彩绘。不过,稍远一些还是看得出唐宋的风格,飞檐翘角,深出檐,缓坡顶,平正脊。天王殿始建于北宋初年,因乾隆年间大修掺入了清代的建筑风格,所以在梁思成看来其檐下斗拱有些不伦不类。

进门,正中供奉的是大肚弥勒佛。这尊整块木头雕琢的佛像,是金代遗物,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其体态硕胖,笑容可掬,平易近人。此弥勒佛原型是五代时期浙江奉化一位名叫契此的僧人,其形象与真正的来自印度的弥勒佛相比大相径庭。我们一会儿到慈氏阁会看到一个婀娜的弥勒佛。天王殿有迎接香客的功能,所以弥勒佛可以理解为是寺院的门童。这个笑眯眯的形象,能使人放松,让人安心。梁思成到隆兴寺考察的时候,天王殿已经破败不堪,大肚弥勒佛也不在这里而是在转轮藏殿,梁思成也是一看到弥勒佛就笑出声,就放松并愉快起来。梁思成来的时候,天王殿里也有风调雨顺四大金刚,他认为这种清代的作品艺术水准很是一般,与这座北宋的建筑很不相称。不过,梁思成看到的那四尊金刚在解放后也被毁坏了,现在的风调雨顺四大金刚是八十年代后香客筹资修建的。

出天王殿往北,前有一高台。高台上有铁香炉,后面一排方形的柱础,再往后又是一高台,像是坍塌了的殿宇的遗址,沿台边摆放着一尺来高的白瓷佛像。边上有介绍牌。原来这里是大觉六师殿的遗址。大觉六师殿原先是隆兴寺的重要殿宇,供奉释迦牟尼成佛之前的六位先师。始建于宋朝,历经金元明清几代,民国初年因为年久失修而坍塌。

大觉六师殿再往北,有甬道,两边是有冬青,冬青外侧是柏树。甬道的尽头,就是我心仪已久的摩尼殿。

 

摩尼殿建于北宋皇佑四年(1052年),是国内现存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宋代木构建筑。摩尼殿的价值,还不仅仅在此,其独特的外部造型,其内部的五彩悬塑,都是孤品。

梁思成第一次见到摩尼殿,有这样的描述,“十字形的平面,每面有歇山向前,略似北平紫禁城角楼,这式样是我们在宋画里所常见,而在遗建中尚未曾得到者。斗拱奇特;柱头铺作小而简单;补间铺作大而复杂,而且在正角内有四十五度的如意拱,都是后世所少见。”又说,“那画意的潇洒,古劲的庄严,的确令人起一种不可言喻的感觉,尤其是在立体布局的观点上,这摩尼殿重叠雄伟,可以算是艺臻极品,而在中国建筑物里也是别开生面。”由此断定摩尼殿是北宋原构。1978年大修时,有专家在殿内发现墨书题记,证明摩尼殿建于北宋皇佑四年(1052年)

走进摩尼殿,首先注意到的是殿前平台上白色的石香炉,这是一件北宋的遗物。香炉整体像我们今天喝葡萄酒的高脚杯,炉座像把手部分,炉身像盛酒部分,炉身摞在炉座上,通高1.4米。正面雕刻着药师佛,周边围着手持法器,兵器的十二位神将。历经千年,这些神将大多还保存完好,线条清晰,面容饱满,神态威严,活灵活现。炉身上有裂口,已用传统工艺补好。这样一座石香炉,在文物遍地的隆兴寺可能算不上什么,但其历史、文化、工艺价值不可低估。

我刚进天王殿的时候,游人还不多。因为我慢慢走慢慢看,这时游人多了起来。我不急着进入摩尼殿内,在回廊上慢慢转转,仔细看看这宋代建筑的外部结构。摩尼殿最独特的建筑结构是其外形。主殿是重檐歇山顶,上一层戗脊尾部有神兽六只,下一级有神兽四只。主殿平面呈四方形,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有一山花朝前的抱厦,也是歇山顶。

梁思成说,“摩尼殿斗拱宏大,分布疏朗。”确实如此。我在摩尼殿见到了最大最豪迈的斗拱。南入口即正门入口面阔四间,檐下有五朵斗拱。都异常豪放,粗犷,朴拙。尤其是转角斗拱,一层层向外伸出,将屋檐远远挑出,更显出屋顶振翅欲飞的样子。南北两个抱厦是对称的,都是三开间,五斗拱。东西方向的两个抱厦要小一半,只有一开间,三斗拱。梁思成说柱头铺作小而简单,补间铺作大而复杂,我倒是没有看出来,感觉都是巨大而豪迈的样子。我在围廊上走着看着,感觉那四角的屋顶要飞起来的样子,自己的心绪也跳跃而荡漾。

进入殿内。在外面看,以为主殿和抱厦是分别的结构,自为一体。其实不然。就内部关系而言,这一组建筑只能是一个整体,一个框架。四个抱厦其实只是大殿的四个出口而已。一根根巨大的木柱支撑着,柱子表面因年代久远蒙上厚厚一层油垢,这也可能是极好的防护材料。从外侧向中心,柱子按照适当的比例逐次增高,保证了结构的稳定。抬头看,柱头是简单而粗大的斗拱,上面是简洁而巧妙的梁枋。也许正是这种简单实用的结构,支撑了这一建筑千年的稳定。不过,这其中建筑的奥妙,并不是我这个外行可以随意猜度的。

正对着南门入口的内槽,居中是贴金的释迦牟尼佛,两边有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还站着他的两位得意弟子迦叶和阿难。说来可笑,我一直以为释迦牟尼佛的两位弟子中,长得好看的那位是迦叶,长得困难的那位是阿难。大概我觉得迦叶这个名字好听一些,诗意一些,而阿难基本上可以理解为长得有些困难。在这里听导游讲解,特意讲到长得好看和不好看,我才知道我的认识反了。

贴金的佛像金光闪闪的,光滑的地板是蓝光莹莹的。摩尼殿主殿本身没有阳光进入,光线都是从四个抱厦出投进来的。殿内墙壁上都有明代的壁画,刻画的是释迦摩尼成佛的经历。可能光线不好更加有助于壁画的保存吧,凑近努力辨认,还是可以看得出靓丽的色彩,清晰的线条,饱满的神情。古代寺庙壁画能够长久保存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所使用的都是矿物颜料。比如红色的朱丹,绿色或蓝色的祖母绿等等。

在内槽东壁外墙,正对着东抱厦门的墙壁上,有着据说是摩尼殿最美的一幅壁画,宽9.14,高7.13米的“西方胜景”。画面主题以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音,大势至为中心,绘制了佛,菩萨,罗汉四百余身,构图宏伟,色彩艳丽,展现了“西方极乐世界”美好景象。画的左下角则色彩暗淡,气氛凝滞,描绘的是世俗生活的生老病死。我对寺院壁画不愿意多看,主要是因为光线不好,伤眼睛,看一会儿就会流泪,而且会酸疼的睁不开。于是走过满墙的壁画,直接来到摩尼殿的后面。

我有心理准备,“内槽背壁之北面有山中的观音,四周有龙虎狮象等猛兽,而观音一足下垂,一足踞起的姿态,和身段的结构,显然是宋代原塑”。这是梁思成对摩尼殿后面的五彩悬山的描绘。

这件五彩悬山作品,长长15,7米,高7.5米,是雕塑与绘画相结合,叫做壁塑艺术。这件作品展示的是观音在普陀珞珈山显灵的盛大场景。观音踞坐中央,形体曲线柔美,姿态优雅端庄。因为这座观音朝北而坐,故被称为“倒坐观音”;又因为其神态自在舒适,又叫自在观音。据说,鲁迅看到“倒坐观音”的照片,惊呼“东方美神”。我在平遥双林寺看到过一次自在观音,那一瞬间也是感动得稀里糊涂。我听说四川安岳也有自在观音的石刻,过些日子一定要去看看。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慢慢移动,慢慢接近。当观音的形象逐渐从悬山和波浪中显露出来,当观音的形象逐渐清晰和完整,当我最终站到观音的对面,当观音的形象全面展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还是兴奋不已,浑身鸡皮疙瘩乱起,眼睛湿润并模糊起来。那是多么自在舒适,多么闲适自得的形象啊。观音的左脚自然下垂,落在莲花之上,右脚盘在左腿上。左手搭在右脚上,右手握着左手手腕。那姿态自自然然,舒舒服服。观音头戴花冠,身披绫罗,下穿红裙。那样子,似笑又非笑,似威严又慈祥,似阳刚又阴柔,似闲适又凝重,真有蒙娜丽莎之美妙。不过此蒙娜丽莎要比彼蒙娜丽莎早五个世纪。

走过五彩悬山,我并没有出去。围着中心转,休息一会儿,平复一下心情,再到观音面前,再仔细观赏,再起一身鸡皮疙瘩。我转到正面的佛像面前时,一群当地的香客在上香磕头,还念念有词。磕头之后,又坐在一边的地板上,有的口中继续念念有词,有的干脆将经文编成了散曲,唱了起来。我先还要笑别人痴狂的,却发现原来自己也在痴狂。

出摩尼殿北门,前面甬道通往牌楼门。梁思成来隆兴寺的时候,原先的牌楼门还好好的,他拍了照片,又做了详细的结构解剖和记录。解放之前,牌楼门被毁坏殆尽。幸得有梁思成的照片和记录,才得原样恢复。这座牌楼门造型古秀,结构奇妙,被梁思成誉为小珍品。

穿过牌楼门,进入院墙之内,里面是隆兴寺的一个重要区域,分布着戒坛,转轮藏殿,慈氏阁,大悲阁等等。路边两株槐树,一株龙槐,一株凤槐,当地流转的一个美好爱情故事被寄托在这两株爱情树上。商家利用爱情故事贩卖同心锁,于是围绕槐树的铁栅栏被挂满了系着红绳的铜锁。

戒坛是僧徒受戒举行仪式的场所。在北方,仅正定隆兴寺,北京戒台寺,五台山清凉寺有此资格。戒坛石坛部分是明朝遗留,而石坛上面的木构建筑则是清康熙年间的重建。石坛部分有三层,层层升高,逐步缩减。每层均有廊柱,每层廊柱支撑着相应的屋檐。戒坛屋顶为攒尖式,出檐三层,由顶部向下逐步扩展,层次分明,轮廓流畅。在远处观看,戒坛整体显得秀雅而灵动,也有展翅欲飞的感觉。

走近,可看出典型的清代建筑风格。斗拱小巧而优雅,色彩沉郁而淡雅,相比于唐宋建筑而言,显得温柔有余而豪放不足。登九级台阶进入坛内。坛内中心靠北置双面铜佛一尊,南为阿弥陀佛,北为药师佛。佛像背身相连,相背而坐。神态平和宁静,简洁秀雅又寂静庄严。这尊双面佛是明朝铸造,从设计到工艺都显示出高超的水准。

安安静静地欣赏一番坛内的建筑,也是不错的享受。从坛内往上看,屋顶由下到上一层层收缩,呈攒尖的形式。蓝灰色的梁柱,支撑着红色的屋顶,两种冷暖色彩的结合,让人感觉轻松和舒适。两只白色的鸽子也喜欢这安静闲适的环境,它们在梁柱之间飞起又落下,翅膀扇得哗啦哗啦直响,不时有洁白的羽毛落下。青色的铜像,红蓝相间的建筑,洁白的鸽子,这种色彩的组合也让人感觉惬意。

从北面下戒坛。对面是大悲阁,左手是转轮藏殿,右手是慈氏阁。我来正定之前,了解最多的,除了摩尼殿,就是转轮藏殿了。

转轮藏是可以转动的木质藏经橱。宋代遗物。直径7米,由藏座,藏身,藏顶构成,中间设一根十米多的中轴上下贯穿。上端插入上梁中,下端支在铁球上。转轮的功用,一说是实在的,就是雇人转轮以方便读者找书取书;二说是象征性的,就是类似于藏族人的转经,将转动转轮藏解释为阅读经书。全国目前尚存古代转轮藏多处,但隆兴寺转轮藏年代最久,规模最大,保存最好,而且还能转动的唯一一座。

转轮藏殿是专门用来安置转轮藏的建筑,建于宋代,是一座平面近似正方形的二层楼阁。梁思成第一次来隆兴寺,就对转轮藏殿产生浓厚兴趣,给予很高的评价。他说,“藏殿上部的结构,有精巧的构架,与《营造法式》完全相同的斗拱,和许许多多美妙奇特的构造,使我们高兴到发狂。”又称,转轮藏殿上部精巧的结构,堪称木构建筑之杰作。“条理不紊,穿插紧凑,抑扬顿挫,适得其当,唯有听乐队之奏名曲,能得到同样的锐感。”

我对建筑知之甚少,对梁先生的评说理解不深,不过,古代匠人制作转轮藏这样神奇建筑的高超技巧,还是让我折服。

与转轮藏殿正对面的,是与之外形一样的单檐歇山顶的二层殿宇慈氏阁。慈氏阁供奉的是一尊宋代独木雕刻的弥勒菩萨。弥勒是古印度语,意译为慈氏,故此殿称为慈氏阁。来自印度的弥勒菩萨可不是我们在天王殿看到的那位大腹便便,笑容满面的大肚弥勒佛。弥勒佛的原型,也就是来自印度的这位弥勒佛,身材修长,面容文静,动作端庄典雅。弥勒菩萨身着天衣,下著齐足长裙,双足开立于两朵莲花之上。我们本土化的弥勒佛是一位粗笨的大汉,而这位弥勒佛本尊则像是一位清秀的女子,而且非常时尚。慈氏阁弥勒佛高七点三米,比承德普宁寺木质观音菩萨和北京雍和宫弥勒木像个头要小很多,不过时间要早六百年。

在戒坛和大悲阁之间的通道两侧,也在转轮藏殿和慈氏阁之间,有康熙和乾隆的两座碑亭,内置石碑,记录大悲阁重修事宜。乾隆碑亭的左后方,有著名的龙藏寺碑。这块碑刻于隋朝开皇六年(586年),碑额上楷书着“恒州刺史鄂国公为国劝造龙藏寺碑”,记述的是当地的恒州刺史王孝仙奉旨劝奖州内士庶万余人修建龙藏寺的情况。这块隋碑在书法史上有着重要的价值。碑文楷书30行,每行50字,计1500字。其书体方正有致,字画苍劲有力,上承南北朝之遗韵,下开初唐诸家之先河,体现魏碑体向唐碑体的过渡,在书法史上有承前启后的作用,被历代书法家所推崇,有“楷书之祖”,“隋碑第一”的美誉。据说目前全国仅有隋碑有三块,这块最完整,历史考证价值和书法艺术价值都最高。我不懂书法,但听导游反复讲述之后,还是能够看得出那字体的优雅和苍劲。古碑被用亭子罩住,前面下半部分有栅栏拦着。亭子左侧露天置一复制碑,可供游人观赏,还可以摩挲字体。

往北,正对着戒坛,是大悲阁。大悲阁始建于北宋开宝四年(971年)。赵匡胤下令铸造千手千眼佛像,佛像铸成之后,再建造木构楼阁将其罩住,成为大悲阁。

当时,正定处于面对辽国的前线,赵匡胤倾全国之力,耗费120吨铜铸造大佛像,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向辽国展示自己的实力。大佛像的铸造,动用了全国三千工匠。先在地上挖巨坑,填土,埋石,夯实;插入若干根大铁棒,在上面两米深,周长十三米的大坑内浇上生铁水,凝固之后成为地基。再在其上铸造铜佛。大佛分七段顺序铸造,脚下,腿部,腰部,胸部,腋下,脖颈,头部;下面四段是实心铸,上面三段是空心铸。铜佛整体高二十多米,铸造及安装过程中需要修平缓的土坡。据说最后铸造安装头部的时候,缓坡延伸到了三里之外,今天还有“三里屯”的地方,就是当初铸造安装大佛的缓坡的起点。

大悲阁是隆兴寺现在最高的建筑,高33米,五檐,三层,面阔七间,深五间,歇山顶。一楼居中的门楣上有横匾“慧眼无边”,还是启功先生的手笔。大悲阁左右有附楼集贤殿和御书楼,空中有虹桥相连。1933年梁思成来考察的时候,两翼的集贤殿和藏书楼还在,而中间的大悲阁已经毁坏殆尽。铜佛当时只是临时修个佛龛罩着。当年的方丈纯三和尚主持修建工作,1944年才完成。现在的大悲阁,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复建。

进入殿内,迎面是大佛像。佛像高达二十一米,属于世界之最。抬头瞻仰佛像,脖颈抬酸了,才艰难看到头部。大佛像有两只大手合十于胸前,后背伸出四十只手,号称千手千眼。据说,每只手的手心有一只眼,而每只手都有二十五道法力,故曰千手千眼。原先四十二只手都是铜制的,康熙某次到来的时候,因年代久远,有些毁损,只剩下三十六只,感觉不妥,就让将背后的手全部取下。后来,当地民众觉得叫惯了“千手千眼”的,不能习惯只有两只手,又自愿捐赠建造了四十只木手装上。所以,现在千手千眼观音像只有前面两只手是铜制的,后面四十只手是木制的。

游人都只注意到大佛的雄伟壮观,我却去注意须弥座上的石雕。

我上次去泉州开元寺,为东西石塔的宋代石雕石刻而倾倒,那是我迄至那时见到的最美妙的宋代石雕石刻。大悲阁铜像须弥座高2.2米,上面雕刻着几道石雕,有若干飞天,十二伎乐,若干力士,以及其他形象。其中的十二伎乐,分别演奏不同乐器,有打击乐器,弹奏乐器,吹奏乐器,我能认出来的有海螺,芦笙,锣或者钹。每一处的雕刻,线条优美,形象饱满,动作灵活,神态安详。我前些年去开封,在繁塔游览时,看到出土的陶瓷的十二伎乐,大概与此时代差不多。我在泉州开元寺须弥座上看到的石雕,多多少少有些风化,线条不那么流畅,神态不那么饱满。北方可能气候干燥一些,石雕所受风化少一些。可能石质也好一些。这些石雕被游人摩挲得光溜溜的,包浆饱满。但线条依然流畅,表情依然生动。我最喜欢的是须弥座底部的几位力士,尤其是正面左右两角的那二位,那种因为负重而扭曲了的脸部表情,肚皮上和胸部隆起的一块块肌肉,刻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两位力士的形象,完全是现代的健美运动员。我用手摸了摸他们腹部和胸部隆起的肌肉,感觉像是真的一样。这是我迄今看过的最漂亮最生动的宋代石刻了。

出大悲阁,我进入隆兴寺已经两个小时了。

绕到大悲阁后面,墙脚有一溜长椅。坐下休息一会儿。通往前面殿宇的甬道一侧有一株千年槐树,被誉为“寿槐”。老年人被子女安排站到树下拍照,在子女们的祝福声中,老人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看着别人的天伦之乐,隐隐有些羡慕。甬道两侧草地上,绿草茵茵,有十几只鸽子在觅食,游戏,飞起又落下。两位三四岁的小女孩在追逐鸽子,快乐的嘎嘎嘎直笑。我坐了几分钟,吃了点东西,起来接着看。

前面一座殿宇叫弥陀殿,是明代建筑。我注意了一下阿弥陀佛须弥座上的石雕,感觉神态有些呆滞,线条不甚流畅,不如刚才大铜佛须弥座石雕那样精细和丰满。弥陀殿没有太多让人惊喜的展示,于是匆匆走过。

隆兴寺主轴线上的最后一座大殿是毗卢佛殿,该殿始建于明万历年间(1573-1620),原为北门里的崇因寺主殿,1959年迁入隆兴寺。毗卢殿面阔,进深均为五间,重檐歇山顶,青瓦覆盖。殿中供奉的铜铸毗卢佛为明代万历皇帝与其母亲慈圣皇太后御制,高6.42米,由三层四身相连,面向四方的坐式毗卢佛和三层共雕饰一千尊小佛的圆鼓型莲座摞置而成。通体共有1072尊佛像,构思精巧,造型独特,做工精良,是隆兴寺六大国宝之一。

进入大殿见到如此奇特造型的佛像还是有些惊诧。一是惊诧于其工艺和造型,二是惊诧于这样神奇而精美的艺术作品居然是傻大粗的明朝的作品。我因为在南京看过一些明朝粗笨愚蠢的东西,再加上看夏坚勇的《湮没的辉煌》获得对明朝的一些不良感知,总对明朝的艺术品位很不以为然。这毗卢佛神奇的造型,精炼的工艺确实令我刮目相看,甚至颠覆了我以往对明代艺术缺乏恭敬的态度。佛像与整个环境的配合也非常协调,总体圆形的绿灰色的铜佛,总体方形的,红色背景下蓝色绿色彩绘的屋架空间,感觉是一种恰如其分的色彩和空间的结构组合。佛像面部,鼻头上的落灰,那种像是雪或者盐一样的细腻的白色,都给人艺术上加分的感觉。

出毗卢殿东门,前面有一座藤架,下面有供游人休息的桌凳。边上有公共卫生间,里面洒了香水;居然还有化妆间和开水房。休息了一会儿,进入隆兴寺院墙之外的“龙腾苑”。隆兴寺原本就是后燕时代豪富家族的私家花园,就是“龙腾苑”,后来才改花园为寺院,成为龙藏寺的。现在的龙腾苑是隆兴寺的附属建筑,建造成花园供游人休息观赏,同时保存和展示从本地其他地方收集而来的文物。进院子不远处的舍利经幢是金代的遗留,往里一群有头和无头的石造像甚至是北朝的遗物。院内的亭台楼榭,小桥流水也设计精美,构思新巧。

在“龙腾苑”转了一圈,又返回到毗卢殿,我要从这里开始,再沿着中轴线走出去,算是复习一遍。又进大悲阁仔细观察,慢慢品味一番须弥座下的石雕。大佛像脚下一侧的墙脚,一群当地是香客敬香磕头之后,还坐在那里默念经文,还有人编成小曲在唱。一位着制服的女子在长长的楼梯上擦拭灰尘,来来回回,耐心细致。

感觉有些累,有些背疼。大悲阁西侧,在大悲阁与集贤殿之间的通道边有一溜的长椅,没有一个人。坐下,吃点干粮。打开邮箱,看到几份待处理的学生邮件。我要他们周末交课件给我批阅的,一下子交了三个小组的课件。我用将近一个小时处理完毕。

又返回到摩尼殿,与倒坐观音道别。我刚才来的时候,值守的保安还没上班,我可以随意拍照,想拍哪儿就拍哪儿,想拍多少就拍多少。现在保安上班了,前面释迦牟尼佛前和后面倒坐观音面前,各有两位保安。一位女子刚刚举起手机,就被保安礼貌制止。

出天王殿,与笑容可掬的大肚弥勒佛道别。当年梁思成到隆兴寺的时候,这尊大佛呆在转轮藏殿。他一看到它,就心情轻松愉快起来。我离开隆兴寺跟大肚弥勒佛道别时,也是心情愉悦的。

 

看看时间,快十二点半,这说明我在隆兴寺内呆了快四个小时。

我后面的行程,是先去距离不远的赵云庙,然后去开元寺,县文庙,然后就结束一天游程了。

我是准备步行去赵云庙的,不远,才七八百米。走出天王庙不远,迎面过来一位戴眼镜的老先生,“先生,要不要去赵云庙,五块钱。”真稀奇,他居然知道我要去赵云庙,而且才五块钱。于是上了他的小车。可能是那种老年代步车吧,四个轮子,封闭着,两边可以开门。

才走出几步,看到停车场边上有“正定博物馆”的石碑。看完赵云庙我还得回来,顺便到旺泉南街吃点东西,然后来看看博物馆。开车的老先生姓李,他家就住在这旺泉南街。李师傅问我后面的行程,又说建议我包车,也不贵,也方便。我说,碰到了就是缘分。还是随缘吧。不要包车了,免得彼此约束。李师傅连连说是。

 

扫码,预约,买票,进入赵云庙。我明明知道到赵云庙是看不到什么东西的,很可能值得一看的都是我知道的,我之前不知道的就没什么值得一看了。我之所以要来看看,因为我也姓赵。老远来到这里,不来看看同姓本家老前辈,好像显得不够礼貌。

从“赵云庙”大门进入,大门边上竖着一块“河北省赵子龙研究会”的牌子。在我前面一队二三十人的年轻道士,我听他们讲话,是西南官话,觉得要么是贵州的,要么是四川的。四川不是有青城派吗?

第一座展馆,我都没看清楚馆名。里面展示的是那几位三国英雄的艺术作品,包括书法和绘画。张飞的字写得非常不错,龙飞凤舞,刚劲有力,导游说张飞绘画也不错,尤其擅长仕女画。导游重点介绍的还有还有一幅关羽的作品,画的是竹叶,但每一组竹叶都隐含着一个汉字,组合起来是两句诗——“莫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年轻道士们听到津津有味,啧啧称奇,纷纷举起手机拍照。我觉得有趣,又不以为然。这些东西,太有传奇色彩,反而让人觉得不真实。

继续往里走。这是一个新建的景区,殿宇是新的,道路是新的,路边的树木都是新近移栽的。路边竹林一侧,有“赵云饮马水槽”,看起来是老物件,是不是真的无所谓。

往前走,有相对而立的四义殿和五虎殿。真有意思,本来是桃园三结义的,硬是将赵云塞进去,弄了个“四义”,有些不伦不类,还不知道赵云愿不愿意。五虎殿里,还是传统的排序,居中的当然是老大关羽。可是,这里可是“赵云庙”,在赵云的地盘盖的殿宇,居中占C位的居然不是赵云!赵云再大肚,也会不舒服吧。关羽要显摆,他有的是地方。全国各地,有人群的地方就有财神庙,武庙,都有关公的位置,赵云好不容易在自己的故里有个庙,占C位的还是关羽,不平吧。

后面的高台上有座五开间单檐歇山顶大殿,“顺平侯殿”。“顺平侯”是赵云死后刘禅给他封的爵位。看《三国演义》的时候,看到赵云冒着生命危险营救阿斗,真的觉得不值得。这样一个废物,不值得赵云冒生命的危险。不过还算阿斗有点良心,给他的救命恩人封了个爵位。在这里,赵云应该可以唱主角了吧。大殿门廊下有标语牌,展示的是“赵云精神”——“忠:忠于人民;勇:敢于拼搏;仁;仁厚博爱;义:扶危济贫。”真是高大上,真是主旋律。历史上英雄人物的塑造,很大程度上是出于维护统治阶级的需要。赵云的价值观,归根到底都是封建的遗产,这种出于现实需要的“辉格式”解释的当然很牵强。

我只是当成探访本家老前辈来参观赵云庙的,结果我所看到赵云甚至比《三国演义》中那位还要苍白,还要缺乏存在感。其实,这样的景点只是一个噱头而已,没文化,没底蕴,不传统,不现代,不伦不类,贫乏无味。

快出门的时候碰到两位落单的道士,一个高高胖胖的,一个矮小瘦瘦的。我跟他们开玩笑说,你们是不是青城派?其中高个胖子说,我们是云南的。

真是巧了。我用云南话说我也是云南的,我也是来旅游的。

二位道士有些兴奋,说遇到老乡了,真高兴。

矮个瘦子说,他们是黑龙潭道观的,还说云南省道教协会就在黑龙潭。

我说,知道知道,每年我都会去黑龙潭看梅花,还说黑龙潭公园有很多古树名木。

他们说他们是单位组织出来参观的,属于红色旅游的性质。

我觉得好奇,道士也要要参加红色学习啊?

高个道士说,现在对道士要求高了,不仅要会念经,还要学习文件,领会国家的政策。

我问他们去没去过武当山?

矮个道士以羡慕的口吻说,他们师傅这次从昆明直接去了武当山,随后会来跟他们会合。他们一般道士没有资格去。

我又问他们会不会去逛佛寺,比如附近有名的隆兴寺?

高个道士说,一般不会去,也没有什么兴趣。

聊得还很投机,不过即时停住了。我担心继续聊下去我会说请他们吃饭,我就是这样的个性。可是我请他们吃饭有点说不过去,一方面他们是集体出行,要集体活动,另一方面,这里是赵云故里,又不是我的故里。

不过,道别分手之后还是有点小小遗憾,应该请人帮忙合个影的。说不定我暑假回昆明去黑龙潭会遇到他们。

 

我走出赵云庙大门,一眼就看到开老年代步车的李先生。上了车,老李说他刚刚回去隆兴寺,又拉了一位客人过来。我说真的有缘分啊,我一出来就见到你了。

先送我去旺泉老街吃点东西。快一点了,有些饿了。我留了老李的电话,我一会儿吃完午饭去博物馆,出博物馆出来可以打电话叫老李来接我去下一个景点。

一路上,很多馆子开着门,但没有多少客人。大多人家门庭冷落。“陈饸子”家还是生意兴隆,顾客盈门。里面早就饱满,门口还有三四十等位的。有服务员站在门口组织排队,安排座位。我是没有指望了的。我只能排在三四十位之后,轮到我的时候估计会饿晕了。再说,看了一圈,没有谁像我这样是一个人的。我进到大厅里看了一眼,里面好多桌子坐了客人,也还在等菜。这一家应该有些档次的餐馆,不仅卖小吃,也经营卤菜,炒菜。大碗卤猪蹄可能也是他们家的招牌菜。

往回走一段,进入一家“传统小吃·牛肉罩饼”。里面摆了六张条桌,门口一张坐着个小伙子,最里面一张坐着老板一家人,也在吃午饭。我被推荐吃牛肉罩火烧,估计是担心我这外地人吃不惯生面做的烤饼。其实就是牛肉汤泡烧饼,上面盖着两片薄薄的牛肉。味道还可以,只是菜少了。慢慢吃着,边休息,看看视频。

听老板一家说话,感觉是婆婆带着女儿和儿媳在经营店铺。一家人和和气气,尊老爱幼,礼貌周全。尤其是晚辈对长辈,恭恭敬敬的。女子们做事手脚麻利,干脆利落。一个个都面容姣好,又都是大胖子。

出门,去正定博物馆。

博物馆是最近才改建完成的。原先这里是野战游戏场,因为与隆兴寺的风格不合被拆除,在原址建设地下一层地上一层的博物馆,作为正定新的旅游名片。

进门有连续的检查,健康码-预约-登记身份证-量体温-登记单位及手机号-安检,真的太严格。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坐飞机也没这样复杂。进门之后,发现每个展厅都有保安。先进入的是瓷器展馆,并非专门展出正定或者河北本地的瓷器,南北名瓷都有,很多展品注明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从故宫拨交的。我上次在白马寺和洛阳博物馆参观也见到这种情况,就是故宫拨交的文物,估计是当时分散保护的做法。再往里有造像展馆。有石像,铜像,金像。石像都是来自正定及周边地区的,比如藁城,元氏等地。正定周边可能在历史上石雕石刻工艺就很发达,自古就有能工巧匠。这些石造像造型优美,雕工精湛,细部处理非常讲究,非常传神。这些精美的石像历史久远,有唐朝的,宋朝的,五代的,金代的。地下一层是儿童绘画展,“儿童眼里的正定”。我刚进博物馆,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于是出门找卫生间。门卫告诉我位置,在隆兴寺围墙下。卫生间真是很干净,不仅没异味,还洒了香水。可是,要求扫健康码就很麻烦。要是情况紧张,耽搁三五秒钟都会出大事。而在不熟练加上紧张的情况下,扫个健康码有时可能得十几二十秒甚至一分钟,这就可能会发生严重事件了。所以我对上厕所扫健康码这样的做法深表怀疑。

出博物馆门,看到李师傅开车经过,他也看到了我。我本来打算走着去天宁寺,顺便看看街景。李师傅停车,就上去。“缘分啊!”我说。李先生说他又送一趟客人去赵云庙,正好返回。

过隆兴寺大门,街边有一座老式大门的院子,李先生说那是他的老家,现在他二叔一家住在那里。他说他爷爷是泥水匠,自己盖的房子。现在为了发展旅游,老宅被政府征用,二叔家还住在里面,可以收点补助。管理归政府,维修也是政府管。正说着,到了天宁寺门口。李师傅跟我说,参观完天宁寺,沿街朝西再走三四百米,路边有马家大院,也就是元曲博物馆,可以进去看看,不收费。看完再往前走一二百米,有十字路口,朝左就可以看到开元寺了。

天宁寺门楼就在路边,远远可以看到凌霄塔。穿过门楼,有三孔石桥,桥下没水。我试图从桥上走过,光溜溜的,落不下脚。天宁寺地势低于马路路面,要下几级台阶。

买票,进门,里面是个小院,门口有剪成笑脸样子的冬青树。天宁寺始建于唐代,北宋大观年间奉旨改为天宁寺。大观是宋徽宗的年号,因为他信道教,又与某道长关系亲密,于是下旨全国每州每县都要建一座天宁寺,实际上是道教的寺庙。很多天宁寺都只是改名而已。正定天宁寺似乎后来又成为佛寺了的,现在只留存凌霄塔。

凌霄塔八角九级,砖木混合结构,是一座楼阁式塔。通高四十多米,一到三层是砖塔,四层是砖木混合,五层以上是木塔。当地人统称其为木塔。梁思成来考察的时候,整体还是完整的,只是塔刹歪斜了。后来上层的木结构毁坏了,1981年才修缮一新。

进门小院的尽头,上台阶,又一道小门。台阶下一对大石狮,大脑袋,扭着头怪笑。据考证这是元朝的遗留。我在南京故宫的南门口,也看到过这样怪异而滑稽的石狮。门口枕石上趴着一对小石狮,歪着头,对视着,很可爱,这是明代的遗留。在天宁寺,给我印象深刻,就是这一大一小两对石狮。

进入院内,仅中间一座凌霄高塔。一女子围着高塔各个角度拍照,一男子坐在塔下长椅上闭目养神。塔的底层开着门,里面供奉着神像。佛像的上面是穹顶。一层有东南西三门可以进入。北边也有门,有梯道可以登塔。不过现在关着,不让进去。围着塔绕了三圈,没什么感觉,没什么收获,于是离开。

回到马路,往西走三百米,马路右手,有一庭院,青砖的门楼,门上招牌写着“河北正定元曲博物馆”。免费参观,无人值守,自由进出。这座院落原先是马姓商人的私人宅邸,叫马家大院,后来捐献给了国家。习近平总书记在正定工作时,重视文物保护,首批公布的保护文物中,就有马家大院。

正定是元曲重要的发源地,这里出过元曲四大家之一的白朴,后来马家大院就被辟作“元曲博物馆”。白朴本是山西人,因战乱流离失所,被元好问收养,并被培养成一代大家,为元曲发展做出突出贡献。他曾经在正定生活了五十年,因此被看成正定的骄傲。

马家大院有三进的院落,南北进深很深,东西不宽,只是三开间,两侧还有厢房。第一进主要展示的是元曲的产生和发展,元曲作品及其影响;第二进展示的是白朴的生平,作品,贡献;第三进是个教室,或者会堂,也可能是汇报演出的场所。

第二进院落展厅中,有对正定元曲发展的介绍,知道阳和楼曾经也是元曲演唱的场所,可以说是戏楼。梁思成提出要保护好这座元曲的舞台,后来还是在文革中被拆除了。

我一个人在马家大院转了一圈,没碰到一个游人。里面应该有工作人员,关在某个小房间里。一人游一座大院,还是有些收获。

 

出元曲博物馆,对门有家书店。想去买本介绍正定历史和文化的书籍回去看看,进去看了一会儿,感觉不会有这样的书。书架上的书,大多是中小学辅导读物,还有农业技术,机械修理,成功学之类。

又去开元寺。

守门的是位高个子戴眼镜的大汉。我跟他说我昨晚八点多来过,因为光线不好,有些文字介绍没看不清楚,今天还想进去看看。说着,出示了我昨晚的门票。大汉先说没有这种先例,又表示考虑一下。我正在想要是让人为难的话我就再买票吧,大汉要我取出身份证,在入口的机器上扫了一扫,就让我进去了。我才进门,就遇到昨晚值守的那位女士,我跟她打招呼,她问我是不是又买了票,我说没有,那位兄弟让我进来了。正定这个地方的人还真是不错。

又去看看巨型赑屃,看看碑首的造型,看看残碑上的文字,看看模样滑稽的那堆石狮。残碑上的文字清清楚楚,一笔一划刚劲有力。千年以前的碑刻,就像新的一样。

又到了三门楼。昨晚我是一个字都没找到的,现在在靠北边中间右手石柱的顶端,看到了两行比较清晰的文字,其中有人名。有一个旅游团在参观,有导游在解说。我跟着他们到了钟楼,听导游说,钟楼的大门也是唐代的遗留,我很惊诧,有些不敢相信。我昨天晚上来,就抚摸过那两扇木门,还轻轻推拉过,听到吱吱的声响。我没有想过这是来自一千多年前唐朝的文物。又听导游说,当年梁思成提醒当地文物部门,一定要保护好阳和楼和开元寺钟楼,钟楼的得到了保护,但阳和楼却被拆除了。又听导游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钟楼地下发现地宫,出土了一个石函,石函中又有铜函,铜函中又有金函,金函中有一粒舍利子。石函的年代比钟楼还要久远。旅行团走后,我又里里外外,进进出出转了一大通。看看那沧桑的木门,那蓝幽幽的石地板,那巨大的斗拱,那高挂的铜钟,感觉历史是那样的伟大,个人是那样的渺小。

往外走,反身远观钟楼,还是展翅欲飞的样子。

出到门口,又遇到那位善良的中年女子,聊了几句,特意道了声辛苦,然后离开。

 

出开元寺往北走不远,看到一家卖“缸炉烧饼”的。一位当地人买了二十个。我买了五个,不到十块钱。其实就是炉火烤制的面饼,里面一层一层的,面上洒了芝麻。肚子饿的时候,味道应该不错。不是我想象的像肉夹馍那样的有菜有主食的小吃。

接着往西走,去找县文庙。

看到了棂星门,新建的,上面的油漆光鲜亮丽。我一时怀疑这是个臆造的景点。过棂星门,有泮池,有状元桥。那泮池真是滑稽极了,只是一个小小的水坑,只有我们以前的洗澡盆那么多,只在底部有一层浑水。红色的围墙,硬山顶的砖砌门楼。没有万仞宫墙,没有金声玉振;没有德配天地,没有道冠古今;没有礼门,没有义路。不合规制啊!

从“文庙”门下进入院内,地上是新铺的大砖,寸草不生。右侧一间小屋,挂着办公室和售票处的牌子。还要买门票?我对这文庙是否名副其实大为怀疑,对买票有些不情不愿。不过,已经享受两天正定的历史文化成就,买张门票也算是一种报偿吧。

对着大门的主道上,有孔子的铜像,算不上伟岸;是我见过文庙孔子塑像最小的一座。孔子像的两边,立着四块记事碑,一块是明朝的,三块是清朝的。甬道两边是新近移栽的树,稀稀拉拉的,可能还没有生根。

往里走,在应该是大成门的位置有座小殿;穿过小殿,前面台子上就是大成殿。我一路走来,对这“文庙”的真实性怀疑一直在加深。哪像个有文化底蕴的地方呢?没有古树,没有古迹,就是划了片土地,简单而随意盖了几间房子,就冒充文化殿堂,还收起费来!

我看着大成殿,虽然有“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而且还是1961年的第一批,可怎么看都不像是文物。这正定县文庙也是梁思成1933年来考察时视为最有价值的发现,他说:“在正定的最后一天,临行时无意中发现了县文庙的大成殿,由外表看来,一望即令人惊喜。五间大殿都那样翼翼的出檐,雄伟的斗拱,别处还未曾见过。建筑架构如此的简洁了当,如此的合理化,真是少见。此殿外表与敦煌壁画中建筑物相比较,我很疑心它是唐末五代遗物。”

我之前没有留意到梁思成的这段文字,也不了解这大成殿的历史。但是,仅从表面来看,我不能相信这是千年的古迹,这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我看来,屋顶的瓦像是新的,墙上的油漆像是新的。进入殿内,木构部分的油漆是崭新的,锃亮锃亮的。怎么看也不像文物。我怀疑,这样的干干净净和油光锃亮是最近修复的结果。再看那些塑像,可以确定全是最近新造的,而且制作得很草率。比如孟子和朱熹的塑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不过,我确实是被一开始时的先入之见所左右,一开始就将这文庙看成是粗制滥造的景观。我后来看材料知道,县文庙确实是唐末五代时期的建筑,虽经后世的多次修复,却一直保留着唐末五代的风格。但是我还是相信,最近的修复可能存在问题,将建筑物表面处理的那样光鲜亮丽确实使之失去了文物的韵味。

返回到孔子铜像边上,在长椅上坐下休息一会儿。昨天晚上买的西红柿还有一个。真正的西红柿的味道。应该是我去年夏天在通海吃过的那种老品种的西红柿。待会儿到街上,要是碰到的话还可以买一点,带回家去。我从去年夏天在通海吃过那种老品种西红柿之后,一直就惦记着,这次才在这北方小城碰到。

在文庙门口的旅游宣传橱窗里,看到正定古城旅游景点的介绍。从文庙往西不远,有王士珍故居;从王士珍故居往西不远,有正定古城西城。我昨晚没有去成的西城门,今天可以去看看。

 

继续西行。不多远,路边有一家卖蔬菜的小店。进去一看,有那种马蹄形状的大个西红柿。这正是我去年夏天在通海吃的那种土西红柿。问老板,说是附近的藁城出产的。挑最大的卖了四个,有六斤重,才十二元。

继续西行不远,路边有王士珍故居博物馆。王士珍是清末民初的大人物,政治活动家,似乎还是位进步人士。看了看导览图,故居分为南北两部分,北边似乎是正堂所在,而南边是附属建筑,有祠堂,贞节牌坊。问守门的,要买门票,而且南边不能参观。因为有在县文庙的经历,决定放弃。或许真正有点意思的是贞节牌坊,这里不能看那就没有多大价值了。

继续西行不远,就看到古城西门镇远门了。昨天保安跟我说的显然不是这里。古城只修复了一段,有城门洞,城墙上新帖了砖块。出城门洞,在原先瓮城的地方,是新置的大片绿草。朝南的瓮城城门还保存着;原先的月城保留着一段,保留着原先颓废的样子,周边也是新置的绿草。草地边的树荫下,一群老汉在下象棋。两人执子,三四人支招,五六人观战。唧唧喳喳,热闹又快乐。穿过草地,从南边进入瓮城门。也是像南门的瓮城门一样,门洞里的长石条路边被磨得光溜溜的,有很深的车辙印。一群中年男子在推牌九,估计是在赌博。这里不仅偏僻,而且四周空旷,来人远远就可以看到,而四下的空旷又有助于逃跑。出瓮城门,沿城墙根走向城门。城墙脚下长着一棵大树,枝叶努力摆脱城墙向外生长。

离开镇远门,往北步行回宾馆。越走越累,背包越来越重。两公里不到,就像平常走了十里。

路上遇肯德基,进去买了鸡米花和鸡翅。因为累,想吃肉了。

第二天一早坐高铁回武汉,两天的正定古建筑之旅结束,感觉收获满满。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