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思想家论坛

改革很难,但长痛不如短痛

陆铭 发表于 2013/1/28 10:46 1454次点击 | 收藏

  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告诉我们,扭曲生产要素价格的事做不得,否则会有大麻烦。然而,当前的情况是,资本、劳动、土地三大生产要素市场都存在着严重的价格扭曲。如果不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当前的中国经济可能在将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缺乏发展的动力。

  不能再靠低利率补贴国企和欠发达地区政府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的利率被严重压低,起到了鼓励投资,增加生产能力的作用。结果,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经济有明显的“资本过度深化”现象。更可怕的是,资本过度深化的现象在劳动力相对更丰富的西部地区更明显。大量以支持内地发展而开展的投资,已经严重地背离了内地原本应有的比较优势。而在投资拉动的增长方式下,扩大了资本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份额,而劳动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份额被抑制。投资促进了生产能力的增长,而劳动收入增长较慢则制约了居民消费的增长。短期内,投资似乎拉动了内需,而如果没有消费需求的持续增长,投资的回报难以保证,资本积累和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便难以实现。

  利率形成机制不改不行,而遇到的最大阻力,则来自国有企业、银行和欠发达地区的政府。由于银行贷款大量流向了国有企业,低利率实际上补贴了国有企业。欠发达地区的政府已经借了大量的钱,如果一旦利率提高,政府的债务负担将大幅增加。最终,银行作为贷款的提供者也不愿意改革,银行现在面对的局面是低利率、高利差(存款和贷款利率差),没动力改革。更重要的是,一旦利率提高,国有企业和欠发达地区政府的还债负担加重,对银行将是巨大风险。

  我承认这场改革很难,但长痛不如短痛,利率改革拖不起。

  解开土地和户籍制度的枷锁

  如果说低利率有保护欠发达地区政府的意思,那么,土地和户籍制度更是在限制资源的地区间再配置。按道理说,人口流动是对地区间收入差距的自然反映,在一国内部,公众有通过流动,追求更高收入和更好工作的权利。但在中国,较发达地区已经形成了固守自己利益的局面,当地的人们考虑的是,不能让外地人来分享自己的公共服务。比如说,最近关于异地高考的方案还没出,就已经引起人们的口水仗。直到当前,户籍制度仍然是跨地区流动人口安居乐业、融入常住地的最大制度障碍。

  由于人口没有充分流动起来,欠发达地区当然就需要有更多的资源来发展当地经济。在土地方面,中央将建设用地指标倾向性地用于支持欠发达地区发展,但由于内地缺乏发展制造业的地理优势,结果是,大量的建设用地被浪费。在西部地区,城市建成区面积的增长速度是非农业人口增长速度的3倍,通过零地价来招商引资的现象,更是随处可见。而面对不同地区之间巨大的土地利用效率差距,建设用地指标的跨地区再配置却仍然被严令禁止。

  在生产要素市场扭曲的背后,更为深刻的原因是,人们对于地理因素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仍然认识不够。中国处在全球化的时代,关起门来搞建设是肯定没有出路的。而如果经济开放,中国最能够有优势参与全球竞争的就是东部沿海地区,这一地区既能够在国际贸易中因靠近港口而节省贸易成本,又已经因产业集聚而形成了完整的分工协作体系,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规模经济。

  但是随着2004年之后建设用地指标配置更倾向于内地,沿海地区的地价快速上涨,大量的财政补贴和行政主导的“产业转移”又在内地创造了就业,形成了沿海劳动力短缺的假象。不少人对此类的“平衡发展”而欢欣鼓舞,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必须指出,沿海生产成本上升,在很大程度上与生产要素跨地区流动不充分有关,如果没有土地和户籍制度的制约,沿海地区发展制造业的空间并没有释放完。

  凝聚共识,推进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

  如果不遵循经济规律,就一定会受到经济规律的惩罚。阻碍生产要素流动,扭曲生产要素的价格,其结果一定是低效率和结构性的失衡。后果之一就是经济的过度资本深化,土地资源被浪费,收入分配倾向于资本,而消费受到抑制。另一个可以看见的现象是,在扭曲的生产要素价格信号的引导下,产业内迁看上去很好,结果却必然是低效率。沿海地区生产成本快速上升,一些企业已经开始将生产向东南亚地区转移。

  我特别想借此机会向较发达地区的人们说几句,千万不能只看到自己眼前的一点公共服务利益,从而不愿意让外来人口在本地市民化。如果劳动力不充分流动,他们在内地也要就业,于是内地就需要更多的资本和土地,这还是需要较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进行财政转移。不仅如此,如果欠发达地区政府借了债还不了,中央政府恐怕还是要买单,所花的钱,最后主要还是由发达地区来负担。因此,让人口充分地流动起来,长远来看,对较发达地区也是有利的。

  总之,下一个十年,中国应凝聚共识,重点推进资本、劳动力、土地等生产要素市场的市场化改革,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动经济持续增长。利率的市场化改革要打一场攻坚战,还应允许建设用地指标(含宅基地复耕后产生的指标)在省之间进行交易和再配置。应通过土地和户籍制度改革来推进城市化,重点推进大城市的外来人口市民化进程,这将极大地释放城市对于提升劳动生产率的潜力,并促进非本地户籍常住人口的消费。

  中国的市场化,路还很远。期待下一个十年,中国走好。

回复 发表回复
登录以后才可以评论,请点击这里登录; 还不是价值中国用户?请点击这里注册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