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熊市,下半年牛市!评李稻葵:中国有能力支撑股市向好

侯淇方 原创 | 2010-05-19 11:5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牛市 熊市 李稻葵 

 
  点评:一直不想对中国股市近期的下跌原因作出评论,道理很简单,因为这次下跌的力度和我过去几个月前甚至半年前的分析是高度吻合了,所以从心底来讲,我对这次下跌其实非常欣赏哦!有人把近期股市的下跌赖到指数期货上,我是特别表示反对的,刚出生就想一棒子打死?那么为什么当时不去打该打的股改和创业板以及今年上半年超天量、超高价、超市场承受能力的非理性的恶性圈钱行为呢?知道吗?截止目前,中国股市在过去5个月的融资和圈钱已经接近8,000个亿了,我想这可能就是中国股市上半年前5个月下跌的主要原因吧!当然还有旱灾和4.14玉树地震等其它意外因素。加息?我对加息根本不感兴趣,想一想,现在50年期国债的利息是多少?3.75%是不是?你说未来几年中国YH能把利息加到那里去呢?关于加息,你可千万不要忘记我国目前的20多万亿银行存款哦!好好想一想吧,即使是按照目前2.5%的银行利息,那么中国YH每年需要印多少钞票给这些人呢?10年呢?20年呢?50年呢?是不是很可怕?

      有人说,你凭什么确定2010年下半年是牛市呢?呵呵,我的答案其实也很简单:如果没有牛市,什么圈钱、什么增发、什么国际板,都会通通完蛋哦!所以嘛!会有人比我们普通投资者对股市的下跌更着急的哦!本贴结束语: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枯竭,我若向地狱,地狱自消灭,我若向饿鬼,饿鬼自饱满,我若向修罗,恶心自调伏,我若向畜生,自得大智慧!。。。

      清华大学世界和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认为,目前中国股市出现的连续下跌是由于市场投资者对现阶段国内外经济形式的过分担忧和非理性判断。

  李稻葵:我个人的一个长期的看法是不要把短期的宏观政策马上就概念性的想当然地和股市结合在一起。5月13日,温家宝总理在天津考察时强调,要继续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切实把握好宏观调控的方向。李稻葵对此的理解是,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是针对于2010年的中国经济来讲。他认为,适当的提高居民存款利息率,是可以调整宏观经济的稳定性,降低通胀预期,但对股市的影响不会很大。

  目前我国的信贷规模的增速相对于全年的规划是合理的。从今年年初开始我国的货币政策主要着力于平稳信贷规模的增量和控制通胀预期,并以达到相应的效果。李稻葵认为现行的货币政策是符合宏观经济运行的整体需要的,同时也能够支撑资本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

  李稻葵:事实上今天整个中国经济整体货币存量高达六十三万亿人民币,相当于GDP的百分之一百八十,在全球来看都处于最高水平,相当于九万亿美元。比美国的货币存量,按绝对数来看按当时的货币折算,都要高。这么高的货币存量是可以支撑股市向好。

  李稻葵认为这一阶段股市的下跌,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调整。中国经济已经走向v型反弹趋势,经济基本面向好,股市价格还是会走向平稳上升的趋势。

  李稻葵:我相信今年的股市就整体而言是一个波动年,我从去年年底就开始讲了。今年是个波动年调整年,但这么大的像价格向下的波动,肯定是不合理的。因此我的判断,中国的股市,从现在开始,会有一个价格总体上有所恢复的继续发展的前景。

  

  报应:关于命运的知识

  发布日期:2010-3-31 11:29:59  浏览:110次  

     

      报应是一种预感,报应是关于命运的知识.而报应是自我放逐的命运,报应是讨价还价的游戏。报应用可证实的细节构建了一种富有威胁力的强悍的因果逻辑,而报应试图在保留细节的完整性和连续性的同时,把因果稀释成一种可以不断覆盖和涂改的非逻辑画面。这样做,一定会有报应。

  

  在报应的逻辑中没有偶然性:任何微小的不经意的细节都将汇合到结局之中,而任何貌似不经意的微小细节实则也来自先前的造业,它自身也是一种报应,因此报应是一种强辞合理的循环论证。但报应理论用宿命论从相反的方向论证了唯意志论:有因必有果,但因不即是果,果不即是因。因果之中,一念之差判若云泥。报应的预感这时就成了悬挂在自由意志头上的一种威胁,报应是从未来伸过来的一个监视摄像头,让行为者感到有一点别扭。

  

  一切现状都是报应,这样的知识教会我们停止喋喋不休的抱怨,而把异己之物纳入自我的框架——接受报应,就接受了某种给定的东西,这就获得了起码的清醒:自由从来不是可以由个人决定的。

  

  一切施为都招来报应,一切施为都在启动报应的循环机制,这样的知识教导我们把事件当作具有独立意识的生命体,去和它进行对话,并接受它的牵引。这样的知识教会我们小心翼翼,敞开感觉和猜测的毛孔,提高警惕。关于报应的知识既教给我们什么是不可改变的,也把什么是可以改变的指给我们看。反复的思及报应,并使之成为行事的前提,是为了使我们变得过敏并成为妄想狂。我们开始把眼前的事实当作此前整部宇宙史的浓缩,并因此而对于过去想入非非。我们也会难于抑制地去想象事后的报应,并因此而优柔寡断。

  

  报应是对阴森森的报应所进行的一次别有用心的游戏化。游戏规则本身模仿了生活的荒诞和无奈:每个人的工作起点都被派定了不可预料的局面,于是工作被定义为制造谜团的流程:从谜开始,又结束于一个新的谜团。

  

  在报应的流程中,每个个体在被赋予自由的同时又被限制了自由,这场游戏构造了游戏者之间关系的多种可能性:延续或颠覆?共谋或敌对?扭转或冲撞?启示或刁难……唯独回避了共时的比拼,尤其是将同一空间中的艺术家和艺术品沿历时的轨道加以铺陈之后,我们又一次试图洗刷拼盘式展览制度的污秽。

  

  区别在于,除了狂欢式的毁灭性正面打击,我们也会老谋深算地对“自我”和“个性”下毒手,其策略就是,给它们开出一些苛刻得不近人情的条件。由于第一个工作者的条件也是由他人指定,报应就像报应一样构造了一个循环,因此不妨把它设想为可以无限地进行下去……

  

  不灭的物质作为基因迁流在每个不同个体的选择中,鱼贯而出的一件件作品、一个个现场,应该被视为一场进化中的“转基因事件”。对于本质上也是一种过程的这个空间和这些物质而言,生死半途的我们更只是过客。无常的世界和人心之间,只有一种境遇是一再浮现的,那就是,一旦卷入游戏之后,我们便在劫难逃。

个人简介
你我(他+她+它)=万事万物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