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领导力 可遇又可求

徐汉群 原创 | 2013-03-15 18:47 | 投票
  

  彼得?杜拉克曾如此评价这本书:“它不会使平庸的公司成为优秀的公司。但是,它却会使优秀的公司成为卓越的公司。”

  没错,这正是吉姆?柯林斯的经典之作《从优秀到卓越》。书中描绘了优秀公司向卓越公司跨越的蓝图,更第一次提出了“第五级领导人”概念,正是这群“将个人的谦逊品质和职业化的坚定意志相结合,建立持续的卓越业绩”的群体,在公司蜕变的关键时期,引领公司实现向卓越的跨越。可以说,“第五级领导人”是卓越公司的基石,也是卓越公司的第一法则。

  可是,怎样才能成为第五级领导人?柯林斯给出的答案是,他们首先拥有一个无法妥协的属性,即把公司利益而不是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而对那些已经具备这一潜质的领导者来说,适当的环境,不同寻常的经历,则是激发他们成长的熔炉。

  因为柯林斯在《从优秀到卓越》中更着重于组织而非个人,这个答案是如此模糊,如何历练成第五级领导人仍似一个黑匣子。自该书2001年出版后的10年里,诸多专家学者致力于破解这个黑匣子,他们显然期待,卓越领导者可遇而且可求。

  如今,谜底正在被杰克?曾格和乔?弗克曼揭开。这两位来自美国犹他州的古稀老者,均是领导力培养方面的泰斗级人物,倾其毕生精力笔耕不缀。其中,杰克?曾格于2011年获得美国培训与发展协会(ASTD)的终身成就奖,如同曾经的彼得?杜拉克、沃伦?本尼斯、亨利?明茨伯格等一样。

  他们将其成果编撰成《卓越领导者——如何使优秀的管理者成为卓越的领导者》一书,通过研究领导力对绩效的影响和杰出领导者表现出的关键行为,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对领导力发展的认识。

  对照两书,你会吃惊地发现,卓越组织与卓越领导者的发展之路是如此一致,甚至诸多规律都是相同的。这也契合了柯林斯所谈到的卓越企业所具有的永恒物理学——不管我们周围的世界如何变化,它都保持正确性、相关性。杰克和乔认为,卓越的领导者也有永恒的物理学,那些造就卓越企业的基因也在人的身上产生作用。

  优秀是卓越的大敌


  柯林斯指出,安于现状是许多优秀公司徘徊不前的顽疾,因为过上好生活很容易。但是优秀与卓越之间的贡献差异却如此惊人。柯林斯历时5年,收集了28家公司过去50年甚至更早的所有文章,进行了大范围的分析,发现卓越公司的累积股票收益率在15年内相当于或低于市场平均水平,此后有一明显的转折点,在随后的15年中其累积股票收益率至少是市场平均水平的3倍。

  同样的规律也作用在人的身上,杰克和乔以及团队历时数年,对来自两万名优秀领导者的20万份评估数据进行研究,将表现优劣两端的10%领导者进行对比,发现卓越领导者比优秀者的员工离职率低50%,客户满意度高20%,卓越者带来的绩效是优秀者的2倍。

  第五级领导人 VS 帐篷理论


  “第五级领导人”是柯林斯最为重要的发现。但鲜为人知的是,在研究伊始,柯林斯试图忽略人的因素。但在他的研究小组的坚持下,反复争论的结果,是数据赢得了胜利。

  非常有趣的是,如果我们着眼于1—4级领导人的特点,会发现许多非常熟悉的领导力素质,例如:全身心投入、执着追求高业绩,催人奋发的远景等,但是只有“谦逊+意志”成就了第五级领导人,他们平和而执着,谦逊而无畏。这种品格是成就卓越的决定性因素。

  对比之下,成就卓越领导者的决定性因素是如此相像。杰克和乔在名目繁多的种种领导力素质中进行对照分析,发现只有16项素质才能对卓越进行贡献,而另外一些领导力素质却不能入围,如“商业敏感度”素质。

  对此杰克如此解释:一些成功的商人也非常有经营才能,有着卓越的赚钱天赋。但是,最终这家企业却受到领导者其他品格的制约,不能为社会和员工带来持久的绩效,企业做不到基业长青。甚至一些不法商人也有很高的商业敏感度,因此这项素质不能成为卓越的基因。

  其实即使在16项素质之中,也有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那就是领导者“诚实正直的品格”,杰克和乔将这个素质比喻成领导力帐篷(见图表2)的中心支柱,只有它很高,帐篷才会更大。这项素质在日常表现为:说到做到,言行一致;恪守承诺;成为践行价值观的楷模;以身作则;处理与他人利益相关的事情时,因为总是能行事正确而获得他人的信任;在与其他人打交道时,特别是使用公司资源时,做到诚实可信,符合道德规范;面对不利的情况时,仍然能恪守道德。

  刺猬理论 VS 构建显着优势

  和通常人们认为的一样,对于企业怎样才能迈向卓越,柯林斯的研究小组也想到战略。他们试图找到卓越企业在战略规划中的超越同侪之处,可最终的发现却令人大吃一惊。原来一切都是不可思议的简单,真是非常非常简单。

  所有卓越公司都持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理念,以此为参考模式进行决策。在书中,柯林斯借用了依赛亚?格林的寓言,将卓越公司奉行的原则定义为“刺猬”理念。他们像刺猬一样,无论世界多复杂,都会把所有的挑战和进退维谷的层面压缩为最简单的(甚至过于简单的)观点——一条基本原则或一个基本理念,让其发挥统帅和指导作用。而不是像狐狸一样,同时追求多个目标,把世界当做一个复杂的整体来看待——狐狸思维凌乱扩散,在多层次上发展,从来没有将其思想集中成为一个总体理论或统一观点。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