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须转型做价值型增长企业

陈春花 原创 | 2012-04-12 14:2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其实我在05年开始就一直在问自己:中国的成长到底应该关注什么?07年的时候我一直在写书,每年都以一两本书的速度上去,我会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我们的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的中小企业,包括我们最敬爱的温总理也到过珠江三角洲去调研。在表面上来看我们六和是产业转型的问题,因为随着国际化、随着全球化的竞争,随着原材料和劳动力的不断改变企业必须改变,产业必须改变它的结构,产业结构的调整就会导致企业的变化。从我的角度来看我相信他不仅仅是一个产业转型的变化,所以我从大概06年开始就一直分析中国企业成长的业绩,围绕中国企业管理的问题然后又写了另外一本书,叫做《中国营销思考》回顾中国在市场营销当中出现的哪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07年的时候我发现整个企业进入微利时代。“微利”这个概念其实在六和是一个很旧的事了,而在中国市场上03、04年才真正开始。当进入微利时代的时候,企业应该彻底改变。到了08年的时候本来出版社跟我约稿说,30年我们作为一个纪念,你能不能为30年写一本书。我很高兴因为这三十年来也是自己成长的三十年,我说:好,我很愿意去做,所以我从去年开始全程写这本书。可是当我很认真的写下来,写到10万字的时候,我突然明白回顾和纪念30年有没有什么感觉,意义不大,因为毕竟已经是过去,那么“30年到了之后中国企业的未来是什么”恐怕才是真正的主题,所以就删掉重新写。

  那我们就要很认真的去想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到底拥有什么,三十年后我们的机会在哪里?在所有的市场当中,马院长也问我,他说:以后的市场环境是跟现在一样的还是比现在的好,还是比预测的要糟糕?我告诉他,三年前我的估计就是今天的现状。实际上我们的经济能力让我们推后了几年,正常来说我们应该在三年前就遇到今天的问题,全球的压力、劳动力的压力。不应该是现在才出现。在05年的时候我面对顺德所有的20亿以上规模的企业家作论坛,也是在这么一个大的会场。当时他们就是觉得人民币升值有一个很大的挑战,他们没感觉有大的问题。05年的时候,当时就是有很多20亿以上规模的企业家问我。第一个问题:人民币汇率到底会涨到多少,涨到什么程度?当时我们负责世贸的龙永图回答说:人民币一定会涨很多,而且还会持续,什么时候截止不能判断。我的回答不一定准确,因为我不研究汇率。我跟企业家讲,你不要只关心人民币,真正升值的还有比人民币升值意义更大的,一个是原材料,一个是劳动力。最重要的是我们要重视一个市场的全球化的标准,它不可能在低成本的状态下运行,我们只有不断的前进,包括我们六和。

  我们今天面对的经济环境,其实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环境,是你必须要面对的。你不能总认为以前好,我们之前之所以能发展是因为我们用了环境价值。因此我们现在也应该面对,我相信只要你能够面对就可以了。今天我想借此机会展开谈谈我们中国的企业,无论大企业、小企业我们面对的真正的机会是什么?面对这样的状态,怎么才能让我们的企业成长?

  在书的封面大家或许已经看到两句话:其实我认为中国在三十年前就开始跨入国际,开始发展,慢慢变大。比如说像我看海尔,海尔用二十年的时间从一个默默无闻小厂到现在成了在全球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司;像我熟悉的华为也是从一个完全白手起家的状态创造。可是今天他可以进入全球这个行业最领先的位置和其他跨国公司平起平坐,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会发现中国很多的企业好象都能够成功进入市场,而且在世界做得非常得好。我在东莞的时候,他们总是很骄傲的告诉我说:陈老师你只要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看到的、买到的东西,我都可以在东莞找到。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三十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中国企业开始进入世界,企业变大世界变小。

  可是到了三十年后的今天,经过了三十年的快速的发展之后,我们的中国企业开始融入世界,这时候会发现企业是变大了,可是世界变小了。当我们说海尔的长到1000亿的时候,我们会提到另外一个企业“三星”,他跟海尔是一样的发展。到了2001年,我们宣布海尔突破1000亿人民币的时候,三星的销售额是2000美金,可是十年前两个企业是一样的。所以当我们说中国的企业在中国的市场非常强劲增长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知道世界会变得更大,也就是当我们中国的企业非常强大的时候,我们应该知道世界可能更强大。中国500强的企业有资格进入500强,在我们国家可能25个企业中仅仅只有3家。我去年去非常高兴得看到一个数字,就是我们终于有一个没有中字头的企业进入了世界500强的企业,就是联想。所以按照这个标准去比较的话你会发现企业是在长大,但世界会变得更大。为什么他们会掌握这么大的一个世界的?我想这是我们今天需要探讨的东西,也就是我们中国企业的成长方式是有问题的。

  我跟很多人讲,如果你的企业没有超过一个30%—40%的增长速度的话,一定要跟自己讲你的企业不是很强的。我并不是一个非常需要高速增长迫切增长的人,因为我本人还是比较保守的。但是为什么我还是认为你必须全球增长超过30%-40%呢?我们中国十几年来的GDP增长都是10%,这10%的GDP的增长实际上是我们全中国的产业总值。任何行业的平均增长一般都要超过GDP的两倍,也就是20%。你要想在这个行业活的比较好,你一定要超过这个行业增长的20%,如果你要增长比较好你应该是40%。在任何一个行业里面不管环境如何变化,中国GDP的增长仍然是40%。

  我在3年前回到顺德,顺德有一个民营企业他的产业值很高,它走了十几年。三年前他找到我,他说陈老师你要帮我。后来,也是像马院长这样我无法拒绝,马院长希望我来泰山论坛讲课,那个企业家也是追了我至少三年。我说好吧,我就去了。他当时已经在他的领域已经是第一了,但是他跟第二的差距只有1%、2%的差距。他告诉我只有一两个点的差距等于没有,这叫脆弱的领先地位。我说如果按照这个逻辑的话,你很有可能随时被超越,这样的环境下你怎样加快增长速度?

  前十年他都在增长,每一年都有增长,而且每一年都保住了这个非常脆弱的第一的位置。所以他感觉他的团队很可以。我讲,不行,就告诉他们整个管理团队,要求每一年的平均增长在规定的三年里面超过30%。他一开始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我们就开始分析如何实现。今年是第三年,这三年的增长是年超过30%接近40%,结果他老板要请我去吃饭,说要让我做三年的规划研究,然后这个时候我说你应该自己学会,不应该需要我。我们如果必须要这样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先回顾一下,一定可以找到我们未来的方向,所以我们把十万字变成一万字的书做一个介绍,而且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他们没有这三十年的判断,我们就无法对未来三十年作出预测。

个人简介
现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学教授,主讲巨变时代的组织管理。
每日关注 更多
陈春花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