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
天边的牧场
价值中国推荐 2020-04-02 14:35 小康2019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一团团大大小小、厚厚薄薄、浓浓淡淡的雾,低低地飘在空中,飘在山顶上、山脚边,飘在树梢间,飘在草地上,把草地与大山、森林融为了一体。这就是天边的牧场,离开了林芝,但是我们的情思却仍然在南伊沟、在那天边的牧场。

  文|云溪子

  南伊沟在西藏林芝算不上很有名,但是听说南伊沟有天边牧场,我们决定去看看。同行的还有我的老伴和几个朋友。


  那天下着小雨,虽然已经是夏天,仍有点凉飕飕的。我们乘车到了南伊沟景区门口,我按照以往的习惯下了车,准备溜达溜达。不经意地看去,停车场里没有几辆车,景区入口处的游人稀稀落落,我的心跟天气一样有点凉了,“人气不旺,景致大概也就一般般了!”大老远的路已经来了,好歹也得看看吧。我带着几分无奈,跟随大家登上了景区专用的观光车。

  观光车开得很快,不久就进入了沟中。路并不宽,越往里走,路两边的树木越密,头顶上的天成了一条时隐时现的窄缝。导游说:“这一段沟叫药王沟。”“沟里住着药王吗?”有人问。导游是一个珞巴族姑娘,汉语讲得不错,不过还是带有几分西藏味儿。导游介绍说,传说藏医的始祖曾在这里种药行医,创造了藏医。后来不断有人来这里采药,直到今天,这里满山遍野都是野生药材,有一百多种。因此,多少年来人们就把这山谷称作药王谷。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听完导游的介绍,我仿佛闻到了一股股淡淡的、带着几分草木清香的药味儿。

  忽然,我们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有人喊:“快停车,我们看看。”导游笑了笑:“大家别着急,不远处就是观景台,会停车让大家观赏的。”走了两分钟,流水声更大了,车也停了。停车的地方是一个不大的平台,站到平台边一看,众人不约而同地惊叹道:“哇!”只见一条宽阔的小溪从远处的丛林中奔腾而出,在看台的不远处拐了一个U字形大弯,向远处的丛林呼啸而去。溪水落差大,又拐了个大弯,溪底怪石嶙峋,故小溪不大但波涛汹涌,水声如雷。溪水十分清澈,卷起的浪花、飞沫晶莹剔透。天上飘着一团团厚厚薄薄的白雾,两岸葱茏的树木绿油油的,溪水白里透蓝,哗哗欢唱,真是有色有声、有声有色。

  “太美了!”有人赞叹。又有人问:“这条溪水是从哪里流来的?”导游姑娘笑了笑:“这条溪是从天上流下来的。”“天上流下来的?”有人不信。“这条溪发源于中印边界六七千米高的雪山下,又流经天边的牧场,难道不是从天边流下来的吗?”导游姑娘说完抛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这地方叫啥名儿呀?”导游答道:“雅鲁藏布江在我们林芝的大峡谷里拐了一个U形弯,天边流来的溪水在这里也拐了一个U形弯,因此有人把这里叫做“小雅鲁藏布峡谷”。

  过了“小雅鲁藏布峡谷”,观光车忽高忽低、左拐右转地在林间公路上盘旋了好一阵之后,豁然开朗,车的右侧露出一片林间草地,绿茵茵的草,点缀着星星点点蓝色、白色、粉红色的小花,几头牦牛优哉游哉地吃着草。“快看,天边的牧场!”导游又笑了:“这是地上的牧场,还得走一会儿才能上天哩!”

  观光车又开了一会儿便停下了。导游朗声说:“天边的牧场到了,请大家下车!”我们下了车,我很快疑惑了:眼前是一片高大的树林,哪里来的什么牧场!导游又说了话:“大家沿着林间的木栈道走,别走回头路,一直走到头就行了。我要跟车,就不能陪同大家了,祝大家玩得愉快!”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细雨纷纷扬扬的,我们踏上了林间的木栈道。走了没多久,便进入了密林,大家走散了,我和老伴儿手拉着手。栈道两边是厚厚的已经腐烂和正在腐烂的树叶、杂草。三三两两的枯树倒在林间,枯树上长满了厚厚的苔藓。林间不时飘过几缕白雾,空气湿漉漉的,带着些许特别的腥味儿。老伴儿说:“这是典型的原始森林,一切自生自灭,生于斯,归于斯。”我们看见不远处飘着白色、蓝色的哈达。走近一看,原来一棵巨大的枯树倒在地上,看上去这棵树的树龄至少在百年以上。树倒根立,树根拔地而起,粗粗细细、疏疏密密,形成一个很大的半圆形。半圆形的树根上挂了些白色、蓝色的哈达。

  不知人们是敬之如神,还是要表达对生命的崇拜。我对着大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老伴儿说:“你这个老共产党员也信神?”我说:“非也,我是对自然规律表示敬畏。”没想到老伴儿给了我一个拥抱,并悄声说;“愿我们天长地久!”

  又走了不久,面前豁然开朗!嗬,好大的一片草地!草地在大山与森林之间,略呈斜坡形,靠山的一边略高,近林的一边略低。草高高低低,以高草为多,远远近近有好多片蓝色的花,偶有几簇黄色的花格外显眼。十多头黑色的牦牛,星星点点地“散”在草地上。远处有几间显得十分沧桑的木板房。一团团大大小小、厚厚薄薄、浓浓淡淡的雾,低低地飘在空中,飘在山顶上、山脚边,飘在树梢间,飘在草地上,把草地与大山、森林融为了一体。

  “这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上啊?”老伴儿诗兴大发。我道:“应该说,这是在天堂还是在人间呀?”“天边的牧场嘛,当然是在天堂啊。”“我赞成,此景只应天上有!”我们尽情地拍照:在草地上撒野,在花丛中微笑,与牦牛共享悠闲,和木屋同显沧桑,并肩撑着伞坐在湿漉漉的地上,携手在濛濛细雨和云雾中漫步……“牧场连着大山,大山那边是什么地方?”“听说山那边就是印度了。”“嗬,快到当年唐僧取经的西天了,真是天边的牧场!”相机里留下了天边牧场的美景,天边牧场上留下了我们的笑声。

    返程的车上,大家七嘴八舌、嘻嘻哈哈地谈论着天边的牧场,没完没了。回到景区门口,经过一个卖药材的市场。“我们买点药材作纪念吧!”“不知道这药材是不是真的管用?”“这地方是天堂,就是草也是仙草,何况是药材呢!”我们大方了一把。

    离开了林芝,但是我们的情思仍然在南伊沟、在那天边的牧场。
责任编辑:Karen
小康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