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彭小兵 2016-10-06 20:30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大学教育的真正意义就在于,提供一个批判性的平台以供学生们来实现自己的潜能,改变家庭的轨迹,并建设一个更加健康、更加包容的社会。”

社会学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6-10-06 20:27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当下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在一个充斥着犬儒主义和怀疑主义的年代,大学必须高扬启蒙主义的大旗。在一个家庭分裂、信仰萎缩和道德衰败的社会里,我们的国家极力希望一个新的社会模型的建立,它拥有知识和善良、批判和关爱、怀疑而坚定。这将极大满足我们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社会的需要,也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渴望。”(弗兰克·H.T·罗德斯《创造未来:美国大学的作用》)

社会学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6-10-06 20:24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勿轻易发怒】怒=心+奴。容易发怒的人,常常因为别人的错误而惩罚自己,或者恼羞成怒——因自己的错误而惩罚自己。两方面实际上都是被魔鬼奴役了自己的心。这里的发怒,内涵和外延都扩展了,即包括没有外露出来的怒——心里的咬牙切齿、嫉恨、咒诅、阴毒。《圣经》上说:暴怒的人必受刑罚(箴19:19);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16:32)。

杂谈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6-10-06 20:15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在中国,为什么“抢”很重要?】聂日明:“抢”文化为什么成为一种中国特色?很多政策制定没有公共讨论,也不允许利益相关者参与决策,导致后来者恐惧被政策所抛弃,疯狂地“抢”占一切可能占据的位子。http://cv18.cn/VRmFBuEB

政治学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6-10-06 20:11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爱因斯坦曾说,理想决定着一个人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但该是怎么样的理想呢?诗歌《理想》中说:鸡的理想是找把糠秕,鸭的理想是寻个鱼塘;他们看到鹰在空中飞翔,就大声囔囔。鸡说:“一定是在云彩上建成了粮仓!”鸭说:“分明是银河里有人在撒网!”鹰笑了:“谁只盯住了自己的食盒,谁就不懂真正的理想……”。鹰,诠释了公共精神的真谛。我们这才发现,哪怕是为个人的理想奋斗,也不要那么自私,只顾着自己的食盒!

杂谈 | 转发(1) | 评论(1)

彭小兵 2012-04-21 16:41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四月周末的重庆,艳阳高照。由于对食品、药品高度不安,在城市一隅开荒拓地。两个目的:其一,参加劳动,锻炼身体,尽量躲避“毒胶囊”;其二,期待能吃上无农药的蔬菜,虽然无污染是做不到的。

公益 | 转发(0) | 评论(0)

彭小兵 2012-04-21 09:01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很不幸,改革自1989年之后到今天,我们生命中衣食住行所需所用所感的所有一切,都遭遇到了危机:食品(柴米油盐酱醋茶)、药品、住房、交通、心灵,没有一处不是肮脏的。然而,谁该反思呢?除了那不能言说的罪恶与邪恶外,其实民众自己也要担负起责任。要是每个人都能像关注自己所爱的人那样关注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环境和我们的内心,或许境况不至于那么糟糕。

社会/民生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2-03-15 13:59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近年中国社会政治经济体制的演变有两个节点:一是2008年9月爆出的三聚氰胺事件,二是2011年7月温州动车事件。前者代表盗商(亦盗亦商)势力在各行各业盘根错节,明目张胆地草菅人命;后者显示整个体系的持续恶化,官商(亦官亦商)势力成型,一些打着为民谋利旗号的国有企业,通过劫持中央权力(如统治基础论),蜕变成为一小部分人的禁脔。

社会/民生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2-03-15 13:58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任何人的欲望对象就他本人说来,他都称为善,而憎恶或嫌恶的对象则成为恶:轻视的对象则称为无价值或无足轻重。因为善、恶和可轻视状况等语词的用法从来就是与使用者相关的,任何事物都可不可能单纯地、绝对地是这样的。也不可能从对象本身的本质之中得出任何善恶的共同准则,这种准则只能从各人自己身上得出。”——霍布斯

杂谈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2-01-07 12:40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什么是财富,什么是公正?是当代中国的基本命题。权力与资源垄断、通货膨胀、年轻知识分子高收入就业机会减少,都促使中国产业升级困难,文化、金融等知识产业在政治高压下蹒跚前行,经济繁荣只增加建筑工地和生产线上的就业机会,农民工短缺和大学生失业,这种结构型错位不仅缩小大学毕业生起薪与农民工工资差距,而且可能成为未来社会动荡的主因。

社会/民生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1-10-26 10:51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道德是弱者的武器。我们提倡弱势群体/年轻人讲诚信,有人可能会说老实人会吃亏,其实大可不必担心!因为诚信对年轻人最有利,道德是弱者、穷人、年轻人的护身武器。回归到丛林法则,不要以为自己有“小聪明”,跟强者斗可以不择手段,其实,这样做只会更惨、更失败。别玩小聪明,不要扯什么要生存不要道德,而要直面自己的内心!

职场/人生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1-10-26 10:50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如何自我发展?美国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曾不停地问自己一个问题:你希望被人记住的是什么?这个问题能促使你不断反省自己、更新自己、超越自己,促使你把自己看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一个你能成为的人。当然,问题的答案会随着自身的成熟而发生变化,但一个人如果不去问这个问题,工作就不会有重点,事业发展就不会有方向,最终结果是得不到自我发展。

管理综合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1-10-26 10:50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组织的领导者,最重要的任务是预见危机——不是被动地回避危机,而是主动积极地预见危机。因此,领导者第一种重要的基本能力是倾听的意愿、能力和自律;第二种必要的能力是交流沟通的意愿,让其他人能够理解你的意思,这需要极强的耐心;第三种基本能力是个人服从工作需要的意愿,要认识到与工作相比,个人的一切都显得无足轻重。

领导力 | 转发(2) | 评论(0)

彭小兵 2011-10-20 21:06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我爸爸是个好厨师,是个顶天立地的好人。我爸爸从小就告诉我们,做人可以穷,可以平凡,但是不能下贱,不能昧良心;做菜跟做人一样,做任何事都跟做人一样,做人做对了,做再小的事也可以做得有意义,做再平凡的工作也可以做得很伟大。也许你做的坏事别人看不见,但天上有只眼睛看着哪,谁要侮辱我爸爸,他最好抬头看看天上那只眼睛。——《养父》台词

影评 | 转发(0) | 评论(0)

彭小兵 2011-10-16 12:50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中国社会最近些年流行“三种蛇”的说法:“白蛇”——代表过去的白衣天使、医生,即大多数医生不是为治病救人,而是为创收,心毒如蛇,所谓救死扶伤,早丢爪哇岛了;“黑蛇”——代表警察,因为国民党时期称为黑狗子;“眼镜蛇”——代表教师,其实早些年就已经有人把教授称为“叫兽”了,有些潜规则已经使许多教授沦为不齿,如果教授再打架斗殴,就真与流氓无赖为伍了。

职场/人生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1-10-16 12:49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优秀所以难于卓越,只是“优秀”之人难以克服自身低层次心理需求之欲,掩饰自身缺陷,甚至粉饰太平;所以,优秀是被世人强加的谎言,而送出或获得这一称号的人却并不喜欢它。人若要脱离世俗肤浅而无用的名号而坦然潇洒地活着,必须要全面认清自我,接纳自我,有优点不飘飘然,有缺陷也敢于面对虚心承认,想方设法改正它。

职场/人生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1-09-22 10:01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只有倚靠着信心,才能表现出极强的行动力。倘若没有信心,我们甚至无法决定是否应该扶起路边摔倒的老人,无法决定是否应该在路边卑微邋遢的乞丐面前投下一枚硬币。同样,没有信心,资本便没有约束,这个世界将只有利益,而不会有公义。与公义隔绝的自由,谁还敢说它是自由?不考虑人心的“市场制度”,能是最道德的吗?还是那个自由的市场制度吗?

杂谈 | 转发(1) | 评论(0)

彭小兵 2011-09-06 09:5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强烈关注“李阳对其美籍妻子实施虐妻、家暴事件”。我极度痛恨家庭暴力。在大学和研究生时代,可能因厌倦学英语的缘故,所以老早前我就厌恶李阳之文化暴力式传销般的疯狂英语。人们都知道,现实生活中,很多优秀的、事业有成的人会成为家暴的受害者;而他们被打,不是因为他们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而只是不那么能完全满足对方自私自恋贪婪的欲望。更可鄙的是,这些施暴者,可能外表光鲜,甚至伪装成可怜、委屈状。

人物 | 转发(0) | 评论(0)

彭小兵 2011-08-06 11:20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记得在德国的时候,经纪人跟我说过一句话,深夜里一个人在等红绿灯,没有车,但是那个人一直在等绿灯,旁边的人就问他,为什么不走?他说,如果我走了,这个时候恰好有一个小孩在窗户上看到我闯红灯,我就是一个不好的榜样,所以我想既然我选择了这个行业,我就要把它做到最好。”——网球运动员李娜(苏珊·朗格朗杯法国网球公开赛女单冠军)

人物 | 转发(0) | 评论(0)

彭小兵 2011-08-06 11:15 于 重庆 通过网站:

“中国的灵魂在高铁进行过程中丢失了,中国存在着严重的信仰危机。一个民族没有信仰,没有精神支柱,犹如一列失去控制的高速列车,没有人能预测它的未来究竟会如何,它能否到达目的地,到达目的地又能怎样?” “动车温州追尾事故的发生不是偶然的孤立事件,它是给已失控的‘中国速度’敲响的一记警钟,这种速度如果没有道德和责任感的约束,带来的只能是一个又一个灾难。”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