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这是毛泽东为1928年10月4日召开的湘赣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写的决议的一部分,全文约4500字。上述决议是在1928年10月5日的边界党代会上通过的。原题为《政治问题和边界党的任务》。1947年12月,晋察冀中央局将毛泽东在内战时期和抗战时期的几篇重要著作汇集在一起,出《毛泽东选集》续编本时,曾全文收入了这篇决议案。1948年5月,中共中央东北局所在的哈尔滨市以东北书店名义出版发行了一部六卷合一的《毛泽东选集》精装本,这是建国以前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中装帧最好、发行量最大的一部,其中也选入了湘赣边界各县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中的第一部分第二节。建国初期,毛泽东将这一节进行了文字上的修改,拟题为《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收入了1951年10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版。这次《毛泽东选集》再版时,主要是在注释上作了一些修改,正文没有任何变动。写作于1928年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及整个湘赣边界各县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是有着极其深刻的历史背景的。大革命失败后,国内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革命也从高潮转入低潮,白色恐怖笼罩全国。在这一历史的转折关头,如何看待革命形势,革命的力量在哪里,革命还有没有复兴的希望,革命应当向何处去,中国革命正确的道路是什么,所有这些事关中国革命命运和前途的大问题,都摆在一切革命者的面前,需要他们从理论上作出科学的分析,从实践上作出正确的抉择。然而就在这革命的紧要关头,党内却出现了右倾悲观和“左”倾冒险两种思想情绪。二者都不能正确地认识当时的形势和中国的国情,尤其不能正确理解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规律。前者只看到大革命失败后革命的主观力量大为削弱,而没有看到反革命力量由于各自割据、长期混战也相对地削弱了,他们对革命的前途悲观失望,不愿作艰苦的工作去创建革命根据地,而希望用比较轻便的流动游击方式去扩大政治影响,等到全国各地争取群众的工作做好了,再举行全国武装起义去夺取和建立政权。显然,这种理论不可能将革命引向胜利。后者则片面夸大国内统治阶级的危机,过高估计革命力量的发展,否认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发展的不平衡性,低估军事斗争特别是农民游击战争和建立农村根据地的重要性,不切实际地梦想发动中心城市的武装起义,实现所谓“一省数省的首先胜利”,从而形成所谓全国革命高潮和全国胜利,建立革命政权。这种“左”的理论显然也不能适应革命形势的变化,看不到中国革命的不平衡性、曲折性和长期性,因而在变化了的客观实际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以毛泽东为代表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没有被上述两种错误思潮所影响,也没有被反革命的气焰所吓倒,而是积极开展武装斗争,摸索中国革命的特殊道路。秋收起义后,他率领起义部队,转战井岗山,开展游击战。井岗山位于湘赣边界,在历史上就曾经是农民武装积聚和发展力量的基地。这里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和良好的自然条件与社会条件:远离敌人控制的大城市和交通要道,反动统治力量比较薄弱,又有两省军阀间的矛盾可以利用;有较好的党的工作和群众工作的基础;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盛产粮食,便于筹款筹粮。在这里实行武装割据,进可以发展革命战争,退可以保存革命力量,为新形势下的中国革命提供了一块实验的基地。井岗山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正确地反映了中国革命和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为中国革命的发展找到了正确的道路。这条道路是在革命处于低潮的形势下,革命力量被迫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从城市转到敌人统治力量较薄弱的农村,在农村实行工农武装割据的斗争中被逐步地认识清楚的。井岗山的斗争,是发现并确立中国革命道路的伟大开端。因此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正确总结井岗山斗争的经验,指明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及其存在和发展的意义,对于继续开创和摸索中国革命的具体道路,批判“左”、右倾思潮,特别是批判右倾悲观主义情绪,无疑是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于1928年10月写下了《政治问题和边界党的任务》的报告,交湘赣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毛泽东选集》第一卷收入其中的一部分。这一部分的主要内容是:一、分析了大革命失败后国内的政治状况。文章认为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依然存在,国民党新军阀的统治依然是城市买办阶级和乡村豪绅阶级的统治。这一政权对外仍然投降帝国主义,对内仍然剥削和压迫工农群众,对工农阶级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甚至比以前更加厉害,因此全国工农平民以至民族资产阶级丝毫也没有得到政治上经济上的解放。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革命的性质就只能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革命,而不是无产阶级性质的社会主义革命,但是“这个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才能完成”。中国还处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阶段,这一阶段革命的纲领,对外是推翻帝国主义,求得彻底的民族解放,对内是肃清买办阶级在城市的势力,推翻军阀政府,消灭乡村的封建关系,完成土地革命,消灭豪绅阶级对农民的封建剥削。中国只有经过这一阶段的革命,才能从革命低潮转入到全国性的高潮中去,才能造成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的真正基础。二、阐述了中国红色政权发生和存在的原因。第一,这种现象不发生在任何帝国主义国家,也不发生在任何帝国主义直接统治的殖民地,而是在帝国主义间接统治的经济落后的半殖民地的中国,是因为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性使得红色根据地在经济上能够自给自足,而帝国主义在许多偏僻地区则不可能形成直接支配的经济力量,甚至根本达不到。帝国主义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的政策,又使得各个勾结帝国主义的新旧军阀之间长期分裂和战争,这就给革命力量造成了一种条件,使革命根据地的人民政权能够在反革命势力的包围中坚持下来,并得到发展。第二,革命战争的影响。红色政权首先是在有革命影响的地区发展起来的,这些地方曾经组织过很多工会和农民协会,工农阶级对地主豪绅阶级和资产阶级,进行过很多经济的和政治的斗争,红军也是由经过民主的政治训练和接受过工农群众影响的国民革命军中分化出来的。这些是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发展的群众基础。第三,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决定了中国的小块革命根据地也必然能存在和发展。由于国际上帝国主义相互之间、帝国主义和殖民地之间、帝国主义和它们本国的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发展的,帝国主义争夺中国的矛盾就会越来越尖锐。这样,帝国主义和整个中国的矛盾、帝国主义相互之间的矛盾,就同时在中国境内发展起来,因此就造成中国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的发展。中国资产阶级和中国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地主阶级和农民之间的矛盾,广大小资产阶级、赋税负担者、城市贫民、士兵、学生和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也一天天发展起来。这些矛盾的存在和发展,决定了全国革命形势必然继续向前发展,中国的小块红色革命政权也必然能存在和发展。第四,相当力量的正式红军的存在,是红色政权存在的必要条件。根据地初创时期的斗争,完全是军事的斗争,怎样对付敌人,怎样作战,成了日常生活的中心问题。假若只有地方性质的赤卫队而没有正式的红军,就只能对付小股的地主武装,而不能对付正式的反动军队。因此,根据地的创立、巩固和发展都必须有相当力量的正式红军,他们和工农群众结合起来,就能造成长期的和日益发展的割据局面。“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是共产党和割据地方的工农群众必须充分具备的一个重要的思想。”。第五,“共产党组织的有力量和它的政策的不错误”,是中国红色政权长期地存在和发展的又一个紧要条件。它和红军的存在是中国红色政权存在和发展的主观条件,有了这两个主观条件,就可以充分发挥客观条件的作用,把可能性变为现实性。三、总结了湘赣边界的割据和八月失败的经验教训。中国内部各派军阀的矛盾和斗争,反映着帝国主义各国的矛盾和斗争,这是帝国主义间接统治的半殖民地的中国所特有的现象。因此只要各国帝国主义分裂中国的状况存在,各派军阀就无论如何不能妥协,暂时的妥功也只是酝酿着更大的战争,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总是继续不断的。这种情况既削弱了白色政权的统治力量,又使小块红色政权能在白色政权的包围下产生和存在下去。然而,各派军阀之间存在着矛盾和斗争,并不意味着它们之间的战争是每天不停的,因此还要善于区分统治阶级政权的暂时稳定的时期和破裂的时期,以便采取相应的战略和策略。在暂时的稳定时期,军事上应当采取逐渐推进的战略,地方工作上应当注意建立中心区域的坚实基础,切忌分兵冒进;在破裂时期,军事上则可以比较地冒进,发展割据的地方可以比较地广大,但仍然需要注意建立中心区域的坚实基础,以备白色恐怖到来时有所恃而不恐。1928年4月以后,湘赣边界的割据,由于针对南方统治势力暂时稳定的情况,采取了正确的政策,如深入割据地区的土地革命,帮助地方武装的发展,对统治势力比较强大的湖南取守势,对统治势力比较薄弱的江西取攻势,集中红军相机迎击当前之敌,反对分兵和逃跑主义,割据地区的扩大采取波浪式的推进政策,反对冒进等等,因而能以不足四个团的兵力同八九个团乃至十几个团的反动军队斗争了4个月之久,使割据地区不断扩大,军事斗争不断胜利。而八月失败,则完全在于一部分同志不明了当时正是统治阶级暂时稳定的时期,反而采取统治阶级破裂时期的战略,分兵冒进,致使边界和湖南同归失败。这种失败的形势,直到9月份以后特委和军委采取了纠正错误的步骤,才得以挽救过来。四、论述了湘赣边界的割据局面的重要地位。以宁冈为中心的湘赣边界工农武装割据,其意义决不限于边界数县,它一可以在湘鄂赣三省工农暴动夺取三省政权的过程中具有很大意义;二可以在斗争中使红军得到锻炼,取得数量上的增加和质量上的提高;三可以为军队工作和地方工作培养人才。五、强调了解决经济问题在巩固和发展红色政权工作中的重要性。在白色势力的四面包围中,军民日用必需品和现金的缺乏,成了极大的问题。边界党如不能对经济问题有一个适当的解决办法,在敌人势力的稳定还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的条件下,割据将必然要遇到很大的困难。因此,文章强调,“这个经济问题的相当的解决,实在值得每个党员注意”。六、具体论述了巩固军事根据地的若干方法。在当时的湘赣边界,有着大小五井和九陇两个军事根据地,这两个根据地在发动湘鄂赣三省暴动的将来,具有十分重要的军事地位,因此必须予以坚决的巩固。巩固的具体方法是:修筑完备的工事,储备充足的粮食,建设较好的红军医院。把这三件事情做好,是湘赣边界党的重要任务。总之,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历史的关键时刻,在中国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在既不能照搬巴黎公社,又不能照搬苏维埃的现成经验的情况下,总结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经验,创造性地解决了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即政权问题,提出了在小块农村地区和偏僻山村建立红色政权的理论,系统地阐述了这一政权的性质、使命和前途,体现了深刻的哲学世界观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的结合。历史的经验证明,走“工农武装割据”的道路,建立红色政权,乃是中国革命重新积聚力量和进一步发展的最好的形式,是中国革命重新走上振兴、夺取全国政权的必由之路。遵循这一思想,中国革命就会出现星火燎原的形势;而背离这一思想,放弃农村这块革命根据地上的艰苦斗争,则中国革命的有生力量就会受到沉重的打击,中国革命的前途就会有被葬送的危险。可以说,毛泽东关于红色政权的理论,不仅为以后形成中国革命道路的理论奠定了基础,为日益扩大的革命政权和全国政权积累了经验,而且以富有中国特色的独特内容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二版第47~56页) 字数 4705

编辑/发表时间:2010-01-12 17:17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
贡献者:
何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