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心态

数万患者涌入广西长寿之乡为生命疗伤——为活着,有人喝尿学狗爬

20130812 星期一 贵州都市报

唐姥爷支付了高额运费,从巴马提前空运回整整一吨山泉水够喝半年的。

下月他必须回沪,照看读小学的外孙女。在告别已居住半年的巴马前,将当地的水运至2000公里外的上海,是这位一年前被确诊前列腺癌晚期患者的自我救赎。

巴马,是个地名,藏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如黛群山中,瑶族自治县,国家级贫困县,世界第五大长寿乡,每10万人中拥有30.98位百岁老人。

在当地能听到这样的传说——

    村口,一八旬老太在树下哭泣,呜呜……阿妈打我了……”

好事者去问百岁的阿妈:您这么大岁数,怎么还打人?

百岁阿妈答:早上让她打猪草,她偷懒不去,害我被婆婆骂!

当这些传奇越来越多被外人所传扬,另一景观出现了——

许多在医学上已被宣判死期的肿瘤患者,朝圣般地集聚于巴马盘阳河畔的坡月、平安、长寿等村并长住下来。这些并不盛产癌症的村落,成了除肿瘤医院外癌症患者密度最高的地区。另有一些来此养生之群体,他们被统称为候鸟人

巴马,有没有生命奇迹?

巴马疗法之打水

鸡鸣声,开始了候鸟人以水为轴心的生活。

5月中旬,巴马入汛,冷不防一场雨,裹挟着山体的泥土进入盘阳河,河水便有些混浊。

这是唐姥爷的头等烦恼事。

为此,他宁愿多走半小时路程,到甲篆乡长寿村一眼龙泉取水。龙泉旁有个募捐箱,取水多了,唐姥爷便自觉往里投个一两块钱,算是感谢天赐神水

若两日无雨,盘阳河水又见碧绿,候鸟人大多会去坡月村百魔屯百魔洞打水,一天两次,雷打不动。他们像赶集般,提着,或用拖车拖着空瓶子,赤脚,趿着拖鞋,下到百魔洞口那棵老榕树下,接住那一泓清泉。

沿街小摊贩卖空矿泉水瓶,小的5元,大的20元,这是巴马奇景。

也只有在巴马的候鸟人嗜水如命。关于这水,人们口口相传,俨然一位位化学家。他们说,盘阳河发端于凤山县,流经巴马前,有5段潜伏于地下溶洞的暗河,经五入地下五出青山的撞击,河水成为小分子团水,普遍含锰、锌、硒微量元素,PH值偏碱性,包治百病

这些打水者许多不差钱,但再有钱,也要有命去享受。他们为神水折腰并寄予厚望,兴高采烈地生饮,不惜在最初一周拉肚子,还宽慰自己说是排毒

 巴马疗法之吸氧

除了打水候鸟人另一项重要功课是到百魔洞口吸氧

这个季节,多是在下午4点,睡完午觉的候鸟人搬着凳子,陆续来到百魔洞前,沿道路两旁依次排开,聊天、打坐、练功、搓麻、吼两嗓子,或者发呆。

百魔洞,这座雄伟壮观的石灰岩溶洞,犹如一个庞大的空调,源源不断将夹杂着巨量负氧离子的冷风吹送。

为这口负氧离子,上海人林克用的弟弟索性买了一辆大巴,将兄弟姐妹6人连同家属,浩浩荡荡运到巴马,并在坡月村某山庄买下一层楼,13间房,供大家族疗养。

基于癌细胞怕氧的理论,有癌友尝试在百魔洞内声嘶力竭地拖长声音,再大口吸气,以训练肺活量。许多人热衷在洞内磁疗,一躺就是几小时。

打水,吸氧,磁疗,这些近迷信的群体行为,会不会成为原住民的笑谈?原住民很少在那口泉眼打水。百魔洞,以前也只是瑶族乡亲们回家的通道而已。

还有狗爬、喝尿……

匪夷所思的方法也被衍生出来。有人戴着手套,光着脚,在山坡上如狗般爬行,认为爬行中让内脏悬空,彼此抚摸,还能从地气中汲取能量;有人找一棵倒下的树,每天练走独木桥,相信意念的集中可驱除病魔;有一对夫妇,妻子罹患卵巢癌,因为在巴马的癌友中听说有人喝尿治疗,丈夫为说服妻子尝试,不惜自己当场喝尿……

养生产业

今年,各地来的人更汹涌了。仅在坡月村百魔屯,当地农户近60户约200人,“候鸟人”数量是原住民的几十倍

724日下午4点,记者在百魔洞前与吸氧者聊天,平均每5分钟,便有一辆渣土车经过,扬起泥土与灰尘。几十幢养生公寓,正以最快速度崛起。

广西民政厅所建的巴马养老服务示范中心,是百魔屯第一幢高楼。中心主任董跃武犹记2009年,当时中心刚建设完毕,汽车从坡月村一路开来,只见到中心2幢别墅和一幢7层高楼突兀地矗立着,显得与周边的农耕文明格格不入。

而今,百魔屯约60户农户的宅基地,几被外来民间投资瓜分殆尽。那些商人与农户商定:“在你的宅基地上建养生公寓,建成后其中的一层供你居住,其余层面由我们来经营30年。30年后,整栋楼归你。”

农户不掏一文,30年后自己的孙子能含着整栋楼的金钥匙出生,如此买卖,谁能抗拒?

于是,百魔屯几乎家家户户都被外来投资者或国际财团注入资金,养生公寓到处耸立,电梯房的密度绝不亚于繁华的大城市。

商人们两条腿走路。一边,叫卖着8—9万元的养生公寓20年使用权,一边,推出500—2000元不等的月租房。有些“裸房”,月租起价500-700元,但家具需租客自行添置。若需公寓提供电冰箱,加价50元;若需洗衣机,再加价50……绝大多数公寓的月租不包括电费,电费11度。

在此定居的上海人何东子感慨,2009年他刚来时,百魔洞是免费的。如今外来投资者承包了百魔洞的经营权,进洞单次收费70元,月卡300元,还要分单、双日进入……

据《解放日报》——“巴马心态”考

活着,是唯一目的

商人们精细算计着投入、回报、毛利、净利,巴马人却淡然依旧

在坡月村,原住民的身价即便一夜陡增,仍然沿袭着淳朴的思维,生活一如以往。

对此,上海人林克用很有体会。上个月,他从坡月村赶集回来,搭了当地人一辆助动三轮车。看车夫辛苦,他塞给对方5元钱说“不用找了”,对方却坚持收费2元,硬退了3元。

唐姥爷去买菜,野菜3元一把,他问人家“5元两把卖不卖”,对方一点不“通融”,说“不买拉倒”。

“候鸟人”们还发现,当有了更多可选择的食物后,当地人依然粗茶淡饭一把野菜加入白开水,即成一碗汤。好像印证着不知哪里的一句谚语:你吃的东西里,只有四分之一用来维持生命,另外四分之三用来养活商人和医生。

于是,许多人将研究的重点从无以考证的“巴马疗法”,转向实实在在的“巴马心态”上。

2010年,巴马大旱,半小时路程外的长寿村村民只能天天到百魔屯来打水。跟村民们混熟了,何东子便受邀到长寿村民居拜访百岁老人。他大吃一惊,长寿秘诀居然就是生活简单,没有奢望。

一直以来,因为山多,当地可种植水稻的田很少,悬崖上巴掌大一块地方都被利用起来种苞谷(玉米);因为大米不够,只能掺玉米烧粥,一天3顿,顿顿玉米粥;因为买不起豆油,就用一种“火麻”的植物来替代;他们长期素食,一年到头,才杀一头猪。

为生计,许多五六十岁的老人,依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常会像一只老猴般,攀援在悬崖绝壁,背篓里装满了猪草苞谷

    活着,是唯一目的。

放下欲望

“若非跟癌症不期而遇,谁愿意尝试巴马这样清淡的生活?”国内保险业巨头西南公司高管、60岁的卵巢癌患者马姐这样说。马姐是在去年2月因肚子胀气而就诊的,一查,肚内全是腹水。随后手术,腹腔打开,肿瘤与周围血管粘连严重,医生随即就把肚子给缝上了。

化疗3个月后复查,肿瘤非但没被控制,反而转移至脾脏和部分淋巴。与这个噩耗同时而来的,是她的病友信誓旦旦最后一次化疗后,永远地走了。

受此刺激,马姐暂停了化疗。也来到巴马,放手一试。

半年来,山中岁月静好,她悟出:“癌细胞并非来要你的命,而是让你放下欲望。”

有一件小事对她影响很大。一天,她去了巴马人的厨房,除了油、盐、生抽,找不到第4种佐料。巴马姑娘笑言:“五星级宾馆大厨来烧菜,恐怕要哭了。”

这句话让马姐震惊:巴马人能把口腹之欲降得那么低,还有什么放不下?

现在,她尝试回归,喜欢别人叫她“马姐”而非“马总”。她把注意力集中在准点打水、准点爬山上,在日历上标注好每天的集市,今天坡月村集,明天巴马县集,后天甲篆乡集,三天一循环。这些事情有个共同特点,需要毅力,但无需动脑,更无关城府、心机。

重构自己,才有可能获得新生。

陈嘉珉/2013

出处http://dsb.gzdsw.com/html/2013-08/12/content_214481.htm

编辑/发表时间:2013-09-01 11:24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贡献者:
陈嘉珉